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一百零一章 大手笔!

在小路由蜂被发现后,一直是视线的焦点。

同为四大阴阳师家族之一的小路由家,比之土御门、花开院和草壁家要神秘的多。

不要说是普通人了,就算是‘里世界’成员也很难见到。

再加上小路由家擅长‘占卜’的事实,更是吸引着越发多的目光。

那目光中带着探究与贪婪。

尤其是后者。

更是宛如实质。

但又一个个悄悄的隐藏着。

可事实上呢?

就如同是雪中炭一般,白色中一块黑色,是怎么也无法隐藏的,越是隐藏,反而越是显眼一般。

但在某种程度上又是一样了。

因为,周围的人都一样。

都是一样的目光。

都是一样的表情。

宛如那茫茫大雪,什么都没有发生。

花开院彻、花开院晴、花开院树看到了,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土御门元看到了,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甚至是,小路由蜂自己看到了,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因为,习惯了。

所以,当出现一个不一样的目光时,那就真不一样了。

做为视线焦点的小路由蜂看向了杰森。

所有人的视线,也偏移的看向了杰森。

杰森大踏步的向前。

目光淡然,对所有人一扫而过后,就看向了那巨大的防护结界,眼中带着沉思。

不一样!

不一样!

仿佛是‘皇帝新衣’中陡然间被喊破了的真相。

周围的人纷纷皱眉。

那些附属家族悄悄后退。

那些中等家族暗自唾了一口。

那些小族们则是带着赫然。

“发生了什么?”

惠丽晶有点摸不着头脑。

怎么他们一出现就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对象?

杰森的裤链拉上了啊?

心底不解的女侦探,观察力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最后干脆就这么的走在了杰森身后,反正她问心无愧。

而虎千代?

这位‘上杉家’的大小姐,更是没有怯场。

从小的教育,脑海中多出的记忆,早已让她知道该怎么办了。

眼前众人的目光虽然奇怪,但是比之战场上的目光却要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虎千代不仅坦然扫是周围,还保持着一个彬彬有礼的微笑。

这让关注着这里的人们,忍不住的叹息着。

果然不愧是‘剑圣’吗?

就连身边的侍女(助手)都是这么的超然。

惠丽晶是杰森助手的消息,是无法隐瞒的。

虎千代,虽然出身‘上杉家’,但是对于没落的‘上杉家’来说,完全隔绝在了‘里世界’,恰好虎千代还抱着‘姬鹤一文字’。

一柄看起来就价值不菲长刀,走在‘剑圣’的身边实在是让人下意识的想道:捧刀侍女。

不过,在细细打量‘姬鹤一文字’后,不少人的目光中则是再次浮现了卑劣的贪婪。

虽然刚刚才散去。

但是并不会永久散去。

宛如是潮水般,来回反复才是根本。

因为,这就是人。

既有着光辉。

也有着劣根性。

尤其是后者,根深蒂固时,还会极速蔓延。

虎千代感受到了这样的变化。

她的双眼向着其中几个最为浓烈的目光扫去。

“啊!”

“啊啊!”

“我的眼睛!”

数声惨叫从中等家族内传来,四个人翻身栽倒在地。

他们捂着双眼在地上来回翻滚,在手掌的缝隙间,猩红的液体流了下来。

周围的人骇然的看着虎千代。

虎千代报以微笑。

甚至,还微微鞠躬,就再次跟上了杰森的脚步。

不论是她从小的教育,还是脑海中获得的记忆,都在明确的告诉她,坚守‘道义’的同时,要学会坚韧等等,但是有一条更需要铭记:不要无视恶意!

当有恶意出现时——

斩!

当然了,虎千代现在还做不到直接拔刀的地步。

但是,目剑之术还是可以的。

对于虎千代的所作所为,杰森能够清晰的感知到。

但是,他并不在乎。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赶尽杀绝。

早已经在‘不夜城’养成了新习惯的杰森,可不会理会这样的小事,甚至,他的脚步都没有停一下。

所以,当杰森三人大步向前时,伴随着的是痛苦的哀嚎声与退去的人群。

包括那些曾经接受过杰森‘帮助’的小族人。

他们一个个惊疑不定的看着杰森。

似乎……和他们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之前不是急公好义的‘剑圣’吗?

