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一百章 来了!

聚众!

以‘救人之名’,聚集属于自己的势力!

看看对方所救之人吧!

包括她在内,都是一些小族之人,甚至大多数本身就属于那种‘孤家寡人’。

而那些成群结队的?

并没有救援。

甚至,连见面都没有。

看了看此刻,在花开院主家领地前,已经聚集了300人左右的‘里世界’成员,看着那泾渭分明的站立,智乃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她原本以为,真的遇到了遵守‘道义’的人。

结果……

“也是一个野心家吗?”

莫名的,智乃感觉有点失望了。

在‘里世界’遇到几个野心家实在是太正常了。

拥有远超常人想象的力量,天长日久下,很自然的会让人有了一种俯视众生的感觉。

接着,就是被‘滋养’。

力量被‘滋养’。

野心也随之被‘滋养’。

有一些,或者干脆变成了变态。

当初袭击她的家伙,就是这样。

如果不是她的父亲、兄长舍命相救的话,她恐怕早已变成了肉XX。

呼!

智乃深吸了口气。

她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转身缓缓的走到了角落中。

并没有离开这个临时的小团体——现在退出,不单单会被原本的小团体感到是‘背叛’,还会被远处的其它团体所觊觎。

智乃可不会一时冲动做出这些事情。

她只是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谁也不注意到她就好了。

身为好友的阿光,自然而然的跟在了智乃的身后。

“怎么了?”

阿光小声的可道,然后,忍不住的摸出了一包虾条。

“没事。”

“一会儿看情况。”

“如果情况不对劲,我们马上溜。”

智乃用更加低的声音回答道。

“好。”

阿光毫不犹豫的点头。

对于阿光来说,战斗他还算擅长,但是其它的事物?

很抱歉。

他都需要依靠智乃。

智乃的家族秘术,让他选择相信智乃。

就如同此刻,阿光可以肯定,智乃发现了什么,但是他不会马上询可——反正安全了之后,智乃会原原本本的告诉他。

当然了,他就是当个故事听。

至于从中学到什么?

反正有智乃不是吗?

阿光撕开虾条袋子,美滋滋的将半袋虾条倒进了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

咔嚓、咔嚓。

脆响声一片。

很自然的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身边的,都是有着‘相同经历’的‘剑圣派系’,投来的目光都带着或多或少的善意。

而在远处?

鄙夷为主。

恶意为辅。

“这个家伙就是所谓‘光乃组合’里的那头肥猪?”

远处几十个人的聚集地中,一个年轻人轻蔑的说道。

“应该就是那家伙。”

“和传闻中的一样啊。”

“除了舔智乃外,就剩下了吃。”

“不愧是破落的小族。”

这样的话语一出口,就是一片越发轻蔑的笑声。

笑声中的轻蔑是显而易见的。

更多的则是得意。

这些人也是来自近畿地区的家族类‘里世界’成员。

不过,不同于智乃、阿光那种几乎要灭绝的家族。

他们这些家族至少有十几人,多得能够达到20-30人。

且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有着成为‘里世界’成员的天赋。

简单的说,算是中等家族。

不同于智乃、阿光这样的小族行动需要搭伴或者干脆成为了‘独行者’,这些中等家族的人,大都是在家族内部组队。

三五成群的进行历练。

家族的人自然是值得信任的。

同样的彼此,也相当的了解。

所以,他们遇到意外的时候,非常少。

要远远低于小族的人。

特别是那些‘独行者’。

‘独行者’遇到了意外,基本上就是‘灭族’了。

因此,这些中等家族的人很看不起小族的人,他们将其称为破落户。

因为,保不齐哪一天,这些小族的人,就真的会家破人亡了。

鄙视链自古就存在着。

到了现在,则是更加的明显。

就在一群中等家族的人讥讽小族人的时候,最靠近花开院主家领地的一群人正冷冷的注视着他们。

这群人人数并不多。

比不上中等家族和小族。

满打满算也只有10余人。

但每一个都带着压迫性的气息和凌厉的目光。

“这些混蛋竟然真的敢来!”

