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一百零四章 抛出了‘饵’!

萤草?

好奇怪的名字。

是因为‘季夏之月,腐草为萤’吗?

可明明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啊?

惠丽晶脑海中浮现着不多的知识点,然后,下意识的一伸手。

她想要让小女孩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倒塌墙壁形成的夹角,看似很稳固,但是暗藏的危险却太多了,一个不好,眼前的小女孩就要被活埋的。

这是惠丽晶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

抱着蒲公英的小女孩,看着伸手的惠丽晶,身躯微微一颤。

她从没有过被这样的善待。

温暖的笑容。

明亮的双眼。

纯净的心灵。

她能够感受到眼前女子的善意。

不夹杂一丝一毫,其它的情绪。

也没有夹杂对她的看不起。

即使她是最为弱小的……式神。

不由自主的,小女孩将手伸向了惠丽晶。

当小小的手掌落在惠丽晶手中时,小女孩感受到了比想象中还要温暖的感觉,由手掌而生,弥漫至心底。

刹那间,她的心被填满了。

“来,小心一点。”

惠丽晶担心小女孩碰到头,抬手放在对方的头顶,示意小女孩走出来。

但是——

沙沙沙!

那特有的响动,却让惠丽晶一惊。

她回过了神。

怎么能够让小女孩出来!

外面要比这里危险的多!

想到这,惠丽晶马上再次蹲下了身,与小女孩平视着。

“萤草,听我说。”

“乖乖的待在这里。”

“外面太危险了!”

“记住,不要出来!”

惠丽晶这样吩咐着,然后,就开始寻找能够将萤草遮蔽的东西。

这些东西并不难找。

地上有很多砖石和碎木板。

惠丽晶开始搬动。

“晶?”

“你不要我了吗?”

小女孩泪眼汪汪的看着惠丽晶,宛如要被丢弃的小狗。

“没有。”

“我没有不要萤草。”

“只是外面太危险了,萤草出来的话……”

“那我把我的力量借给你!”

惠丽晶解释着,但是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萤草打断了。

萤草再一次的伸出手,拉住了惠丽晶的手。

一个浅浅的、甜甜的笑容出现在萤草的脸上。

也是惠丽晶在恍惚中,最后看到的。

等到她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她还是靠墙坐在那,一旁的虎千代发出了粗重的喘息声。

“怎么了?”

虎千代明显的发现了好友的不对劲。

“刚刚……我愣了多久?”

惠丽晶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但是到了嘴边,又转移了话题。

不是不想解释。

而是时机不对。

耳边怪物的嘶吼声,时刻提醒着惠丽晶。

“不到两秒钟。”

虎千代回答着。

接着,这位上杉家的千金就再次拔刀站了起来。

尽管身形摇摇欲坠,但是虎千代的面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战,不退。

本就是她的信念。

此刻,好友在身边。

她更是如此。

她要为好友争取出一线生机。

想到这,虎千代的双眼中的目光越发的坚韧了。

要上了!

深吸一口气,虎千代扭过头对着惠丽晶道:“晶,我……”

“你先休息一下。”

“接下来,交给我了。”

惠丽晶突然说道,更加令虎千代愕然的是,惠丽晶的手中绽放着一层翠绿的光芒。

光芒笼罩在她的身上,之前受到的伤害迅速的恢复着,喘息声,也极快的平静下来。

“这?!”

虎千代愣住了。

“刚刚发生了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一会儿再告诉你。”

“现在?”

惠丽晶看向了外面。

漆黑如墨般的迷雾中,怪物们嘶吼着,身影重重间,不知有多少。

但是,惠丽晶却是毫不犹豫的向外走去。

枪械还在身上,但是惠丽晶却没有再使用,相反的,一件特异的武器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蒲公英!

一株长长的,看起来毛茸茸的蒲公英!

惠丽晶轻轻的挥舞了一下。

呜!

