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十九章 别院.各方

巨大的爆炸声在花开院晴的话音未彻底落之时,就从身后传来,强劲的气流席卷四周,让所有人的衣服猎猎作响。

花开院晴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

这位花开院家的年轻人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疼。

他抬手一挥。

顿时,数个隐匿在暗处的花开院家的守卫就向着身后的爆炸处冲去。

杰森则是饶有兴致的看向了身后。

凉介看着身后,也不由眨了眨眼。

他看到了熟人。

是惠丽晶和贺太。

贺太的手中还拎着小野寺。

惠丽晶与贺太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而被拎着的小野寺则是浑身是血。

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在心中问道。

……

小野寺尽量让自己面色平静的开着车子离开了办公楼的停车场。

在拐出了所在的街区后,他将车子停在了一处角落里,摇起车窗。

然后——

“啊啊啊啊啊!”

小野寺在车里吼叫着。

声音高亢到嘶哑。

仿佛要将心中的愤怒都发泄出来一般。

足足四五秒后,小野寺这才停了下来。

呼哧、呼哧。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整个人的手臂压在方向盘上,额头则是贴在手臂上。

他的双眼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手臂肌肉的线条,随着手掌用力,手臂肌肉随之而动,小野寺的双眼马上充斥着压迫感。

可这样的压迫感,又怎么能够比得上他此刻内心中的压迫感。

早上才出现了‘般若’袭击凉介、浦岛的事情。

晚上就让他去花开院家族的别院。

一切就如同他猜测的那样。

他的那位长官应该是和花开院中的某位分家的继任者合作了。

他已经做好了应对的措施。

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发生的太快。

他的布局还没有生效,就要冒死去花开院家族的别院了。

没错!

就是冒死!

虽然小野寺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但山下让他前往花开院家别院的这一命令,就足以让他猜测了。

为什么山下不去?

对方是合作者,对方去才更合适。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危险!

不确定的危险!

可能致命的危险!

山下怕了。

所以,他这个习惯性背锅的家伙被推了出来。

毕竟,就算是他死了,以他平日里的表现,也不会有人替他说话。

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人选!

“该死!该死!”

小野寺嘴里低声念叨着。

本就握紧的拳头,在这个时候攥得更紧了。

愤怒如同燎原之火,在熊熊燃烧着。

小野寺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因为,他想要活下来。

这个时候的愤怒,是毫无用处的。

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小野寺询问着自己。

他思考着现在有可能帮得上自己的人。

包括敌人在内。

对于小野寺来说,这个时候能够帮得上自己的人,那就不是敌人了。

首先,他排除了杰森一行。

不单单是他已经算计过杰森一行。

更重要的是,杰森给与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那种莫名的压力,让他有种比死亡还可怕的感觉。

杰森抛开了,很自然的花开院晴也被抛开了。

小野寺看过花开院晴的资料,十分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现在如果选择投诚的话,花开院晴绝对会把他送给杰森。

所以,花开院晴也PASS。

当这两者抛开后,剩下的选择就不多了。

花开院植、花开院树、花开院罗和花开院彻。

这些是和这件事相关,又有相当话语权,或者决定性的人物。

其中花开院彻自然是最佳选择。

可对方早已经说了不止一次,不会参与到‘入主主家’的试炼中来。

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打动这位众所周知的天才。

所以,只剩下了花开院植、花开院树和花开院罗。

而山下的合作者也只剩下了这三位。

花开院植第一时间被排除。

对方骄傲自大的名声,他是知道的。

不会对除去阴阳师之外的人正眼相看,他去了也只是热脸贴冷屁股。

那就只剩下了花开院树和花开院罗。

山下选择的是谁呢?

我只需要选择另外一个……

等等!

正在思考的小野寺突然坐直了身躯。

山下这个人,他是了解的。

看似冷静,实则冲动、易怒。

且贪生怕死,又无比贪婪。

这样的家伙,面对着花开院家的‘入主主家’的试炼,怎么才会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自然是投资、合作多个人!