现在怎么变成了冷血无情的‘剑圣’?

“智乃,好像和你想的不一样啊?”

阿光悄悄的说道。

“嗯,是好像有些不同。”

“稍微等等看。”

智乃也有些奇怪。

剧本好像不对劲啊。

不应该是来‘收服’的吗?

怎么会产生了冲突?

就算有刚刚的冲突在,也应该是由杰森出面,迅速的平息才对——如果再训斥一两句虎千代的话,效果无疑会更好。

可现在呢?

完全就是无视了。

这……

智乃有些看不懂了。

而接下来的情况,智乃更加的看不懂了。

“杰森!”X2

随着杰森的靠近花开院晴、花开院树一起带着惊喜的喊道。

然后,两人怒目而视——

“这是我好友!”X2

“你叫什么?”X2

“管你屁事!”X2

两人怒吼着,一模一样的话语连续三次后,两人的愤怒开始变为了行动,花开院树拉了拉帽兜,花开院晴则是撸起了袖子。

“你想死一死吗?”

“我看你才是!”

言语的激化,让矛盾迅速升级。

“等等!”

花开院彻开口了。

这位花开院家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发挥着自己应有的声望。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再随意称呼杰森的话,杀了你!”

花开院树吊着眼,凶狠的看着花开院晴,压低了声音。

“彼此彼此。”

“被斩首的话,灵魂可是无法安息的。”

花开院晴冷笑连连。

“哼!”X2

两人同时冷哼一声,然后扭过了头,不再理会对方。

他们是怎么了?

花开院罗挠了挠头,然后,又看了看杰森。

除了高大、壮硕,面容硬朗,不由自主的吸引人的目光,有着一种不比寻常的魅力外,似乎也没有什么了,简直是平平无奇。

“你好,杰森阁下。”

“我是花开院罗。”

心底想着,花开院罗却是有礼的问候着。

不同于花开院彻、花开院晴和花开院树。

这个时候,平常的花开院罗却成为了花开院家礼仪方面,最后的坚持。

“嗯,你好,杰森。”

杰森介绍着。

一旁的土御门元则是走了过来。

“又见面了,剑圣阁下。”

土御门元坦然的说道。

他和主公的第一次见面,肯定无法瞒过有心人,与其遮掩,还不如承认。

“您给我留下了太深刻的记忆了。”

“现在想起来,我还忍不住的攥紧拳头。”

土御门元十分有技巧的说着。

“那你就继续攥紧好了。”

“如果不想要了。”

“我不介意帮你剁了它。”

这并不是杰森的回答,而是花开院树的回答。

帽兜下,花开院树的半张脸都在阴影之中,他冷冷的注视着土御门元。

虽然花开院晴讨厌,但对杰森是无恶意的。

可眼前这个长得像女人一般的家伙,却不一样。

尽管没有感受到确切的恶意,但是花开院树却本能的觉得这个家伙不是好人。

不单单是花开院树这么想。

花开院晴也这么想。

“我看两只手都剁了比较好。”

花开院晴搭腔道。

“呵呵。”

“两位的火气好大啊!”

“不知道花开院家的主家都成了这样,两位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争风吃醋,实在是让人好奇啊……啧啧。”

土御门元轻笑出声。

他拿着折扇遮挡着自己的面容。

然后,就这么的后退了。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剩下的?

会有人接手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

小路由蜂站了出来。

从杰森出现开始,这位年轻的阴阳师,就牢牢的盯着杰森。

这个时候,这位年轻的阴阳师上前一步。

“可以让我看一下你的‘命运’吗?”

小路由蜂这样说道。

这样的话语一出口,花开院树、花开院晴的双眼一眯,杀意迸发。

要知道,对于阴阳师来说,‘命运’可不是随意看的。

随意看一个人的命运是最犯忌讳的事情。

因为,它暗含着的意思就是‘结束’、‘死亡’!

“小路由蜂,你是找死吗?”

