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九十八章 路途!

‘花樱’的大首领是花开院家的家主?

这一次不单单是花开院罗,就连花开院晴和花开院树都被惊到了。

虽然花开院晴和花开院树已经有了猜测,毕竟,花开院家和‘拳皇大赛’的牵扯有一些太深了,即使有着‘分家试炼’的名义,也是一样的,尤其是随着事态的发展,更是让花开院晴、花开院树不断的产生了怀疑。

但是,猜测、怀疑并不能够当证据。

“你确定?”

花开院晴沉声问道。

“去看看就知道了。”

花开院彻说着这样的话语,就向着别院外走去。

花开院晴、花开院树马上跟了上去。

而花开院罗等到三人走出好几米了,这才回过神。

“彻哥,等等我!”

带着这样的话语,花开院罗快步追了上去。

步履间,花开院罗的神情还是有着一些恍惚的。

他觉得他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自己主家的族长怎么变成了‘花樱’的那个神秘大首领啊?

虽然从主家族长继位后,花开院家就不如以往了,但依旧是‘里世界’四大阴阳师家族之一。

而‘花樱’呢?

一个隐藏在警方内部的组织,所有人都是官方成员,有着这样的前提,自己的主家族长怎么可能成为‘花樱’的大首领啊?

但是,花开院彻的话语,花开院罗是相信的。

他相信花开院彻不会无的放矢。

花开院彻那么说,一定有着自己的道理。

想到这,花开院罗没有再犹豫什么,加快了脚步。

一行四人,快速的消失在了别院中。

……

“为什么,我又是司机?”

惠丽晶略带不满的嘟囔着。

“我不会开车。”

坐在后排的杰森面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谎。

他只是希望在遇到真正的战斗前,保持体力,以最好的状态应对。

至于说谎?

‘不夜城’的居民,有必要的时候,不要说是说谎了,其它更过分的事情,也是如同喝水一般简单。

对此,惠丽晶不知道。

因此,对于杰森的回答,惠丽晶很是诧异。

虽然岛外封闭,但是她也知道,在岛外只要高中毕业,就应该拿到驾照了。

杰森不论怎么看,都是远远超过这个年纪了。

而且,在岛外,驾照似乎和身份证一样挂钩。

怎么可能没有驾照?

“你是不是在唬我?”

惠丽晶挑眉。

“你见过我开车吗?”

杰森反问道。

惠丽晶沉默了。

她真的没有见过杰森开车,甚至,连方向盘都没有碰过。

而且,杰森似乎对电子、机械类的东西也不擅长。

“杰森你不会是‘守旧派’吧?”

随着对‘里世界’的接触,惠丽晶也搞清楚了不少基础的东西。

至少,她知道了,在‘里世界’中有着一群完全舍弃了电力、火药等科技事物所带来便利的老古董们,他们保持着最初的传统。

甚至,连汽车都不肯坐。

他们认为那样是在侮辱他们的尊严。

惠丽晶则是单纯的认为,这样的人是脑子有问题。

要侮辱也是侮辱他们的智商。

“我只是不太擅长电子、机械类,但是电视我也看,电话我也在用,汽车我也很乐意乘坐。”

杰森看到了惠丽晶那种怪异的眼神,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他当然知道惠丽晶是带着一点故意的意思。

不过,更多的,应该是好奇。

就如同副驾驶座位上的虎千代。

这位上杉家的女儿,正睁大双眼,好奇的看着杰森。

尽管经过了层层掩饰,但对于感知敏锐的杰森来说,却是再显眼不过了。

“抱歉、抱歉。”

“我就是单纯的好奇。”

“晶和我说了很多关于杰森你的事情,所以,我忍不住……对不起、对不起。”

虎千代注意到了杰森的目光,本来就觉得有些失礼的上杉家女儿马上的连连道歉,说到后来,更是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哦,晶说了什么?”

杰森拉长了语调,询问道。

然后,他强迫自己将目光从虎千代身上移开。

不!

准确的说是,虎千代抱在怀中的长刀上离开。

太香了!

他的唾液自从上车后,就一直不自觉的分泌着。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用聊天来转移注意力。

真想尝尝那味道是什么。

不!

你不想!

生而为人,理应有着最起码的底线。

遵循食欲,也是身为人的本能,它有什么错?

它没错!

但,虎千代也没有错。

她没有向我表露恶意。

杰森的脑海中,又一次开始了理念之争。

或者说是信念。

呼!

