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八十六章 再次相遇!

佐藤,‘零课’特别行动处的处长。

有着两支直属于自己的行动队,还能够命令其它的行动队,明面上的级别已经比山下的要高一级。

实际上的级别?

则是高出了三级不止。

是那种在‘零课’之内拥有真正意义上指挥权的长官。

麾下直属两支行动队,也是‘零课’的精锐。

不论是装备,还是资金,都是全部倾斜。

所以,佐藤这样的人物自然是‘花樱’极力拉拢的对象,据小野寺所知,当时‘花樱’为了拉拢佐藤,开出了相当优厚的条件。

对此小野寺记得很清楚。

但是!

对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小野寺几乎是呆愣在了原地。

因为,他想到了餐厅内的花开院树。

不单单是山下和花开院树有关联。

佐藤也有吗?

到了此刻,小野寺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

为什么要选择这个餐馆?

为什么刚刚会喊出佐藤的名字?

为什么他不去厕所里待一会儿?

无数的质问出现在小野寺的脑海中。

但是,更多的却是那种深层次的问题。

山下和花开院树有联系很正常。

双方是各取所需的合作。

佐藤和花开院树有联系,也很正常。

佐藤的行动队时不时需要阴阳师们的帮助。

但是当山下、佐藤都和花开院树有联系时,就很不正常了。

就如同是两道平行线开始交汇了一般。

这样违背常理的交汇,令小野寺头皮发麻,后背发凉。

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网。

一个隐匿在‘花樱’中的怪物。

‘花樱’是隐匿在警方之中的怪物,吸食着警方的营养。

而这个怪物,则是吸食着‘花樱’的营养。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莫名的,小野寺想到了这句话。

同时想道的还有那个电话号码!

这个号码和花开院树有关系吗?

如果有的话,花开院树比他现在看到的还要可怕。

如果不是的话,那‘花樱’的境地则是更加的堪忧。

因为,隐藏的怪物不是一个!

有更多的怪物在吸食着‘花樱’的养分!

不过,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的事情?

“竟然在这里都能够碰到你!”

“真是缘分啊!”

“要不要晚上喝一杯?”

小野寺笑嘻嘻的问着眼前面带惊讶的佐藤。

“你怎么在这里?”

佐藤的脸迅速的恢复了冷峻,眼神中带着逼问。

“当然是吃饭了!”

“不过,看到了一个惹不起的家伙,我就赶紧溜了!”

“我劝你也别进去!”

小野寺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谁?”

佐藤继续逼问着,眼中暗藏着杀气。

拳头则是不由自主的握紧了。

只要小野寺敢说出这个名字,他就雷霆一击,结果了小野寺——虽然他不想要在这种‘公共场合’出手,但是相较于事情败露的话,这样的出手就真的不算什么了!

小野寺仿佛是根本没有看到这样的杀气般,他凑到了佐藤近前,压低声音说道——

“‘剑圣’!”

剑圣?!

佐藤一怔,握紧的拳头不由的一颤。

并不是他猜测中的那个名字。

但是这个名字足以让他感到惊讶。

“是我所知的那位吗?”

佐藤问道。

“那还能有谁?”

小野寺一边说着一边拍着佐藤的肩膀。

对于这种亲昵的动作,佐藤毫不犹豫的拍飞了小野寺的手掌。

“你这个家伙,总是这么冷冰冰的,没事的话,笑一笑嘛!”

说着这样的话语,小野寺就向着巷子口走去。

“你也快点走吧。”

“和那样的家伙扯上关系,会没命的。”

小野寺边走边说,一副好心的模样。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手心里满是汗水。

佐藤的杀气,他怎么会没有看到。

在看到佐藤的刹那,他就已经知道了如果他给不出一个满意的答案,他就死定了。

所以,他必须要用一个出乎预料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让佐藤满意。

而眼前的城市内,还有什么是比杰森更加适合的吗?

没有!

杰森的名望,从‘绝命’号沉没开始,就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

‘剑圣’的名号,虽然还是有人在怀疑。

但这并没有阻止人们承认杰森的实力。

因此,杰森就是最合适的。

至于欺骗?