帽兜下,花开院树被阴影笼罩的面容,出现了丝丝扭曲。

风。

出现了。

轻轻的围绕在花开院树周边。

花开院晴没有开口,但是缩在袖子内的手,已经开始了结印。

惠丽晶虽然不知道更深层的含义,但是察言观色后,她抬手将枪口对准了小路由蜂。

虎千代则是手握刀柄。

她脑海中的那段记忆,让她也知道了阴阳师所谓观看他人‘命运’的含义。

被四人锁定。

小路由蜂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依旧是看着杰森,目光不曾躲闪。

杰森低下头看向对方。

然后——

“不行。”

杰森这样的回答。

他的‘命运’,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会让对方观看?

更何况,‘言灵’、‘诅咒’之类的事情,他可是一清二楚。

在这种时候,自然是要直截了当的拒绝。

“是这样吗?”

小路由蜂低声念叨着,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向了一旁。

这副模样,让花开院树、花开院晴、惠丽晶、虎千代一愣。

搞什么?

而杰森则是没有理会这些,他靠近了那硕大的‘防护结界’。

超越常人10倍的感知,并没有让他清晰的察觉到内里的一切。

仅有一丝丝模糊的感应。

这让杰森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然后——

深深吸气!

香味!

若有若无的香味从‘防护结界’后传来,有着‘结界’的阻挡都是这么的想,杰森完全可以想象,当‘结界’消失后,那香味将会是多么的浓郁。

果然下了血本!

杰森默默的想着,扭头看向了花开院彻。

这个他首次见到,却一直听闻的人。

花开院年轻一代第一人,他听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现在见到?

杰森的感知中,不停的冒出危险的提示。

就像是走夜路时,心底会莫名出现的紧张感一样。

同样的,花开院彻也有着类似的感觉。

他注视着杰森。

看着这个他以前从没有注意过的人。

真的是奇妙。

这就是命运吗?

不!

应该说是奇迹了吧?

心底想着,花开院彻收回了看向杰森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防护结界’,仿佛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你能够看到里面吗?”

虽然是自言自语,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在询问杰森。

“嗯!”

“不太清楚。”

“但那个家伙想要干什么,大致知道了。”

杰森点了点头,有点答非所问。

“这样的野心,真的很可怕。”

花开院彻点了点头赞同道。

“是啊。”

杰森也跟着点了点头。

同时,周围的人也都一副明白了的模样。

只有花开院罗不同。

这个年轻人看了看左边,又看了看右边,一脸苦恼的挠着头。

我这个时候说我不知道,会不会被鄙夷?

可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花开院罗抓耳挠腮的时候,惠丽晶站了出来。

“杰森发生了什么?”

女侦探问道。

这让花开院罗松了口气,然后,竖起耳朵,细细倾听。

“对方在布局,从花开院分家入主主家开始,再到‘拳皇大赛’,甚至,所谓的‘畏字旗’,都有着对方的身影。”

“为的就是让‘里世界’争斗,杀戮。”

杰森缓缓的说道。

“对方为什么这么做,他自己也是‘里世界’的一员啊?”

女侦探不解。

“他自然是‘里世界’的一员,他更是‘花樱’的大首领。”

杰森说道。

“什么?!”

女侦探惊呼道。

事实上,不单单是女侦探,听到这样回答的所有人,都在惊呼着。

而杰森的话语继续着。

“‘花樱’的存在已经引起了‘里世界’的不满。”

“对方很清楚,所以,对方要‘转移里世界’的注意力。”

“一场杀戮自然是再好不过的——而为了让杀戮变得正常,各种由头就出现了。”

“畏字旗、拳皇大赛等等都是这样。”

“哪怕这些都失败了。”

“对方也没有放弃,而是用了更加冒险的方式。”

“例如——”

“以整个花开院家为赌注!”

以整个花开院家为赌注!

每一个人眼中都闪过了惊骇。

他们震惊那位花开院家家主的大手笔。

但更让他们震惊的是——

啪!

‘防护结界’破碎了。

花开院家主家的领地露了出来。

以完全不设防的姿态!

呼哧!

所有人的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