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十一章 早餐前

心底的默诵后。

嗡!

一声宛如长剑出鞘的鸣叫中,一道银色的光辉从杰森手中斩出。

【破邪斩】!

噗!

高大虚幻的‘鬼’,被一分为二。

毫无滞涩。

干脆利落。

“吼!”

带着一声不甘的怒吼,大‘鬼’就这么宛如泡沫板消失了。

花开院晴看得目瞪口呆。

“这、这……”

这位年轻的阴阳师瞠目结舌的站在上方,完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做为四大阴阳师家族之一的传承者,花开院晴当然是知道‘剑圣’的强大。

可那些记录都是文字。

文字的记录,是十分含糊不清的。

也没有准确的数据对比。

更没有画面。

所以,所有人都在承认着‘剑圣’的强大。

可‘剑圣’强大到什么程度,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说清楚。

而现在?

花开院晴清楚了。

一击!

不!

是一剑!

那种锋锐的剑气,自然是是可以视作一剑的。

一剑就能够斩杀这种特殊的大‘鬼’!

也就是说一剑就能够斩杀大妖魔!

“真、真是可怕!”

花开院晴心底默默的想着。

双眼则是牢牢注视着杰森再次迈步。

这一次,再也没有了东西能够阻止杰森前进的脚步。

杰森十分顺利的来到了‘绝命’号的核心前。

那颗拳头大小的红色宝石,正缓缓跳动着。

宛如心脏一般。

杰森没有任何的犹豫,抬手就将这枚核心摘了下来。

他强忍着当下‘净化’的欲望,将其放入了身后的背包中,与之前的十一份‘食物’放在了一起。

轰隆隆!

就在杰森将‘绝命’号的核心装好时,整个‘绝命’号开始了抖动。

之前修复的裂口,再次的裂开了。

而且,更多的裂口开始出现。

仿佛下一刻就要支离破碎般。

“杰森快点,船要沉了!”

花开院晴一边喊着一边拿出一张颜色较深的符纸迅速的叠了起来。

呼吸间,一艘纸船出现了。

年轻的阴阳师将其扔进了海中。

当海水与纸船接触的刹那,整艘纸船就开始变大。

花开院晴率先跳到了纸船上。

杰森和纱仓姑娘随后落下。

“好神奇!”

纱仓姑娘忍不住的抬手触摸着‘纸船’,触感却像是木质的,忍不住的,这位大大咧咧的姑娘赞叹起来。

“只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阴阳术。”

“和真正的强大比起来……”

“天差地别。”

花开院晴说着,目光就忍不住的看向了杰森。

杰森依旧是那副平静、淡然的面容。

似乎刚刚的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实则,此刻的他,又一次开始了和‘食欲’的战斗。

只能是极力保持这样的姿态。

不然的话,口水都得流出来。

但是,看着这副模样的杰森,花开院晴却是越发的佩服了。

实力强大。

智谋出众。

还有一颗波澜不惊的心。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啊!

不对!

应该是有了一颗波澜不惊的心,才有了出众的智谋,然后,修炼出了强大的实力!

而我?

还差得远啊!

唉!

花开院晴不由自主的叹息着。

然后,这位年轻的阴阳师开口道。

“纱仓之后我们有一段休息时间了。”

“如果可以的话,请抓紧这段时间修炼。”

“当然了,不要过犹不及。”

花开院晴叮嘱着。

“明白!”

纱仓姑娘掷地有声的说道。

刚刚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

她什么忙都没有帮上不说,还差点成为了累赘。

虽然她掩饰的很好,但是面对那些对手的时候,她真的紧张了。

和她平日里遇到的对手,完全的不同。

那是真正意义上常人眼中的凶徒。

我需要更加的强大才行!

至少,要把‘认真一拳’开发出来。

心底早有计划的纱仓姑娘开始了规划,不过,才两三秒钟,这位大大咧咧的姑娘才后知后觉的问道:“我们这算是过了小组赛的预选吗?”

“当然!”

“它就是证明。”

花开院晴指了指身后正在沉没的‘绝命’号。

脸上浮现着一丝狠厉。

敢这么设计他,那就做好接受他报复的准备吧。

当然了,这些他会去做。

就不用他的队友了。

纱仓姑娘大概率帮不上忙。

至于杰森?