也就是说花开院树和花开院罗都可能是对方的合作者。

而且!

双方有可能都不知道对方是山下的合作者。

也就是说……

他的机会来了!

花开院家分家的这几位继承人,哪一个是好惹的?

不单单是实力,还有性格中的强势。

双方的互不相让,给了他的机会!

只要他以这件事为‘筹码’的话,他就有可能活下来!

想到这,小野寺嘴角一翘。

他找到了生机。

之前充斥心底的急躁、压迫感,在这个时候略微减轻,下意识的,小野寺拿出了一支香烟。

他需要做最后的准备。

在脑海中将整件事都过了一遍后,小野寺出发了。

而就在小野寺出发的时候,山下已经秘密的见到了他的另外一个合作者:花开院树。

这是一位与花开院晴的容貌有着三分相似,但是双眼阴鸷的年轻人。

身着便装,戴着一定鸭舌帽,让大部分面容,都被遮掩,除去就坐在对面的山下外,周围没有谁能够在看到这位的面容。

坐在那里的对方,保持着一种随意的姿态,但是山下却是毕恭毕敬。

山下可是很清楚对方的手段。

不敢有一丁点儿的大意。

不同于花开院罗的‘淳朴’。

眼前的花开院树是真正意义上的杀人不眨眼。

正因为这样,他才向对方坦诚了自己和花开院罗的合作。

也正因为这样的坦诚,他获得了和对方合作的机会。

“您好,您的双份糖和珍珠的红豆奶茶。”

一位年轻的店员将奶昔放在了花开院树的面前。

顿时,这位眼神阴鸷的年轻人,面容就变得柔和了。

这位年轻人慢条斯理的端起了奶茶,轻轻搅拌后,抿了一口。

嘴角随之上翘。

接着,这位年轻人一口一口,将奶茶全部喝掉。

珍珠、红豆也一粒不剩的吃掉后,这才抬起头看着山下。

“罗那个家伙想要干掉你了。”

花开院树很直接的说道。

山下悚然一惊。

果然被发现了吗?

“不、不不。”

“你可没有被发现。”

“只是罗那家伙应该是听了彻的建议——那个古板的家伙……嘁。”

说道花开院彻时,花开院树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发出了不屑的响声。

“请您救救我!”

毫不犹豫的,山下开始求救了。

零课科长的身份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已经算是大人物了,可对于花开院家来说,却真的是不够看。

‘花樱’的身份?

也是一样的。

因此,山下很清楚,花开院罗对自己起了杀意后,他的下场是如何。

哪怕是现在有小野寺做为替死鬼也是一样的。

最终,他一定会被挖出来。

然后,被干掉。

贪生怕死的山下,在这个时候都簌簌发抖起来。

看着这副模样的山下,花开院树却是笑了。

“放心吧。”

“事情还没有糟糕到这种程度。”

“要喝一杯奶茶吗?”

花开院树问道,随即就为自己又点了一杯加料的奶茶。

在等待奶茶端上来的空隙,花开院树继续说道。

“罗那个家伙不会亲自出手的,他会派人去干掉你的手下,但是在电话中,你说了,你是亲自去的,所以……”

花开院树拉长了语调。

山下则是双眼一亮。

“杀人灭口?!”

山下脱口而出。

然后,这位零课的科长,迅速的补完着计划。

“干掉小野寺!干掉和小野寺接触的人!”

“伪装成同归于尽的场景!”

“最好就是一场爆炸!”

“我就可以顺利脱身了!”

山下喃喃自语着。

不过,马上的,这位零课的长官就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了花开院树。

“可是这样一来,我对于您来说就失去了价值。”

“您会帮助一个失去价值的棋子吗?”

山下反问着,眼神变得警惕。

“不、不不!”

“怎么会没有价值呢?”

“首先,你帮我干掉了罗的手下——这样的事情,他只会派最亲近的人去,损失这样的一个人,对于罗来说,可是会心疼很久的。”

“其次,你还能够继续为我效力,成为我在暗中的一张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让人大吃一惊。”

“简直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你怎么会认为自己没有用呢?”

