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八十章 引!

女士?

眼前的人戴着一个好似狐狸一般的面具,衣着也是偏向于男士化的剑士服,但是身材却是极为明显的女性特征。

横看成岭侧成峰。

几乎是下意识的,虎千代低了低头,然后——

输了!

一败涂地!

一种人生败北的挫败感,让虎千代不禁一时间陷入到了生命的灰暗之中。

但是,很快的,虎千代就回过了神。

“您是?”

家族良好的教育,让虎千代在这个时候保持着风度。

当然,更重要的是,虎千代确认了眼前的人暂时没有恶意。

如果真的有恶意?

即使实力超出她许多。

她也不会屈服的。

“抱歉。”

出乎预料的是,对面的女士在虎千代开口后,就是一个鞠躬。

这让虎千代愣住了。

她眨了眨眼,尽量控制自己的目光,看向那狐狸的面具,而不是被其它不值一提的东西所吸引。

“我为上杉家的遭遇感到抱歉。”

“虽然我已经竭力追捕那个家伙了。”

“但是,我没有想到她进入行动这么快。”

“真是抱歉!”

说着,鞠躬的女士,跪拜在地。

这让虎千代越发的不解了。

并不是眼前女士的话语,从对方的话语中,虎千代可以确认,上杉家遭遇的一切,应该和对方追捕的某个人有关。

这个她是理解的。

对方产生了歉意,她也是理解的。

只是对方的行为却让她不解。

一是,把她带来这里的行为。

二是,对方士下座。

虽然虎千代还不了解对方的身份,但是对方的实力她是亲眼目睹的。

毫无疑问的比她强。

这样一位强者却因为自己的追捕不利,而向她抱歉,且行大礼。

‘里世界’的人,也有坚信道义的吗?

一时间,虎千代对眼前的女士好感大增。

虎千代从小受到的教育,在接触到了‘里世界’时,虽然不至于三观彻底破碎,但依旧是发生了极大的扭转。

她看到的是持强临弱。

她看到的是肆意滥杀。

仿佛,实力就是一切。

实力强大的,对于弱小者可以生杀予夺。

这让虎千代心底很不舒服。

但,她更加的知道,这样的不舒服,对于整个‘里世界’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连……尘埃都不如。

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她很想要任性的说出这句话。

可惜,理智告诉她,这样说的话,会多么的可笑,又会遭遇到什么。

大概率是死无全尸吧。

所幸的是,还有杰森。

在杰森的身上,虎千代在看到强大的同时,还看到了‘道义’。

那是一种拔刀相助的道义。

因此,虎千代在刚刚产生了极大的向往。

且,回想起了最初的‘梦想’。

“义之所至,刀锋所指。”

虎千代低声喃喃自语着,然后,她看着眼前戴着狐狸面具的女士一笑。

既然有了杰森,还有了眼前的女士。

那,为什么她不加入其中呢?

或许‘里世界’很残酷,但是抱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只有加入其中,才能够改变。

她,坚信,人是善良的。

“谢谢。”

虎千代开口道。

正在士下座的女士一怔。

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知道眼前不是追问的时候。

那个家伙的行动太快了。

她必须要马上行动起来。

“虎千代,你待在这里,我会制造一个隐匿、保护你的结界。”

“之后,我会回来接你。”

说着这样的话语,眼前的女士一抬手。

锵!

刀剑出鞘声中,一柄长刀就出现在了这位女士手中。

过程电光火石,但是虎千代却看清楚了。

这柄长刀是从这位女士的手指中出现的。

刀剑可以封印在手指……不对,是身体中吗?

虎千代默默的想着。

心生向往!

对于喜好刀剑的虎千代来说,这样与刀剑合为一体的秘术,实在是太诱人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她却没有多说什么。

她很清楚这样的秘术,绝对不是空口白话就能够获得。

一旦说出,还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她接受的教育,也让她无法做出这种‘厚颜无耻’的事情。

因此,虎千代就这么的看着眼前的女士用长刀,在地上画了一个圈,将她圈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这位女士就要离开。

这个时候的虎千代忍不住了。

“请问,您是谁?”