凭空一镇闷响声,带起的狂风,席卷着周围细碎的沙石飞舞上天,一旁的虎千代更是不得不抬起胳膊挡在双眼前。

“这、这是蒲公英?”

虎千代愣住了。

“不对!”

“这绝对不是蒲公英!”

“这只是长得像蒲公英的长柄武器,或者本身就是攻城锤伪装的!”

虎千代迅速的摇了摇头。

好可怕的武器!

得有多重啊!

就算有着觉醒的记忆,虎千代也是无比震惊。

要知道,在她的那段记忆中,也没有谁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使用这种超重型武器。

没错!

超.重型武器!

当看到惠丽晶一蒲公英扫出,眼前的那些怪物就被砸碎的模样,虎千代很自觉的将其归类到了超.重型武器中。

与这些怪物交过手的虎千代,很清楚这些怪物皮肤的坚韧。

如果不是她使用的武器是‘姬鹤一文字’的话,普通的刀刃,根本无法破防。

而现在?

被蒲公英碰到的怪物,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就被砸成了一片肉泥。

尤其是那些被直接命中的。

更是直接化为一片血雾。

虽然不知道惠丽晶遇到了什么事。

但从眼前来看,是一件好事。

呼!

虎千代微微松了口气,但是双眼却没有放过对周围警惕的扫视。

尽管事情在向好的一面发展,但也不能够大意。

她需要以防万一。

这是她在战场上学到的。

且是她能够多次活下来的保证。

小路由蜂虽然没有上过真正意义上的战场,但是做为以‘占卜’出名的阴阳师家族的优秀继承人之一,小路由蜂自然有着自己独特的手法。

面对着眼前的黑暗,小路由蜂没有等待、停留,大踏步的向前。

不过,每走一段路,他都会掐指计算。

而每一次计算后,最为安全的路的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可是当小路由蜂走了一段时间后,这位年轻的阴阳师就皱起了眉头。

很简单。

最安全的,不一定是最正确的。

“那个家伙,早就预料到了可能会有擅长占卜的阴阳师闯入这里。”

“所以,将最正确的道路隐藏在了那些危机重重的方向之中。”

“而最安全的?”

“反而变得最没用了。”

小路由蜂瞬间就想明白了那位花开院家家主的‘把戏’。

虽然只是一个小把戏,但是不得不承认,真的很有用。

至少,现在的他无法真正意义上的锁定对方所在了。

因为,在他的占卜中,最安全的道路只有他现在走的这一条。

而最正确的道路?

则有五条之多。

根本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走完的。

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为了最正确的道路而来。

他是为了寻找杰森而来。

几乎是本能的,他就想要‘占卜’一下杰森所在。

但是,马上的,他就按住了这个想法。

之前的占卜,到现在他都记忆犹新。

没有经过杰森的同意,他可不会再次冒险了。

亏,吃一次就够了。

再多吃几次?

他可真的要死了。

要知道,上一次遭受的反噬,可都没有痊愈,到现在为止,他时不时的还会感受到心脏上传来的阵阵刺痛。

而每一次刺痛时,他都会想到土御门元。

毫无疑问,这是土御门元给他下套。

至于为什么?

既可能是报复他对‘畏字旗’的占卜。

也可能纯粹就是闲得无聊。

土御门元就是这么一个人。

谁也无法准确的预料到,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

甚至,小路由蜂怀疑,‘畏字旗’也是土御门元故意在装腔作势。

为的就是好好的‘捉弄’他。

不然的话,以土御门元的聪明,不可能看不出其中的猫腻。

毕竟,他早就发现了不对劲。

之所以会配合,也不过是他好奇操纵着背后一切的人是谁罢了。

现在锁定了花开院家的那位家主。

他早就没有了好奇心。

或者,准确点说,当杰森出现后。

他全部的精力就都放在了杰森身上。

除了杰森之外?

他都没有兴趣了。

包括,以往很感兴趣的土御门元。

阿嚏!

土御门元打了个喷嚏。

“谁在夸我帅啊?”