命都快没了。

小野寺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打算先把眼前糊弄过去,然后,再找到杰森。

一来是赔罪。

借用了对方的名号,这样的赔罪是必须的。

二来是合作。

眼前的‘花樱’早已变得不同了。

他需要一个可靠的合作者。

或者说……

寻求庇护!

不过,这些都需要离开这里才行。

可是就在小野寺即将走出小巷子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佐藤的脚步声。

踏、踏踏!

清晰而有力!

被发现了?

小野寺心底一沉。

几乎是下意识的,小野寺就想要加快脚步离开,但是他硬生生的忍住了。

不仅忍住了逃离,他还率先的转身。

“佐藤,怎么了?”

小野寺脸带惊讶的问道。

逃跑是不可能的。

一旦逃跑,他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而主动出击看似冒险,但是却能够掌握主动权。

值得冒险一试。

小野寺这样的人,虽然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油滑、胆小的,但是当事关生命的时候,他总是能够崩发出巨大的能量来。

这是对‘生’的执着。

当然了,也可以说是贪生怕死。

不论是什么,此刻的小野寺表现的堪称完美。

至少小野寺是这样认为的。

而且,佐藤也没有看出什么。

但佐藤心中的怀疑,却没有减少一分。

他不相信他在这里私下里约见花开院树,会这么巧合的碰到杰森。

所以……

小野寺在骗他?

有了这样的想法后,佐藤迅速的从听闻到杰森的名号的震惊中回过了神。

他大踏步的走向了小野寺。

这是一种试探。

看着小野寺惊讶的表情,佐藤眉头一皱。

恰到好处。

十分符合现在的情形。

但是,佐藤心底还是带着怀疑。

因此,他一把拉住了小野寺的胳膊。

“走,我想去看看那位剑圣!”

佐藤这样的说着。

双眼死死的盯着小野寺。

小野寺眼中闪过了慌乱,即使是他极力掩饰,这样的慌乱还是不可抑制的出现了。

对此,小野寺知道的一清二楚。

因此,他马上的说道——

“你想死吗?”

“你想死的话,你就去!”

“不要拖上我!”

说着这样的话语,小野寺剧烈的挣扎起来。

而且,声音不自觉的拔高。

看似是因为情绪激动,实则是为了自救。

他希望用更高的声音来吸引到其他人的注意,好让佐藤投鼠忌器。

小野寺很清楚,一旦真的返回到了餐馆里,他就死定了。

所以,这是他最后的自救。

必须要被人发现。

“你松开我!”

小野寺以更大的声音喊道。

但是,话语才落下,小野寺就突然发现他刚刚喊出的声音竟然变得微不可闻。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他的身躯也变得麻痹起来。

不能动弹,不能开口说话。

小野寺就这么被拖着走向了餐馆。

“我很想要相信你。”

“可惜,我更加相信一句话——”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说着这样的话音,佐藤依旧盯着小野寺。

而小野寺?

这个时候眼中浮现了绝望。

完蛋了!

要死了!

小野寺心底哀嚎着。

看着小野寺的模样,佐藤嘴角泛起了冷笑。

果然!

就是在骗我!

应该是看到了花开院树后,自己准备逃跑,恰好被我堵住了!

想到这,佐藤就准备扭断小野寺的脖颈。

不过,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停下了。

并不是改变主意!

更不是因为仁慈!

只是因为佐藤想到了一个‘废物利用’的方式。

他需要向花开院树进一步表现自己的价值。

你忽视的人,我抓到了。

以这样的‘筹码’,他一定能够在接下来的合作中获得更多的优势。

想到这,佐藤没有在犹豫了,拎着小野寺就走进了餐馆。

穿过那条逼仄的走廊后,他出现在了餐馆的前面。

接着,佐藤呆愣住了。

已经绝望的小野寺更是瞪大了双眼。

他们看到了什么?

杰森!

坐在花开院树对面的杰森!

这是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不是在骗我?