呼吸声略微加重,杰森身躯向后一靠,让自己彻底的融入了后排的阴影之中。

开车的惠丽晶注意力更多的放在驾驶上,并没有发现后排杰森的不对劲。

而虎千代?

正在组织措词,更是不会发现。

“晶说你很强大,虽然有时候会怪怪的,做一些常人不理解的事情,但是本质上却是一位体贴的绅士。”

“绅士?”

杰森一愣。

“我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语!”

“杰森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和衣冠楚楚的绅士沾边吗?”

“他比那些摔跤手看起来都要可怕!”

没有等虎千代解释,驾车的惠丽晶就嚷嚷起来。

她才没有说过杰森像绅士。

只不过是救了她几次,履行了本不用遵守的承诺,杰森哪里像绅士了,最多、最多有点像……

想着想着,惠丽晶的脸就开始发烫了。

她开始调整呼吸,深怕方向盘都握不住。

“别瞎说!我还开车了!”

又一次的强调后,惠丽晶故作镇定的看向了前方。

“绅士,这只是我听到了惠丽晶的描述后,所形容的词汇。”

“如果让我说的话,杰森更像是……”

“侠客!”

虎千代又说出了一个了不得的词汇。

杰森比之前还要懵。

他完全的想不出自己和‘侠客’有什么沾边的地方。

都爱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吗?

杰森看着虎千代,等待着答案。

“一诺千金。”

“仗义出手。”

“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样的您,难道称不上侠客吗?”

虎千代转过身,抬起脸看着后排那被阴影笼罩着的高大身影,双眼中泛着一种别样的异彩。

她的脑海中,不停的出现,杰森挺身而出的画面。

明明可以抽身而退。

但却依旧出手。

只因为,和她父亲的承诺。

明明敌人那么多,那么强大,却无视自己的生死,仗义相助。

明明知道了‘姬鹤一文字’的价值,却选择视而不见,转身就走。

这样的人,称不上‘侠客’吗?

不!

应该是‘侠士’!

与她所读中,一样的侠士。

与她那脑海中,突然多出的记忆一样的,遵守着‘道义’的侠士。

“是这样吗?”

“我只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做,我遵守着我的底线,可不是什么‘侠客’。”

“最多……算是一个‘美食家’吧。”

“流浪的美食家。”

杰森想了想,这样的回答着。

这是真话,相较于所谓的‘侠客’,他更喜欢‘美食家’的称号。

前者只是他认为生而为人必须要遵守的底线。

而后者?

则是他毕生的追求。

至于流浪?

他不想当个浪子,他想回家。

可,路在哪里啊?

“‘流浪的美食家’……会不会很孤独?”

“虽然‘孤独的美食家’也很好,但是人多的话会不会更好一些?”

“如果能够召集一帮人一起做饭、学习的话,一定会更好的,假如能够制定出一个学院制度的话,一定会有更精彩的事情发生。”

虎千代低声自语着。

她没有反驳杰森的话。

每一个人都有着各自的追求。

只要没有影响到他人,就是不需要多说的,静静的旁观就好。

类似杰森这样的?

还需要尊敬。

“之后估计会有吧?”

“现在?”

“我只是品尝当下。”

杰森这样说着,语气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向往,但头脑更加的清晰。

那样的学院,如果有的话,他一定会去的。

但需要靠运气。

而他的运气?

从现在来看,还算不错。

毕竟,爱笑的男人,运气不会太……

咔!

就在杰森想着时,急速奔驰的车子就这么抛锚了。

“怎么了?”

虎千代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

“油也有啊!”

说着这样的话语,惠丽晶就准备推门下车,然后,肩膀就被杰森按住了。

“留在这里。”

杰森说完,推门下车。

听到车门关上的声音后,惠丽晶这才回过了神。

她刚刚大意了。

明显车子的抛锚是有问题的。

她竟然没有发觉。

怎么回事?

还有,刚刚杰森的手掌好暖,好有力。

按住她的肩膀上,她就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杰森不会有事吧?”

虎千代带着担心问道。

“放心吧。”

“杰森的话……”

“一定不会有事的!”

惠丽晶信心十足的说道。

然后,这位女侦探开始检查随身的枪械和手雷。

虽然杰森不会有事,但是她可不允许自己拖杰森的后腿。

看到惠丽晶的动作,虎千代也反应过来,只是,她并没有更多的武器,有着的只是一把刀。

不过,足够了。

“又要到了战斗的时候吗?”

“加油!”

