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一百零三章 叮!

身后声音寥寥。

当杰森走入到花开院家的领地时,他的感知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穿过了一层看不到的‘结界’。

就好似是一道水幕。

原有的‘防护结界’消失了,但是隐匿的‘结界’却没有。

看着眼前的黑暗,杰森目光带着审视。

眼前的黑暗如雾如烟。

不仅遮蔽着他的视野,还带着轻微的腐蚀感。

和他的秘术【雾隐】类似。

但腐蚀、毒性远远没有【雾隐】那么强。

当然,也可能是时间的缘故。

不过,范围是真的大。

花开院家的领地在近畿地区是相当大的,从远处的山脚开始,到山巅,再到内里的20公里的位置,都算是花开院家的领地。

是受到官方认可的。

而这也仅仅是花开院家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不到的领地罢了。

在那个火药未曾出现的时期,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族领地,那都会是一个‘小国’。

而此刻,‘小国’早已不在。

剩下的,只是岁月洗礼后的‘残缺’。

甚至,这样的‘残缺’都出现了无可挽回的‘破损’。

之前的大爆炸,应当是将花开院家地面上没有保护的建筑都摧毁了。

剩下的?

自然是所有人的目标。

在大爆炸中还完好无损的建筑,无不告诉闯入者,里面是有着好东西的。

毫无疑问,这是那位花开院家的族长有意为之的。

对方以整个花开院家为‘饵’。

引诱着近畿地区附近所有的‘里世界’成员。

而这些人,也真的被吸引了。

贪婪!愤怒!窃喜!

等等负面情绪宛如实质般。

杰森清晰的感受到这些负面情绪不断的涌现,不断的凝结。

显然,这就是那位花开院家族长想要的。

至于想要做什么?

杰森有所猜测。

但,那是之后的事了。

现在?

这些都不管杰森的事。

呼!

他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口气。

然后,就冲着一股最近的香味走去。

迷雾?

不存在的,有着‘食物’做为指引。

腐蚀?

不存在的,他的皮肤完全免疫。

至于负面情绪的影响?

也是不存在的,有着‘食欲’的杰森,压倒了一切其它的欲望。

……

嗯?

花开院树一踏入主家的领地,就忍不住的一挑眉。

“迷雾、毒素,还有负面情绪?”

“这家伙真的是在钓鱼啊。”

“呵。”

花开院树冷笑了一声后,然后,也没有和花开院晴打招呼,就这么的向着一旁走去。

他可不想和花开院晴一起。

先找到杰森再说!

花开院树相信就算有着迷雾的阻拦,但是他和杰森只不过是前后脚,即使杰森独自行动,也不会走太远。

看着花开院树的离去,花开院晴却是没有移动。

他在等待。

他相信惠丽晶会进来。

惠丽晶就是那种很好懂的人,看一眼就知道惠丽晶在想什么了。

一秒。

十秒。

三十秒。

足足两分钟过去了,惠丽晶并没有出现。

“看似是同一入口,但是进入的位置却是不同吗?”

花开院晴虽然没有等到想要等的人,但是证实了眼前的猜测后,他并不是一无所获。

相反的,他有了相当的收获。

在证明了这一点后,花开院晴开始想要证明第二点。

这个分派是随机的?

还是能够指定的?

或者是有一定规律的?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以那位家主的魄力,既然已经以整个家族为饵了,那就一定会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才对。

“也就是说,眼前的‘结界’,大概率是有着规律的,且被那位家主掌握了。”

为什么不是直接指定?

假如可以直接指定的话,花开院晴相信,在刚刚进入的刹那就会把他和花开院树分开。

人多力量大。

并不是玩笑。

特别是掌握着超凡力量的人聚合在一起,谁也无法保证发生什么。

所以,如果他是那位家主一定会把他和花开院树分开,且尽可能的远离花开院家的领地核心。

因为,和其他人的不同。

他和花开院树虽然是分家的人,但是主家的领地,他们也相当熟悉。

每一年,都会来上几次。

有的是因为祭祖活动。

有的是召开会议。

可不论怎么样,两人对于花开院家族核心领地是了如指掌的。

在被迷雾笼罩下,两个熟悉的人闯入,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我现在应该是在领地的边缘位置吗?”

“而且,应该是威胁重重的那种位置。”

“假如我是那位家主的话,一定会预料到分家的人会闯入,从而针对性的布置!”

