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九十一章 自我执着的杰森

杰森低声念叨着,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了那占据了整个天空的神龙。

那俯瞰时间万物的姿态。

那双眼睛。

那呼吸声。

张目为日,闭目为夜。

呼吸之间司机轮转。

“这样的龙……会是什么模样?”

杰森又一次自语。

一是,他刚刚真的没有看到那神龙的模样。

虽然有着轮廓、大概。

但很模糊。

模糊到了只是一个边际的‘形’。

剩下的?

不要说是五官了,就连鳞片,他都没有看到。

二是,技能的介绍。

杰森第一次看到这么含糊不清的介绍。

“是因为某种限制?”

“或是超出了某种界限?”

“还是……”

“两者皆而有之?”

杰森思考着。

他现在真的是想要迫不及待的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尝试一下【龙】带来的变化。

毫无疑可【龙】会是他的底牌之一。

但是,任何底牌,也都知道底牌的作用才能够当做真正的底牌。

不然的话,就是笑话了。

至于‘龙’的形态外貌?

对此,杰森已经有所猜测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只要提高【龙】的等级。

剩下的,他自然就能够看清楚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杰森看了一眼【龙.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无双)】的升级需求。

饱食度:500

食之兴奋:100

杰森:!!!

三个硕大的惊叹号出现在了杰森的脑海中。

他猜到了经过了四次融合的【锻体术】想要升级会达到一个极为可怕的程度,但是他完全想不到,竟然达到了这样的程度。

饱食度不说。

100点食之兴奋是什么概念?

他最近好运连连之下,才攒了15点食之兴奋。

这样的运气,也就是一次了。

想要再遇到?

估计是下辈子的事了。

“果然什么升级加点的事情和我的‘天赋’相比较,宛如浮云一般。”

“我依靠的就是我的天赋!”

“只要多死几次,适应了就好,那里用得着这么麻烦!”

杰森暗自和自己说着。

语气坚定,目光坚毅。

他并不是自我催眠。

而是真实的!

他就是这么一路走来的!

所以,杰森坚信自己能够做到!

但是,下一刻,杰森就全身一颤,呆愣在了原地——

饱食度:421

食之兴奋:15

……

杰森宛如不相信般的擦了擦眼睛。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刚刚他的饱食度还是3421点。

现在怎么就剩下了421点?

剩余的3000点呢?

被吃了?

呼哧、呼哧。

即使是以杰森的心性在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的喘起了粗气。

3000点饱食度啊!

不是30点。

不是3000点。

是3000点啊!

对于杰森来说,3000点饱食度真的算得上是大数字了。

更重要的是,随着饱食度的锐减,杰森心底的不安全感就再次开始急速的攀升,他看了看周围,虽然【可雅法印】和【静音术】依旧在,并没有被破坏过,但是杰森总觉得不安全,总觉得有人窥视着这里。

足足好几秒钟,杰森才算是恢复了正常。

“果然,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杰森苦笑的感叹着。

他最初是没有3条命就会有不安。

接着是,30条命。

然后是,100条命。

到了现在?

没有1000条命都会感到不安。

“我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吗?”

“不,不是我!”

“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啊!”

“是它太危险了!”

“才让我没有安全感的!”

杰森摇了摇头否认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这不是杰森第一次这么干了。

面对剑术天负。

面对生而为人。

这都是他的坚持,都是他的执念。

现在,他又加了一条,安全感。

人嘛。

活着,总得有点执念啊。

不然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像我这样剑术天负卓绝的男人,拥有个1000条命,不是很正常的吗?”

杰森深呼吸了一次,眼神再次变得坚毅。

饱食度没有了就没有了。

他再次狩猎就好。

失去了3000饱食度,会有更多的3000饱食度出现。

而眼前的副本世界?

绝对不会缺少饱食度的。

而且,还能够让局面对他更加的有利。

想到这,他开始从背包中翻出了‘上杉’的名片,拿起一旁的电话拨了过去——

“喂,上杉?”

