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六十二章 你的两个伙伴真的是……

令人期待的宴席是在花开院晴的院子内开始的。

花开院的别院从‘入主主家’试炼开始时,就被分成了花开院晴、花开院植、花开院树、花开院罗和花开院彻五个分院。

五方之间互不打扰。

甚至,连仆人见面都不会打招呼。

这是规矩。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从最初就流传了下来。

而院子分割,除去花开院彻住在中间的院子之外,分别占据了东南西北各自的角落。

花开院晴所在的角落是东边。

这个时候,已经吃饱了,且心满意足的童守寺大师、惠丽晶、贺太和凉介、浦岛正瞪大双眼看着院子中间的圆桌。

杰森、纱仓姑娘坐在圆桌的两侧,正疯狂的将食物往嘴里塞去。

嘴巴看似完全的没有咀嚼,实则嘎嘣、嘎嘣的声音不断。

拿着筷子的双手,速度更是快到了带起层层幻影。

整条鱼一瞬,就只剩下了鱼骨。

羊腿更是一根接一根的吞下,连骨头渣都没剩下。

而大片的牛肉,整盘的端上来时,就只剩下了盘子。

对于杰森,大伙儿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了。

毕竟,杰森能吃,大家是都知道的。

可是纱仓姑娘?

大伙是真的没有准备。

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这么能吃?

更为重要的是……

1+1>2!

一个杰森已经是让人忙不过来了。

再加上了纱仓姑娘?

在两人的旁边,十几个仆人正连绵不断的将食物端上来。

每一个仆人都是气喘吁吁,脸上带着不可置信与疲惫。

两个小时了!

从宴席开始时,他们就一直在往上端菜。

从一开始时的八个人。

到现在的两个人。

非但没有任何的轻松,反而是越来越累。

因为,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夸张了。

一个人比十个人都能吃。

并不是感觉。

而是事实。

很快的,更多的仆人涌进了这个分院,加入到了送餐的队列中。

而在后厨,更是人头涌动。

“诸位,我们迎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

“这关乎到我们花开院家的颜面。”

“所以,不容有失。”

“诸位,请努力!”

伏在花开院晴饮食的厨师郑重其事的说道。

“是!”

一众帮厨大声回答着。

随后,随着主厨手一挥,所有人都忙碌起来。

即使是心怀好奇的副厨也是一边削着土豆一边走过来问道。

“是妖魔吗?”

副厨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虽然在花开院家,妖魔并不是什么禁忌,但是却仍然会保留。

毕竟,族类不同。

“不是。”

“应该……不是吧?”

“看着挺像人的。”

主厨先是十分肯定的回答,然后,又变得不太肯定起来。

杰森、纱仓姑娘看起来确实是像个人。

但是,人类能够吃这么多吗?

尤其是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纱仓姑娘。

而且,妖魔是善于变化的。

很难说清楚两人究竟是不是人类。

不过,有一点,这位主厨却是肯定的。

那就是——

两人都是晴少爷的客人。

最为尊贵的那种。

“干活吧!”

“我们只是下人。”

“要由身为下人的自觉。”

主厨这样说道。

副厨马上点头,然后,更加卖力的干活了。

有着两人的带头,食物越发的快速了。

而看着更多的食物被端来,童守寺大师、惠丽晶、贺太和凉介、浦岛等人微微松了口气。

这下应该能够吃饱吧?

几人想到。

但马上的,几人再次瞪大了双眼。

因为,食物比之前消失的更快了。

仿佛,之前就是‘热身赛’。

现在才开始真正的比赛一般。

“希望花开院晴回来不会大吃一惊才好。”

女侦探低声说道。

“以花开院家族的财力绝对不会,但是……这也太能吃了吧?”

曾经请客过杰森的凉介这个时候说话都是颤抖的。

因为,他发现杰森竟然‘嘴下留情’了。

杰森之前连热身都算不上吗?

真的是一顿吃我一个月……不,一年的薪水。

中年警探评估了一下后,顿感绝望。

很简单。

在今天早晨被杰森救后,他再次升起了请杰森吃饭的想法。

可是现在?