“能够告知我姓名吗?”

虎千代询问道。

戴着狐狸面具的女士犹豫了一下。

按照惯例,她不应该告知对方名字的。

但是,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后,对方所承受的痛苦,让她实在是不忍心拒绝。

心底的歉意,让这位女士开口了。

“草壁美。”

“我的名字。”

说完,草壁美转身就向着祖宅内走去。

“草壁美吗?”

虎千代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她总觉得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但是什么,她又无法把握。

草壁美听到了虎千代的念叨,但是没有放在心上。

虽然她知道说出这个名字后,虎千代只要略微接触‘里世界’就能够知道这个名字所带来的含义,且明白她的身份。

但她说出去了,就不会后悔。

而且,现在!

“草壁蕾!”

一走进上杉家的祖宅,草壁美就近乎是咬牙切齿的喊道。

在不算精致,但足够大的庭院内。

草壁美看到了那道她追捕的身影。

一片清脆的树林前,一道身影站立。

高挑,一身白色的剑士服,黑色的长发梳成了一个高马尾,用一个纯金的发箍固定着,双眼狭长宛如狐狸,鼻子高挺,嘴唇却薄。

搭配着那白皙的肌肤,真的是很漂亮的一个女人。

但是,一片腥红却在她的脚下。

让这份漂亮浮现出了一种危险。

十余个上杉家的祖宅守卫没有一个活着。

都是被一剑划破了喉咙后,倒地身亡的。

当然,并不是立刻死亡。

是经历了相当漫长的时间,才死去。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残留着痛苦与恐惧。

甚至,面容都已经扭曲了。

可看着这样的死亡,眼前身材高挑的女剑士却是笑吟吟的。

似乎……很享受。

“你又在烂杀无辜了!”

草壁美怒斥着,整个人就冲向了草壁蕾。

锵!

一抹寒光。

锋锐的长刀掠过了草壁蕾的身躯。

但是,下一刻,这个身躯就化为了泡影。

幻影?

不!

残象!

因为,速度太快,而在视网膜上留下的残影。

哗啦啦!

随风而摇曳的竹林,微微一顿后,就成片的倒下。

竹叶纷飞,上下起舞。

一片竹叶无意识的掠过了一根竹子时,小臂粗细的柱子,径直被拦腰而断。

光滑、平整。

宛如是用刀,一刀而断般。

但那飞舞的只是竹叶。

不单单是这一片竹叶。

所有的竹叶都是这样的。

它们掠过的地方,上一刻平静无样,下一刻就变得满目疮痍。

不论是竹子,还是地面,都是这样。

一道道锋锐的剑气隐藏其中。

看似美丽,却是杀机暗藏。

草壁美则是在竹叶包围的正中央。

没有退怯,更没有胆怯。

手中的长刀急速的挥舞,化作了一片白芒,草壁美直直的向着竹林中冲去。

顿时,空气中就响起了刀剑相击的声音。

锵、锵锵!

连绵不断间,一声高过一声。

铛!

在最后一声响起的时候,刀剑相击,已经变成了宛如是寺庙中的大钟被敲响的声音了。

刀刃与竹叶间冒出了火星。

下一刻,竹叶粉碎,化为了齑粉,随风而去。

刀刃则继续向前。

但是,却被高挑的身影躲过去了。

“几年不见,你的直觉变得准了呐。”

草壁蕾笑着说道。

“我是不会再被你欺骗了。”

草壁美微微收刀。

不是退怯。

而是蓄力。

她要用她最强的一击来一剑决胜负。

同样的,也是一剑决生死。

“杀气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难道,你忘记我是你的姐姐了吗?”

“你真的想要杀死你的姐姐吗?”

草壁蕾语气哀怨的说着,但是,下一刻就被草壁美打断了。

“住口!”

“自从你叛出家族后,你就已经不是我的姐姐了。”

“而且,杀死了族中守卫,抢走了族里封印的‘禁忌之刃’,你有什么脸再说,你是我的姐姐?”