“嗯,是我,杰森。”

“惠丽晶还在你那吗?”

“我需要她尽快回来。”

“好,我等她。”

接着,杰森挂断了电话,坐在沙发中静静等待着的。

当然了,杰森并不是光等待,他还在思考着。

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事情,是否有巧合。

思考着他的计划,是否有漏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小野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他,有点紧张。

虽然加入了新的势力,且有了新的靠山,但是面对着未知的危险,小野寺依旧有点紧张——即使是他知道,新靠山不会让他就这么死掉也是一样。

因为,他需要表现价值。

他和凉介,都在‘零课。’

也都加入了‘花樱’。

很明显,他们的‘位置’重复。

而且,有一点,凉介明显和杰森的关系更好。

这就让小野寺明白,他必须要更好的显示‘价值’才行。

必须要体现作用。

不然的话,早晚会被替代的。

他可不想要经历这样的事情。

要知道,一旦放弃了,那很可能会死亡。

所以,他此刻有点紧张。

哪怕是在心底做了无数次的心理建设,也是一样的紧张。

谁不恐惧死亡?

他是这样。

凉介也是这样。

想必杰森也会是一样的吧?

毕竟,命只有一条!

咕咚、咕咚!

一把扯开领带,小野寺拿起一旁的水杯将内里的温水一饮而尽后,拿起了电话,开始拨号。

他知道不能够再等下去了。

再等下去,他恐怕永远不会去打这个电话了。

甚至,很可能会逃跑。

如果真的能够跑了的话,小野寺也不介意。

可怎么可能?

他已经上船了。

已经打上了杰森的印记。

他要是逃跑的话,不用杰森出手,那位花开院家的年轻阴阳师一定会很乐意出手的,到了那个时候,他绝对比死还惨。

一个是有概率的活着。

一个是死。

一个是比死还惨。

三选一,该选哪个,根本不用考虑了。

嘟、嘟、嘟。

听筒内传来了等待的忙音,三次后,接通了。

“喂。”

是个女性的声音,不高不低,听起来有点冷漠。

“是我,之前你给我留了字条。”

小野寺介绍着自己。

“是今早的那个家伙?”

女人可道。

“如果你当时没有给其他人留字条的话,那我应该就是那个家伙了。”

小野寺笑着说道。

声音轻松,且带着讨好。

世上就有着这么一群人。

一开始紧张的不得了。

但事到临头了,却是变得无所谓了。

这样的人,都有一颗‘大心脏’。

小野寺就是这样的人。

在拿起电话前,小野寺还是有点紧张的。

在拿起电话后,小野寺的紧张却是不翼而飞,剩下的就是进入到了角色中的,游刃有余。

他现在不单是冷静下来了,他还能够分析的出,这个接电话的女人,应该不只是给他一个人留下了电话。

广撒网吗?

小野寺心底猜测着。

针对性的投入,无疑是性价比最高的。

但是,广撒网也不是没有优势。

甚至可以说广撒网是针对性投入的基础,你只有刷选了数次,才有可能去针对目标。

对此,小野寺一清二楚。

只是……

不知道这个网大不大。

要是小网还好,他还能够表现。

要是大网的话,他的价值会直线下降。

想到这,小野寺有点想哭了。

我为了活着,不仅得向杰森体现价值,还得向这个或者这群未知的人体现价值?

我实在是太难了!

不过,也许是好事说不定!

如果我表现的好,是不是可以拿双份‘薪酬’?

不对!

不是双份!

是四份!

‘零课’、‘花樱’、未知组织、杰森那里!

想着想着,小野寺突然激动起来。

原来我已经打了四份工啊!

其中不乏很有前途的。

加油!打工人!

迅速的,小野寺就摆脱了那种懊恼感,开始满怀期待。

“嗯。”

“你是最先考虑好的。”

“见一面,详谈。”

女子这样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如此干脆直接,并没有让小野寺意外。

事实上,这样才对。

要知道,他已经按照杰森指点,提前‘调查’过他们了。

当然了,这样的调查,看似很隐蔽。

实际上?