虎千代低声说着。

对于近代的‘里世界’,虎千代了解的比惠丽晶少得多的多。

但是,对于‘里世界’,托了脑海中多出的那段记忆的福,她可是了解的相当深刻。

因此,虎千代早已没有了那种面对‘里世界’的天真、好奇。

有着的只是,慎重。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跟来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为,虎千代很清楚,上杉家如果还想要平平安安的活着,那就一定要尽快融入到现在的‘里世界’,同时展示出自己的实力才行。

不然,就只剩下了灭亡一途。

当然了,她还希望能够报恩。

她的‘道义’不允许她无视杰森之前的帮助。

车内低声的话语,走下车的杰森能够清晰的听到。

同样的,正在朝着这里走来的脚步声,杰森也能够听到。

他看向道路的一侧。

那里灌木茂密,有着天然的遮挡。

在杰森的注视下,两个身着制服的男子走了出来。

很熟悉的制服。

凉介、浦岛几乎是天天穿。

有点像是西服,但是细节方面却是不同。

其中一人手持枪械。

另外一人则是拿着一个黑色的盒子。

杰森的目光扫过枪械后,就落在了这个巴掌大小的盒子上。

刚刚汽车的突然抛锚,应该就是这个盒子搞的鬼。

科技?

秘术?

还是两者结合的产物?

杰森暗中想道。

“禁止通行!”

“先生,前方已经被划为了禁区。”

“现在请您原路返回。”

持枪的‘零课’成员,一边说着,一边亮出了自己的警官证。

杰森皱了皱眉。

“请配合!”

持枪的‘零课’成员加重了语气,枪口也微微抬起。

一旁拿着黑色盒子的成员,也掏出了配枪。

“好的。”

杰森这样说着,转身就走。

在看到杰森转身后,两个‘零课’成员的脸上就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紧接着,两人的脖颈迅速的变粗、边长,头颅急速的膨胀。

几乎是刹那间,就变成了两条得宛如足球般粗细的蛇。

张开嘴后,就是满嘴的獠牙利齿。

呜!

带着恶风,直扑杰森。

而它们的身躯,则是如同是没有了骨头般,就这么的跌落在地。

“哈哈哈!”

“又一个上当的傻瓜!”

“咬死他!”

“咬死他!”

两个妖魔聒噪的吼着,距离杰森只有一步之遥。

然后——

呜!

同样的恶风袭来。

不是破空声,而是那种空气塌陷,向内流动的声响。

杰森张开了嘴。

巨大的,完全超出常人想象的嘴。

锋锐的牙齿,在月光下,绽放着宛如刀剑的寒芒。

飞扑而来的两个妖魔完全呆愣住了。

怎么回事?

这嘴?

是不是有些夸张了?

“等等!”

心底想着,两个妖魔大声的喊叫着,但是,根本没有用。

飞在半空中的它们,根本无处借力,只能是一头砸进了杰森的嘴里。

宛如是降维打击般,当两个妖魔,进入到了杰森的嘴里后,瞬间就失去了意识,灵魂直接破灭,身躯被径直消化。

呼!

杰森吐了口气。

眉头却没有舒展开来。

他,忘了消毒了。

“果然,虽然一直强忍着,但是还是被更美味的食物影响到了。”

“我的克制,还需要再磨砺啊。”

杰森这样想着,就敲了敲车窗。

“我。”

杰森说道。

车窗摇下,露出一个缝隙,在确认真的是杰森后,惠丽晶推门下车。

“杰森,这是?”

惠丽晶看着远处两堆好似人皮一般的东西,眉头一皱。

“有妖魔浑水摸鱼。”

杰森说着走向了灌木丛。

惠丽晶、虎千代跟了上去。

下一刻,三具尸体就出现在了两个姑娘眼前。

“呀!”

虎千代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

即使脑海中有了前世得记忆,但是身临其境时,依旧有着一些不适。

惠丽晶则要好很多。

经历过战场的女侦探略微检查尸体后,就迅速有了结论。

“两个人是‘零课’成员,另外一个应该和我们一样是赶去花开院主家的,然后,大意之下,被那两个冒充了‘零课’的妖魔偷袭杀死。”

惠丽晶脸色凝重的站起来。

还没有到花开院主家的驻地,就已经出现了杀戮。

如果到达了那里……

会是什么模样?

惠丽晶看向了杰森。

而杰森则是开口反问道——

“这条路是唯一前往花开院主家驻地的路吗?”

“还有其它吗?”

咕咚。

话音落下,就是吞咽口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