草壁美质问着草壁蕾。

而这位高挑的女剑士则满是失望的叹息了一声。

“果然,你还是没有成长。”

“到了现在,你还是什么都没懂。”

“你不觉得奇怪吗?”

“为什么家族会派你出来追杀我——要知道,在整个家族中,你并不是最强的那个,虽然天赋后,但是潜力还没有化为实力前,你还缺少时间。”

草壁蕾看着草壁美,眼中浮现着一抹犹如难舍的亮光。

“他们想要看到的是我们的自相残杀啊!”

“就如同他们当初希望我成为傀儡一样!”

“现在的你?”

“就是当初的我!”

“你代替了我,成为可傀儡!”

草壁蕾的声音开始拔高了。

声音越来越高,仿佛是雷鸣一般打在了草壁美的心底。

握着刀的草壁美,手一颤。

刀刃都抖动了一下。

因为,草壁蕾说的,是事实。

她虽然号称是草壁家最有天赋的人,但是却并不是最强的人。

成长是需要时间的。

而家族所做出的指令,完全是在扼杀。

扼杀她。

或者说……

认为草壁蕾会对她手下留情?

也对。

是手下留情。

从刚刚见面开始,草壁蕾就从没有主动进攻过……等等!

从没有进攻?!

草壁美突然想到了什么。

刚刚因为草壁蕾的话语,而泛起了涟漪的内心,瞬间的平静了下来。

那颤抖的刀刃瞬间变得坚定。

刺啦、刺啦。

一道道细小的雷电出现在了刀刃上。

在看到这些细小的雷电时,一直气息平稳的高挑女剑士突然一滞。

那种异样的反应更是证实了草壁美的猜测。

“你是谁?”

“草壁蕾呢?”

“她在哪?”

草壁美沉声问道。

“呵,反应太慢了。”

“大人在哪里?”

“我怎么可能告诉你!”

高挑女剑士冷笑着说道,声音也从娇柔的女声,变为了粗狂的男声。

而且,话音未落,对方就冲着草壁美扑来。

不到5米的距离,对方的身形宛如是吹气球一般的膨胀着。

那高挑女剑士的模样,就如同是一个撑破的气球般,啪的一声就变得稀碎,剩下的就是一个身高超过五米,青面獠牙,全身黝黑的妖魔。

“大人虽然只让我拖住你!”

“但是,杀死你后,大人一定会很高兴的!”

“放心!”

“你的皮,我会留下的!”

带着残虐的兴奋感,眼前的妖魔口水开始分泌,本就超出常人想象的身躯,又一次开始了膨胀。

尤其是那双爪子。

不仅变大了,而且越发锋锐。

每一根爪尖,都像是一柄长刀。

“去死吧!”

带着这样的呼喊,妖魔的利爪朝着草壁美抓去。

然后——

“雷切!”

一声低喝。

在妖魔爪子落下的刹那,草壁美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闪电般突出。

等到草壁美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妖魔的身后。

妖魔还保持着挥爪的模样。

足足一秒钟后,妖魔才转过了身。

“这就是你的剑技?”

“真是不值一提。”

“我到现在都是毫发无损扌……”

嗤!

妖魔的话语停在了喉咙中,它闻到了一股烤肉的香味。

下意识的,它低下头。

顿时,看到了胸前的一个大窟窿。

它被刺穿了。

还被烤熟了。

它之前没有感受到疼痛。

只是因为,对方的剑太快了。

快到了,它的神经都来不及反应的地步。

而此刻,当一切回归后——

它面对的只有死亡。

可就算是到死亡时,它在心底依旧念念不忘自己大人的吩咐。

大人啊!

抱歉!

我大意了!

妖魔站在那里,全身僵硬,变为了焦炭。

草壁美则是看也不看对方,径直的向着外面冲去。

她知道自己上当了。

希望虎千代没事!

一想到因为自己的失误,反而让虎千代陷入到了危机之中,草壁美心急如焚。

可就在她冲到了祖宅大门口时——

叮!

一声清脆的剑鸣响起。

下一刻!

剑气冲霄!

阵阵龙吟中,一道寒光从地下激射而出。

落在了……

已经满身是血的虎千代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