想到这,花开院晴没有再移动。

而是坐了下来。

当然了,年轻的阴阳师并不是什么都不做。

他抖了抖袖子。

七八个剪纸人就从袖子口跳了出来。

每一个剪纸人都是圆圆的大头,然后略显短小的四肢和同样圆润的躯干。

跳到了地面上后,这些小人先是冲着花开院晴鞠躬行礼。

接着,就蹦蹦跳跳的向着迷雾内走去。

既然已经被针对布置了。

那就不要轻举妄动。

探查,就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了,如果能够找到杰森,就是再好不过了。

……

“咦?杰森呢?”

急匆匆的闯入迷雾中,惠丽晶没有发现杰森的踪影,显得十分失望。

尤其是周围的黑色迷雾,更是让她有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小心点。”

“这里的雾气有古怪。”

“还有……”

虎千代提醒着好友,不过,话语还没有说完,转身就是一刀——

锵!

寒芒一闪。

等到惠丽晶再次回过神的时候,虎千代已经收到归鞘了。

咔!

刀鞘传来的清脆响声中,惠丽晶这才看到,一个类人形的怪物不知道什么出现在了她们身边。

这个怪物四肢修长,身上有着褴褛遮掩,双臂几乎能够过膝,爪子锋锐无比,看起来像是小匕首,嘴里的獠牙更是一个个的凸起,凌乱的让人看到就头皮发麻,但没有眼睛,也没有鼻子,仅有嘴巴和耳朵。

“这……”

虎千代看着这样的怪物沉吟着。

“我怎么感觉这怪物完全契合眼前的环境啊?”

“它们好像就是为了眼前的环境而生的。”

惠丽晶说出了虎千代的想法。

“不单单是这样。”

“你看它的衣服。”

虎千代则是察觉到了更多。

惠丽晶弯腰检查。

怪物身上的褴褛早已被迷雾中的酸性气体腐蚀的不成模样了,但是一些基本的线索还在,例如料子应该是棉麻的,缝制应该是机械而不是手工。

惠丽晶确认了这些后,扭头和虎千代对视了一眼。

两人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凝重。

接着,两人弯腰寻找起来。

很快的,更多的线索出现了。

银质的扣子。

现代化工艺的胸针。

还有破烂的皮鞋。

这些东西,两人可以肯定,都是源自这个怪物。

答案,自然是显而易见了。

“它之前是人!”

女侦探倒吸了口凉气。

“嗯。”

“应该是被什么感染了,才成为了这副模样——只是不知道,他是之前进入的那波人,还是之前就留守在这里的花开院家的人,或者是附属家族的人。”

“要是之前进入的那波人……那可麻烦了。”

虎千代语气沉重。

虽然认真的说起了,她今天才接触到了‘里世界’。

但是,脑海中多出的记忆,却让她比女侦探还要熟练的多。

在那份记忆中,她就曾经率领麾下和这种被感染了的,类似妖魔一般的家伙作战。

不是一次。

是几十次。

在那个年代,每年都会出现一两次。

甚至,更多。

直到她死亡时,都还讨伐了一批类似的妖魔。

不过,她讨伐的妖魔,要比眼前的这种强大的多,也狰狞的多。

眼前的类似‘妖魔’?

大多只能算是残次品吧。

估计是在制作的过程中,偷工减料吧?

“应该不是。”

“那些家伙可没有这么讲究。”

“而且,每一个都是全副武装。”

“周围没有一件类似的武器。”

女侦探基础的观察力还是有的。

“还好。”

“不是最糟糕的情况。”

虎千代松了口气。

她虽然不把这些残次品放在眼中,但是她也不是全盛时期。

甚至,她现在连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都没。

只是一个不得不依靠‘姬鹤一文字’才能够战斗的普通人。

尽管不会逃避战斗,但是这种无畏的战斗,虎千代还是不愿意见到的。

可是,任何事都不会因为人的意志而发生偏转。

就在惠丽晶、虎千代两人微微松了口气的时候——

踏、踏踏!

沙沙沙!

密集的响声出现了。

那是锋锐的脚掌踩在被腐蚀地面上,带起泥沙的响声。

不是一个。

是几十上百个。

也正因为数量众多,声音才会变得这么明显。

惠丽晶和虎千代两人对视了一眼。

刹那间,两人就有了一致的决定。

逃!

一两个这样的怪物对于她们来说,不算什么。

惠丽晶有信心依靠着火药武器的便利,干掉这些怪物。

可几十上百个?

恐怕子弹打光了都没用。

呜、呜呜!