凉介很是绝望。

他为了感谢杰森,那是真心实意的感谢。

自然是希望杰森吃饱吃好的。

可是,这吃一顿,就是他一年的薪水。

而且,按照现在的趋势,他一年的薪水也是不够的。

绝望开始漫延了。

因为,浦岛在获救之后,也是这么想的。

做为实际的掏钱者,他是见识过杰森的饭量。

他也认为自己了解了。

可实际上呢?

太让人吃惊了。

所有人之中,反而是女侦探和流浪的阴阳师较为平静。

对于女侦探来说,杰森这么能吃是让人震惊的,但杰森能吃的话,却又是理所当然的,很容易让人接受的。

就是一种莫名的信任。

源自每一次杰森关键时刻的出现。

而流浪的阴阳师就简单多了。

妖魔能吃不是正常的吗?

更何况是大妖魔。

至于童守寺老和尚?

则是想到了寺庙内流传下来某个古国的传说。

那是一张卷轴,言语十分不详。

剩下的图案更是残破。

大部分都是得靠人猜测了。

但一些地方的描述却是相当详细的。

龙之子。

吞天地。

“杰森拥有那样的血脉吗?”

“不太可能吧?”

童守寺老和尚这样想着。

但是,当他看到杰森抱起一只烤乳猪,一张嘴就将整只烤乳猪送入到嘴中,随即又拿起了两只烤乳猪之后,这样的想法就不由自主的动摇了。

“也许……也不是不太可能。”

童守寺老和尚想着,双手合十。

接着,这位老和尚的目光看向了院外。

在刚刚,他们都表示吃饱了之后,花开院晴就示意自己要暂时离开。

至于去哪里?

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说好的‘格斗之王——拳皇大赛’的邀请函,竟然被给了他人。

任何人都不会不闻不问。

花开院晴自然不例外。

事实上,花开院晴是一直强忍着怒火。

花开院晴不是一个白痴,自然是很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无非就是现在的‘主家’利用了规则的漏洞罢了。

在花开院家,任何人都要服从‘唯才是用’的规则。

而这样的规则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公平的。

当然,只是大部分。

对此,花开院晴太清楚了。

也因为,花开院晴准备去询问一二。

只是,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离开属于他的分院,就被一个中年男人拦住了。

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便服,就这么站在路旁,静静的看着夜空。

当花开院晴走过来后,中年男子低下了头,露出了一个还算温和的笑容。

很显然,眼前的中年男人就是在等着花开院晴。

花开院晴看着中年男子却是一脸的意外,但是十分恭敬。

“父亲大人。”

花开院晴鞠躬行礼。

“晴,能陪我走走吗?”

花开院德柔声问道。

“当然。”

花开院晴马上回答道。

然后,就跟在自己父亲的身后,向着别院后的花园走去。

别院的花园并不大,但却该有的都有。

花开院德走到了完全木质的凉亭中,在下人点亮了凉亭中的灯笼,将其挂好,抬手示意下人离开后,这才坐在了凳子内。

花开院晴则是坐在了对面。

随着花开院晴的落座,花开院德没有马上开口。

而是带着些许的沉默。

足足一分钟后,这位中年男子突然开口。

“晴,抱歉。”

花开院德向着花开院晴微微欠身。

花开院晴马上站了起来,躲开了花开院德行礼的方向。

“父亲大人!”

花开院晴心底已经有了些许的猜测,但是依旧抬手搀扶自己的父亲。

“抱歉。”

花开院德又一次说道。

“我无力阻止主家的决策——我接到了通知,但那是主家已经决定后的通知。”

“那个时候,我已经无力阻止事态的发生,身为父亲的我是失职的,身为分家家主的我也是失职的。”

“我是一个失败的人。”

“从我竞争‘主家’失败后,一切都变得由你承担了。”

“我从未给与你帮助。”

“还成为了你的负担——主家那里,我已经答应会遵守。”

“抱歉了。”

再一次的道歉,而且,这一次花开院德是真正的欠身了。

已经在刚刚就猜到了大概的花开院晴想要阻止,但却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了。

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花开院德向自己行礼。

而当花开院德抬起身的时候,花开院晴身上的束缚力量顿时散去。

“父亲大人!”