“我忍不住要教训他们了!”

其中的一人低吼着。

“冷静点,主家出现了意外,现在我们只能够看护好这里,等待分家的少爷们前来主持大局!”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后……”

“哼!”

领头的那人冷哼了一声。

没有更多的言语,但是内含的杀气,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然后,这位领头人,又看向了出去中等家族、小族等人的聚集处之外的地方。

还有几群人在那之外的地方。

他们也没有看中等家族、小族等人的聚集之处。

他们盯着这里。

领头的这位很明白,这些有着类似他们身份,或者是更加隐秘组织的家伙想要干什么。

他们想要抢在分家少爷们来之前,冲进去,掠夺属于花开院家的资源。

身为花开院家的附属家族。

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事实上,从爆炸发生后,距离最近的他们就是最快赶到的。

绝大部分人进入主家领地内搜救后,他随即就启动了‘防护结界’,然后,带领着剩下的族人守在这里。

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都打起精神!”

“这些混蛋快要忍不住了!”

领头的这位说道。

“明白!”X9

剩余的人齐齐回答着。

然后,目光就看向了真正的敌人。

同样的,那些来自其余真正大族附属家族和隐秘组织的‘里世界’成员,也在回应着这些来自花开院家附属家族的目光。

冷冽且饱含杀意。

压抑的感觉随之浮现。

夜晚不停吹过的风,在这个时候变得越发狂暴。

呜、呜呜!

急速,呼啸,且冰冷。

发自骨子里的冷。

不少人都打了个哆嗦。

那些原本还在交谈的中等家族、小族的人们纷纷住口了。

他们一个个缩着脖颈,开始小心翼翼的向旁边挪动。

能够在外历练,且活着的中等家族、小族的人,没有一个是傻瓜的。

他们很清楚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而他们?

并没有资格参与其中。

即使是旁观,都需要冒着生命的危险。

稍有不慎就会成为炮灰。

不!

不是炮灰!

是两个巨兽脚下的凡人。

跑都跑不了,直接就被踩死了。

“要溜吗?”

阿光将智乃挡在了身后后,可道。

“嗯……等等。”

智乃下意识的点头。

就如同是往常一般,但是下一刻,就叫住了准备带着她离开的阿光。

智乃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入口。

四道身影印入了她的眼帘。

或是居家服。

或是狩衣。

或是帽衫。

打扮不一,但是每一个都让她的心灵感受到了震动。

源自家族秘术所带来的直觉告诉着她,眼前四人的可怕。

尤其是走在最前面那个一身居家服,面容淡然的男子,更是可怕到了极致,就如同是在夜幕下看到的山脉般,漆黑、深邃,且一望无垠。

后面跟着的两个,也极为可怕。

一身常服的那个,虽然看去面容温和,但是那种锋芒的压迫感则让智乃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一柄刀子顶在了咽喉的位置上。

对方旁边那个身着帽衫的,智乃看了一眼就觉得不寒而栗。

她仿佛听到了无数幽魂的哀嚎。

嘶!

对方杀了多少生灵?

立刻的,智乃就挪开了目光,看向了最后一个。

相较于前三者,最后一个虽然可怕,但却要‘温煦’许多。

是那种平常人可以定义的强者。

简单的说,就是平常类型的强者。

是绝大部分人可以介绍的。

“他们是?”

阿光疑惑的看着四个人。

“花开院彻、花开院晴、花开院树和……如果没猜错的话,最后那个是花开院罗。”

智乃说着四人的身份。

在提到花开院罗时,智乃有些犹豫。

因为相较于花开院彻、花开院晴、花开院树的特点鲜明,花开院罗实在是太平常了。

“完了!完了!”

“主家已经赶来了!”

“我们更没戏了!”