风声从耳边擦过。

身后传来了怪物的嘶吼。

两人的奔跑,自然是引来了怪物的追逐。

毫不犹豫的,惠丽晶就向着身后扔出了一枚手雷。

轰!

爆炸声中,弹片飞舞。

追击的怪物一滞,这让惠丽晶和虎千代两人顺利的拉开了相当的距离。

但这样的顺利就是一刹那。

下一刻,更多的怪物追来了。

而且,不单单是身后,在那迷雾中,虎千代能够清晰的感知到,那些怪物在迂回包抄。

不行!

不能够在这样下去!

一旦被围住了,就死定了!

虎千代双眸中冷意一闪。

“晶,转身。”

“冲!”

虎千代说完,‘姬鹤一文字’径直出鞘。

锵!

一道长约3米的剑气,就这么从剑刃上甩出,将追击而来的怪物,拦腰而断。

顿时,即将形成的包围圈,出现了一个口子。

惠丽晶和虎千代从这个口子里冲了出去。

但是,怪物们还是紧追不舍。

一次、两次、三次……

包围一次次的形成。

又一次次的被突破。

可那些怪物的数量不仅没有变少,反而是增多了。

一开始惠丽晶、虎千代还能够大致记得她们进入的地方,但是当虎千代选择爆发了一次后,两人已经完全分辨不清位置了。

此刻,两人躲藏在一间塌了一半的烂房子中,做着最后的抵抗。

呼哧、呼哧。

惠丽晶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一旁的虎千代脸色也有点发白,刚刚的爆发,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消耗。

两人的体力开始见底了。

“混蛋,这些家伙怎么一直跟着我们?”

“是不是感觉我们好欺负?”

惠丽晶气恼的说着,手中乌兹冲锋枪的子弹却是不停的倾泻着,将几个靠近的怪物扫射了回去,然后,她靠着一旁的墙壁,快速的换着弹匣。

当耳中传来那特有的脚步声时,早就准备好的一枚手雷又扔了出去。

轰!

爆炸后,惠丽晶起身,射击。

又一次的,怪物被击退了。

惠丽晶没有敢松一口气,快速的检查弹药。

冲锋枪的子弹还有两个弹匣。

手枪自带一个弹匣。

手雷还有一枚。

这就是她的全部了。

当然,靴子里还藏了一柄匕首。

但是,惠丽晶并不认为这会对眼前的局面有用。

一旦弹药耗尽,依靠着眼前残垣断壁的防御,根本就是一击就破。

怎么办?

惠丽晶皱起了眉头。

虎千代则是闭着双眼抓紧休息着。

至少,她希望以更加完整的姿态帮助惠丽晶。

“抱歉。”

突然的,惠丽晶开口道。

“?”

虎千代睁开眼,疑惑的看着好友。

“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就不会来……”

“就算不是你,我也回来。”

“为了我的‘道义’!”

虎千代打断了惠丽晶的话语,抱着长刀的千金大小姐,在这个时候,用一种飒爽的姿态说道:“即使明知是死,我也要贯彻我的‘道义’!”

“为‘道义’而死……死而无憾。”

“可……”

满怀歉疚的惠丽晶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一阵阵低低的哭声打断了——

“呜呜呜,好可怕。”

“怪物,都是怪物。”

“不、不能哭,不能哭。”

“但是,不要哭什么的,做不到啦。”

“呜哇,我好害怕啊!”

抽泣声吸引了惠丽晶的注意力。

她不由自主的走向了房屋一侧,坍塌的墙壁那。

坍塌的墙壁与另外一侧的墙壁形成了一个夹角空间。

在那里一个抱着蒲公英的少女正在低声哭泣着,当发现惠丽晶的靠近时,少女马上向内缩了缩。

在看到这个少女的时候,惠丽晶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每天下午放学后会来她店里的樱桃等小朋友。

她们都是小小的,看起来那么的无害。

虽然眼前的女孩有点奇怪,抱着一株蒲公英。

不过,这个蒲公英为什么没有散开?

圆圆的,还毛茸茸的,有点可爱呐。

不由自主的,惠丽晶看向女孩的目光就变得温和起来。

“我没有恶意得,我是惠丽晶。”

女侦探尽量降低了声音,柔和的说道。

抱着蒲公英的少女眼角还带着泪花,但是在看到女侦探纯净的双眼和嘴角温和的微笑时,还是鼓足勇气,以颤颤巍巍的声音回答着——

“我、我是萤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