花开院树摇了摇头,语速极快的说道。

而这个年轻人的手指,则是轻轻敲击着桌面。

笃!

笃笃!

清脆而有力的响声,让花开院树的话语变得更加有舒服力。

满脸警惕的山下瞬间放松下来。

不单单是放松,还变得认可。

是啊!

我还有价值!

只要有价值,那我就不会被抛弃。

这个时候,店员再次端着奶茶走了过来。

“先生您的奶茶。”

店员放下了茶杯。

花开院树笑着端起了奶茶,一边搅拌一边提醒道:“人来了,抓住机会。”

“明白!”

说着这样的话语,山下就快步的向外走去。

事实上,他已经看到了小野寺的车子。

这里距离花开院的别院并不远。

他们所在的饮品店更是能够清晰的看到别院的入口。

看着山下离开的背影,花开院树一撇嘴。

“愚蠢而又贪婪的家伙。”

“除了当做探路石子外,真的一点用处都没。”

轻声呢喃中,花开院树再次品尝着杯中的奶茶。

“真甜。”

“好喝。”

他低声夸赞着。

……

小野寺驾车来到了约定的地点,他没有马上走下车,而是拿起了放在车座位下的一个盒子。

盒子只有拳头大小,内里装着的是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玉。

每个加入‘花樱’的人都有一次免费获得知识或者道具的机会。

小野寺选择的就是道具。

一个能够在危急时刻形成防御的护盾。

这个护盾能存在5秒,且直面高爆手雷的冲击。

一直以来,小野寺都没有舍得用。

当然了,这一点只有他自己知道。

表面上,这个‘护身符’他早就在之前的某次任务中用掉了。

现在,他小心翼翼的将‘护身符’挂在了脖子上。

然后,检查了配枪。

虽然这在小野寺看来是无用功,但是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他总习惯准备万全。

“希望一切顺利!”

在下车的时候,小野寺拍了拍脸颊,让自己处于最好的状态。

至于山下让他见的人?

小野寺看到了。

就在巷子口稍微靠里的位置。

站在黑暗中,一身黑西装,手里捧着一个盒子。

只要靠近了,这样的人实在是吸引小野寺的目光。

“您好,我是代表山下长官来的小野寺,我有一件事希望能够见到花开院罗少爷或者花开院树少爷,你一定是他们两位中一位的手下,请将我的口信传达,事态紧急。”

刚一靠近对方,小野寺就急匆匆的说道。

为了担心自己被直接灭口,小野寺尽量让自己表现的紧张且真挚。

当然了,话语中也暗藏了信息。

他说了‘希望能够见到花开院罗少爷或者花开院树少爷’!

他相信眼前的人会懂。

不然的话,也不可能成为两者之一的心腹了。

事实上,对方听懂了。

只是略微犹豫之后,对方就说了一句。

“稍等。”

说着,对方就拿出了一只千纸鹤。

这是阴阳术的一种,用来远距离的相互联系。

千纸鹤飞起,很快的就消失不见。

小野寺看着千纸鹤消失的方向,眼中闪过羡慕。

他也很想拥有这样的力量。

可惜,他第一次选择了保命的道具。

之后?

大部分的功劳都被山下贪了。

可恶的山下!

一想到这,小野寺就忍不住的在心底咒骂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

踏、踏踏!

拖沓的脚步声中,一位老人从远到近。

小野寺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这是街道,有人靠近在正常不过了。

可小野寺对面的人却是眼中闪过了惊诧。

有着‘结界’的存在,除了被‘许可’外,任何普通人都不会靠近这里。

花开院罗的下属还在想着,小野寺已经注意到了对方的诧异。

接着,小野寺想到了内部资料中对花开院家别院的描述。

顿时,小野寺直接转身就跑。

而就在小野寺转身就跑的刹那,数枚手雷就这么的从那老人手中飞出,落在了巷子口。

然后——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