说实话,能够以之前的‘薪酬’和杰森这样一位‘剑圣’组队,已经足够花开院晴羞愧、不好意思了。

这个时候,再求着杰森帮忙?

抱歉。

以花开院晴的骄傲真的是做不到。

而再付出更多的‘薪酬’?

除去真正意义上的保命道具外,他并不认为有什么能够配得上杰森的‘酬劳’。

他并没有那么多的保命道具。

毕竟,他只是一个分家的继承人。

而用其它道具来糊弄杰森?

先不说花开院晴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单单是这样的事情会被杰森视为羞辱,就让花开院晴不敢去触及了。

“之后‘格斗之王——拳皇大赛’应该会按照正常的流程开始,也就是1个月后。”

“这段时间,杰森阁下请您小心。”

“经过了刚刚后,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试探。”

“虽然以您的实力无须担心这些——一只豺狼无法对付一只猛虎,但是一群豺狼却是不得不防。”

花开院晴以十分委婉的口吻提醒着。

杰森的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他不会像叮嘱纱仓姑娘一样叮嘱杰森。

因为,他相信杰森的强大,更相信杰森有着自己的修炼习惯和体系。

他冒然的提出,只会徒增笑柄。

但是,一些日常,他却必须要提醒。

花开院晴可是了解一些家族的手段。

或许无法正面战胜杰森。

但会让杰森烦不胜烦。

最终,烦躁带来愤怒,愤怒则让人失去了理智。

一个失去了理智的人,会带来大麻烦。

更不用说是一位‘剑圣’了。

失去了理智的‘剑圣’,足以带来恐怖的破坏。

但也会陷入被群起围之的境地。

如果有着这样的机会,花开院晴相信那些混蛋一定不会放过的。

当然了,花开院晴相信以杰森的心境,不会陷入到这样的麻烦中,但为了以防万一,不得不防。

“嗯。”

杰森点了点头。

怎么还不到岸边?

我好饿啊!

心底的迫不及待,让杰森上前了两步。

他从船中央,走到了船头,眺望着远处。

而在他的身后,朝阳初升。

一直站在岸边的人们马上就看到了这样一幕——

船头,杰森傲然屹立,目光淡然且坚韧。

朝阳缓缓升起,仿佛为他披上了一层金红色的火红色的盔甲。

在他身后,巨大‘绝命’号缓缓沉入大海,却带不起一丝波澜。

海风徐徐吹过,吹动着他的衣襟。

海鸥掠过海面,发出清脆的鸣叫。

“这就是‘剑圣’吗?”

“赴约而战,战而胜之,夺‘剑圣’之名!”

有人轻声自语着。

更有人不停咏唱。

“可惜没有人等他赴约啊!”

“可惜不是正午之后的夕阳!”

“可惜不是削成的木刀!”

“可惜没有刀与鞘是一体的攻心!”

“可惜没有燕子绝唱!”

“可惜……”

咏唱声继续着,人们的耳中似乎响起了那刀剑碰撞时的轻鸣,眼前更是出现了两道不停辗转腾挪,刀刀致命的绝世剑客。

可下一刻,他们看到的只是那远远乘船而来的人,

一切皆为法,如梦幻泡影。

不由自主的所有人心头都浮现了这样的话语。

这就是‘剑圣’吗?

不自觉的影响着我的内心?

所有人都这样想着,目光却无法控制的看向了那靠岸的纸船上,落在了那道高大魁梧的身影上。

他们竭尽所能的观察着这道身影。

身躯高大,肌肉发达。

面容淡然,毫无波澜。

双眼明亮……火热!

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所有人身躯一震。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

那种火热感,让他们头皮发麻!

与之对视后,有一股发自灵魂的颤抖!

这是……

执着吗?

对于‘剑道’的执着!

对!

就是这样的!