花开院晴立刻跪倒在地,头紧紧贴着地板。

做为儿子,花开院晴从小接受的教育,让他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他的父亲从没有对不起他。

从小不缺衣、食。

接受各种精英教育。

虽然很辛苦,但是也看到了常人无法看到的世界。

而且,在这样的世界中,父亲做为‘伞’,为他挡风遮雨,让他没有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

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吗?

花开院晴认为足够了。

至于他受到的委屈?

那些委屈和他父亲受到的委屈。

和分家中的族人相比较。

又算得了什么呢?

更何况,他还没有彻底的失去机会。

他还有外卡挑战的权利!

想到这,花开院晴深吸了口气。

“请您放心。”

“我会帮助我们家入主主家。”

“一定!”

花开院晴斩钉截铁的说道。

花开院德笑着将自己的儿子扶了起来。

“入主主家重要。”

“安全更重要。”

“我只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活着。”

花开院德叮嘱着。

“放心吧,父亲大人。”

“这次我有把握的!”

“我的两个伙伴很可靠——即使我们去争夺卡外队伍的参赛权,但最终的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花开院晴信心十足的说道。

花开院德的面容则是变得有些奇怪。

“怎么了,父亲大人?”

花开院晴看着自己的父亲,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

“你的两个队友是很特别的。”

“嗯,特别。”

明显接到了什么消息的花开院德显得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

特别?

花开院晴一怔。

对于自己的父亲知道杰森、纱仓姑娘,花开院晴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他现在动用的力量,依旧属于是分家的力量。

或者说,本身就是他父亲的力量。

因此,对于自己的行动,他的父亲理应是知道的。

只是这样的评价?

是发生了什么吗?

花开院晴想着。

“不需要去多想,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

“我无法给与你更多。”

“但是,我支持你。”

“去招待你的朋友吧。”

花开院德说着,挥了挥手。

“好的,父亲大人。”

花开院晴鞠躬行礼后,直接离开。

花开院德是目送自己儿子离开的。

一直到花开院晴的身影消失不见后,花开院德这才带着叹息声,从花园中离开。

这里是给分家争夺‘主家’继承权的人准备的。

他虽然是花开院晴的父亲,也是一方分家之主,但是他没有资格留在这里。

这就是花开院家的规矩。

花开院德,一直遵守着。

而做为儿子的花开院晴。

也愿意遵守。

在不违背他底线的前提下。

“主家、主家。”

花开院晴咬着牙,轻声的说着,眼中泛起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他现在有着太多太多的想法。

可不论是哪一种想法,都需要他真正意义上的入主‘主家’才行。

如果失败的话?

自然是什么都不用提了。

让花开院晴在失败的前提下,再去报复他人?

很抱歉。

对于花开院晴来说,这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的事情。

但有的人不同。

“嗨,晴哥。”

花开院罗带着很是单纯的微笑冲着花开院晴挥舞着手臂。

花开院晴一皱眉,完全的不想要搭理对方,就这么打算绕过去。

对于花开院罗,花开院晴一向提防。

因为,他知道在对方这张笑脸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单单是杀戮!

还有算计!

他怀疑他之前的遭遇、山下的布局,就是花开院罗设计的。

所以,他不想要理会对方。

不过,花开院晴不想理会花开院罗,花开院罗却是挡在了花开院晴的道路上。

“让开。”

花开院晴冷冷的说道。

“诶呀,真是让人伤心。”

“说好的兄弟情义呢?”

“晴哥你真的让我失望,我原本还打算告诉你……”

花开院罗拉长了语调,但是花开院晴根本不上当,再次的绕过对方,就打算返回自己的分院。

“晴哥,我们合作吧!”

花开院罗突然拔高了声音。

花开院晴则是脚步都不曾停留,只剩下话语传来——

“我就算要赢!”

“我也要堂堂正正的赢!”

“哦?”

花开院罗看着花开院晴的背影拉长了语调,然后,不紧不慢的说道:“那你可要快点回去了,你的两个伙伴可是……”

“你出手了?”

“他们有事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花开院晴猛地停下了脚步,扭过头凶狠的看着花开院罗。

接着,不等花开院罗说话,就急速的向着自己的院落而去。

只剩下花开院罗站在原地笑着摇头。

“可是真的能吃啊!”

他缓缓的说完了这句话后,又一次的笑了起来。

“欺负你这样耿直的对手,真的是太容易了。”

“希望你能够通过考验。”

“破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