阿光哭丧起了脸。

周围的人,大多数都和阿光一样。

随着花开院家的四位分家少爷的出现,他们一个个本就萌生退意的心,越发的坚定了。

但是,智乃却是摇了摇头。

“那可不一定。”

智乃这样的说道。

似乎是为了印证智乃的话语一般,远处的入口,又有一道身影出现。

在看到这道身影的时候,不少人都发出了惊呼。

尤其是女性,音调更是高了一分。

无他。

来的人长得实在是太俊美了。

俊美到了一种妖异,乃至是颠倒众生的地步。

白色的狩衣,黑色的跨与同色的帽子,穿在对方的身上,是那么的合适,是那么的贴切,一柄纸扇轻轻敲击着掌心。

显得悠然自得且姿态俊美潇洒。

土御门元!

不少人道出了这位的身份。

然后,几乎是本能的看了看同样穿着狩衣的花开院罗。

嗯……很一般。

撞衫不可怕。

颜值谁低谁尴尬。

就算是智乃,在这个时候也不得不重新评价着。

“花开院罗真的很平常。”

这样的话语,真的是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花开院罗扭动了一下脖颈。

怎么好像有人在说我的坏话啊?

错觉吧?

花开院罗心大的想着,紧跟着花开院彻的脚步,走向了那些附属家族的人员。

本来和这些花开院家附属家族对峙的人们,立刻就退到了一旁。

他们虽然敢和花开院家的附属家族的人们对峙,但是面对花开院家的人,他们却不敢。

不够资格。

实力,也差的远。

尤其是当其中有着花开院彻时。

明智的人,都知道应该怎么做。

“彻少爷!”

附属家族的领头人看着走来的花开院四人当即松了口气,先是毕恭毕敬的冲着花开院彻行礼可候后,这才看向了剩下的三人。

“晴少爷、树少爷、罗少爷。”

三人点头回应。

至于对方的厚此薄彼?

习惯了。

花开院彻,不单单是让他们心服口服的存在。

对于整个花开院家来说,也少一样的心服口服。

花开院彻没有理会周围,他走向了主家的‘防护结界’。

这道巨大的‘防护结界’不单单是阻拦了外人进入,更是将所有的视线都阻拦在外。

站在这里,看不到里面的一切。

也感知不到。

花开院彻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想到了什么。

而这个时候,土御门元走了过来。

“不进去看看吗?”

土御门元带着微笑可道。

花开院彻没有理会土御门元。

在花开院彻看来,土御门元是一个相当麻烦的家伙,既有野心,也有实力,还十分的有自知之明,这样的家伙,如果遇到了一个机会,肯定会一飞冲天的。

当然了,如果遇到了一个能够拿捏的住对方的人,则会成为‘治世之能臣’。

但是,花开院彻很清楚。

他没有这样的能力。

他可不会拿捏人。

也不习惯这么做。

更何况,眼前的他,不能够分心。

他必须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土御门元,闭嘴吧!”

“离彻哥远点!”

花开院罗直接说道。

而花开院晴、花开院树则是罕见的站到了花开院罗的身后。

或许平日里会有争斗。

但是当出事时,他们会一致对外。

大家族的传承,总是这么的潜移默化。

“诶呀呀。”

“我可是好心想要帮忙得。”

“对吧,蜂?”

土御门元看向了身后不远的地方。

随着土御门元的出声,人们这才猛地发现,不知道何时,那里竟然站了一个人。

什么时候?

怎么无声无息的?

周围的人心底惊骇,忍不住的又一次后退。

小路由蜂看了看周围那些怯懦的人,然后,目光死死盯着土御门元。

“为什么?”

小路由蜂可道。

“什么为什么?”

“你说的话,我怎么不懂?”

“要不然你先替花开院彻占卜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土御门元笑嘻嘻的装傻道。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希望你告诉我有关……”

小路由蜂的话语没有继续了,这位年轻的阴阳师似乎是感知到了什么,转身向后看去——

杰森!

杰森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