也只有这样对于‘剑道’执着的人,才能够达到‘剑圣’的程度。

心底的猜测。

迅速的变为了叹服。

下一刻,随着那道身影的前行,岸边的人们自动的分为左右。

身上带着刀剑的人们,更是鞠躬示意。

杰森的脚步不疾不徐。

虽然他恨不得马上飞回‘面具X砍刀X肉’事务所内,但是饥饿时时刻刻的折磨着他,他必须要保持着一定的频率。

不然的话,他真怕自己在一群人面前失控。

这句对不是有了什么‘偶像包袱’。

他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弱点’被发现罢了。

毕竟,这是极为致命的。

“杰森阁下,请问您回那?”

花开院晴没有上车,而是安排了司机送杰森。

“‘面具X砍刀X肉’事务所。”

杰森回答着。

虽然‘童守寺’也是一个十分不错的地方,但是他更习惯待在自己的‘地盘’。

这是杰森源自家乡血脉的特性。

在那里,土地被视作做为重要的东西。

这样的特性,在杰森身上也是显而易见的。

之前常去‘童守寺’,自然是为了‘童守寺’的传承。

现在传承已经全部学会了。

杰森还是乐意待在自己的事务所内。

“好的,杰森阁下。”

司机用无比恭敬,乃至一丝丝狂热的口吻说道。

花开院家的司机,也是‘里世界’的人。

他自然清楚‘剑圣’的含义。

尤其是,他还是一个擅长用剑的高手。

杰森察觉了这一丝丝狂热,但是他没有多想,被‘食物’牵扯了太多精力的杰森,就这么微微后仰的靠在了座椅中,闭上了双眼。

司机见状,立刻让车子越发的平稳了。

花开院晴是目送杰森远去的。

当车子消失不见时,他又招呼来了一辆车子。

花开院晴可没有忘记自己的另外一位队友。

“纱仓,一路小心。”

“如果修炼有什么疑惑的话,可以来询问我,或者干脆来别院观摩那些秘术——我已经告知了下人,他们会带你去观摩的”

年轻的阴阳师这样说道。

“好的。”

“再见,晴!”

“我先去吃个早饭,然后,就开始修炼!”

纱仓姑娘连连挥手。

又吃?

花开院晴脸上的笑容一滞,不过,马上就恢复了正常。

他点了点头,示意司机可以带纱仓姑娘去吃个早饭。

当纱仓姑娘乘坐的车子也走了后,年轻阴阳师的面容顿时就阴沉下来。

一转身,年轻的阴阳师就向着远处的高塔走去。

说是高塔,实则是码头的灯塔。

只不过随着这个码头的废弃,这个灯塔也随之废弃了。

但是,因为成为了‘格斗之王——拳皇大赛’的小组预选赛地之一,这里再次被修缮了。

包括码头和周围。

杰森看到的都是修缮过后的。

而灯塔更是重点修缮目标之一。

不单单是外表进行了修补,内里更是奢华。

花开院晴没有来过这里,但是仆人却汇报过——这是正常的消息收集,花开院晴相信不单单是自己知道,花开院树、花开院植、花开院罗都知道。

至于花开院彻?

自然也是知道的。

但是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就算是听说了,也只是笑一笑,又去喝茶下棋了。

如果是彻哥的话,我放弃也不是不可……

花开院晴想着,马上摇了摇头。

年轻的阴阳师很清楚,他绝对不能够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一旦有了。

他的气势就输了。

他将一蹶不振。

现在的他,可不单单是自己。

他有着队友杰森、纱仓。

还有着自己的父亲。

还有那些支持自己的人。

这些人都在看着自己。

所以,就算是彻哥要夺取主家家主之位,我也要争取!

想到这,年轻的阴阳师脚步立刻加快了。

而在年轻的阴阳师身后,不少人也跟了上来。

他们当然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事实上,这是他们期望看到的。

做为四大阴阳师家族之一的花开院家,如果出现了什么‘内斗’的情形,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因此,这些来自不同势力,隐藏在此的人一边前行,一边将信号发了出去。

不过,很快的,随着花开院晴推开灯塔门的刹那。

这些人就愣住了。

血迹。

尸体。

两具尸体就倒在门后。

花开院晴瞳孔一缩,这位年轻的阴阳师迅速想到了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向里冲去,但是随即他就硬生生的忍住了。

一个瞬间,脑海里转了数次。

下一刻,他冲着一旁的仆人招了招手,道——

“报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