都在他能够接触的‘权限’之内。

简单的说,就是给与人一种,他做事很隐蔽了,但却暴露在对方‘视野之下’的感觉。

只要对方足够机敏。

这样的事情就一定会被发现。

也因此,对方找到他在哪,也是轻而易举的。

甚至,小野寺有相当的把握,对方正在监控着他。

不是那种‘细致入微’的监控。

而是大范围的。

而这,也是他想要的。

同时,也是他期盼的。

小野寺起身再次走向了饮水机。

接好了水,小野寺坐在沙发中,一边喝着水一边计算着时间。

1分钟。

2分钟。

3分钟。

……

一直到5分钟后,房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

“是我。”

那个熟悉的女性声音再次传来。

小野寺嘴角一翘。

果然,就近监视着我!

小野寺快步的走向房门,当他的手握在了门把手上时,那种了然于胸的笑容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一种十分公式化的微笑。

门开了。

一个身材高挑,身穿黑衣的女士站在门外。

在看到这个女士的一瞬间,小野寺双眼的瞳孔就是一缩。

他认得这位女士。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算得上熟悉。

因为,对方是……

惠丽香!

最近几年声名鹊起的女格斗家。

不单单是参加过上一届的‘拳皇格斗大赛’,而且这一次还以‘百人组手’的方式,将‘极限流’踢馆。

是一个能够用一只手就把他捏死好几百遍的存在。

但最让小野寺心神震动的是,对方是惠丽晶的姐姐。

是那个和他有过几面之缘,看起来有些憨憨的,四舍五入也算是救过他的惠丽晶的姐姐!

是那个担任着杰森助手的,惠丽晶的姐姐。

怎么会这样?

惠丽晶知道这样的事情吗?

更加准确的说,是杰森知道这样的事情吗?

小野寺的心一下子就乱了。

如果不知道还好,一切就是巧合。

如果知道了,杰森还让他这么做。

那就是……

杀人灭口!

一想到这一点,小野寺整个人的后背都开始发寒了。

腿,也跟着有点颤了。

小野寺的异样,自然是瞒不过惠丽香。

这位女格斗家扫了一眼小野寺,径直开口可道。

“你认得我?”

“认、认得。”

小野寺没有撒谎,他很清楚自己的异样是逃不过格斗家的双眼,这个时候撒谎,完全是自寻死路一般。

与其掩饰。

不如承认。

当然了,为了掩饰的更好,小野寺想到了一个‘借口’。

“我认识惠丽晶女士。”

小野寺这样说着。

既是借口,也是试探。

他希望看出一点什么来。

或者说,希望能够搅乱一下对方的心神。

万一真的是来杀人灭口的,他也能够增加逃跑的几率。

只是,他所看到的惠丽晶的神情,却有些奇怪。

皱眉,这个是正常的,在他的预料之中。

可无奈是什么意思?

小野寺感到不解。

惠丽香却是恨不得一拳将旁边的房门捶烂。

怎么绕来绕去,她就离不开惠丽晶了?

从上学的时候开始就是这样!

她总想要干什么事,可是困难重重,但是最终都会有一个和惠丽晶关系不错得人出现,帮她把麻烦解决点,顺带着,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游戏。

每一次都是这样!

原本她以为,她进入了‘里世界’应该不会了。

可是短暂的平静后,反而变得变本加厉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了?

惠丽香深呼吸着。

一次、两次、三次。

小野寺越发的看不懂了。

无奈之后的深呼吸?

貌似是压抑什么?

愤怒吗?

不像。

好像是……挫败?

得出这个结论的小野寺,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可还没有等小野寺回忆,他就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出现了幻听。

只听,惠丽香说道。

“你通过了,就你了。”

小野寺眨了眨双眼。

他的双眼完全显示着他此刻的心情。

总结出来,就是两个字——

就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