是真的?

佐藤愣在了原地,手一松,被拎起来的小野寺就摔在了地上。

扑通!

异样的响声吸引了餐馆内的视线。

而当杰森的目光扫来时,佐藤全身一颤,脸上的冷峻彻底的消失不见,只剩下了发自骨子里的恐惧。

佐藤的冷峻,只是对一般人。

对于真正的强者?

他就是空壳子。

伪装出来的强大,终究是伪装。

小野寺?

麻痹感消失后,小野寺连滚带爬的冲向了杰森。

一把抱住了杰森的鞋子。

“大人,您还记得我吗?”

“我是正准备请您吃饭的小野寺啊?”

“您的鞋子脏了,我帮您擦擦。”

小野寺舔着脸,拿着衣袖开始为杰森擦拭着鞋子。

杰森看着小野寺一脸狗腿的模样,强忍着心中的恶心,抬脚将他踹开。

“站在那,别动。”

杰森说道。

“好嘞!”

“您看我是单脚站好,还是双脚站好?”

小野寺询问道。

杰森则是不在理会小野寺了。

要不是因为有些事情,想要询问小野寺的话,他真的就要让对方滚蛋了。

绝对不是因为小野寺说要请他吃饭。

杰森这样的态度,小野寺没有一丁点儿的担心。

相反的,小野寺长长的松了口气。

只要杰森没有让他马上滚蛋,他就能够活下去。

活着!

比什么都重要!

脸?

他这样的人要脸干什么?

所以,马上的小野寺就笑眯眯的站到了杰森的身后,冲着一旁的凉介还哈腰鞠躬。

虽然我不是最强大!

但我一定要有最好的关系!

这个就是小野寺现在的想法!

反正‘花樱’这艘船快沉了!

那就跳上‘剑圣’这艘船!

一定要铭记在‘花樱’的教训!

要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

小野寺这样告诉自己。

但是,这个时候的小野寺心底则是好奇。

为什么杰森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真的是我命不该绝?

……

“小野寺在半个小时前,去了一间餐馆,一直没有出来。”

花开院晴告知着杰森这个消息。

“需要我派人把他带过来吗?”

花开院继续问道。

“不需要。”

“我们自己去找他。”

“事关那些。”

杰森很隐晦的说道。

“嗯。”

“一些事情,我们也需要坐下谈谈。”

“早晨的。”

花开院晴也十分隐晦的说道。

“嗯。”

杰森表示知道后,就挂了电话。

接着,由凉介驾车,他们就前往了这个餐馆。

浦岛则是留下了处理着首尾的一些事情。

‘上杉家’的事情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结束。

不论是对‘刀噬组’。

还是对官方来说,都是如此。

车子快速行驶。

很快的,就来到了目的地餐馆。

车子停稳后,杰森则是一皱眉。

“怎么了?”

凉介发现了杰森的异样。

“发现一个……‘食品运输者’!”

杰森的话语到了后面变得含糊不清了。

然后,不等凉介再次开口,杰森就直接推门下车了。

他大踏步的向着餐馆内走去。

吸溜!

甜甜的!

好喝!

花开院树惬意的眯起了双眼。

双倍的糖!

就是双倍的快乐!

花开院树捧着热热的奶茶,窝在沙发中,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放松的状态。

那是由内而外的放松。

也是花开院树为数不多的爱好。

喝奶茶!

他真得好爱啊!

尤其是在谈正事前,喝上一杯奶茶,那实在是太快乐。

快乐、放松之后。

谈正事,刚刚好。

杀人……

也是刚刚好。

花开院树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之中。

然后,突然瞳孔一缩。

他看到了一个令他永生难忘的人。

杰森!

那个强盗!

强大的强盗!

几乎是本能的,花开院树就攥紧了手。

此刻,他的手正握着奶茶杯。

一攥紧后——

啪!

奶茶直接喷了出来,流了满手。

“啊!”

“我的奶茶!”

花开院树惨呼着,毫不犹豫,张着嘴、伸出舌头就向着满是奶茶的手背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