土御门元揉了揉鼻尖,轻声自语着。

然后,这位年轻俊美的阴阳师看着四周的黑色迷雾,感知着其中腐蚀的力量,还有暗藏其中的蛊惑人心的力量,忍不住的摇头。

“这么多年了。”

“还是没有一丁点儿的改变。”

“总是这样的话……”

“真的是让人提不起劲来。”

如果说在之前,土御门元还不确定那位花开院家的家主想要干什么的话,现在,他已经百分之百确认了。

“又一个被迷惑的家伙。”

“力量虽好,但不是自己的,终究无用。”

“只是不知道……”

“这里的一切,和繁华之月有关系吗?”

发出了这样的叹息后,土御门元就随手在身边布置了结界。

接着,席地而坐。

他进入这里,只是顺势而为罢了。

不是寻找杰森。

更不是寻找其他。

对于自己的主公,土御门元有着前所未有的信心。

杰森一定是不会出事的。

而其他?

刚刚也已经确定了。

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等待他的后手安排。

如果这里的一切和‘繁华之月’有关的话,那在关键的时刻,一定会露出破绽。

他如此坚信着。

毕竟,他已经把‘饵’抛出了。

……

“那个家伙和我们约定的地点竟然是花开院主家的领地?”

“他不会是花开院家的人吧?”

“例如那些分家的少爷?”

尤莉双手交叉枕在脑后,边走边说。

“有可能。”

“谁知道呢?”

“我们只是一群拿钱办事的人,剩下的?”

“我们不要太操心了。”

惠丽香无所谓的说道。

不论雇主是谁,只要按任务付钱就是好雇主。

至于更多?

她暂时还不想管那么多。

她现在只想多挣钱。

为什么?

没有任何天赋的她,想要更近一步的话,需要各种名贵的材料做为辅助,有一些更是罕有的。

而这些,都是需要大量的金钱。

有一些,更是有钱都买不到。

需要她更加的努力利用人情才行。

一想到这,惠丽香就觉得胸口发闷、发堵。

自己的妹妹,什么都不需要做,就会有人主动给与那么多。

而她?

努力了那么多。

最多也就是换来一句‘你没有天赋,学不来的。’

要不是她咬着牙不放弃的话,从一些渠道找到了一些锻体的秘术,恐怕现在早就因为种种打击,变得自暴自弃,真的去找那一千多个男友寻求安慰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

她才知道,自己的天赋真的很差。

需要加倍努力才行。

当然!

钱也得加倍。

不!

是,十倍!

“我感觉他想要在这里趁火打劫。”

“我们的下个任务会不是进入花开院家内啊?”

香橙则是有着不同的看法。

而这样的话语一出口,尤莉就双眼一亮。

花开院主家的领地!

她没有去过!

但是,早已经听过不知道多少次!

传闻里面有很多宝物的。

“别想了!”

“那种防护,不是一般人能够接触到的!”

“就算是现在,也一样!”

“甚至,你应该更加的小心——留下的,大概率是‘饵’!”

“花开院的那位家主可不是慈善家。”

惠丽香一看尤莉的模样,就知道自己的队友想干什么,立刻提醒着。

而香橙?

原本还想要欺负一下熊孩子的。

可是,还没有等她的话语出口,她的感知中出现的异动,就让她的目光看向了远处。

一个男人从那里走来。

普通的衣着,没有出彩的地方。

面容也算不上有特点。

但是,这幅面容,却让惠丽香、尤莉、香橙讶然。

因为,她们认得这副面容。

甚至,远距离的观察过这个人。

草野!

那个在‘拳皇大赛’预选赛上的指引者。

在‘绝命’号启程后,谋杀了花开院主家某位家老的人。

此刻,还被警方通缉着。

对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

答案自然是只有一个。

“你就是我们的雇主?”

惠丽香皱着眉,眼中带着凝重。

香橙也是一样。

她们两人对于雇主的身份,早已猜测了半天,但是根本没有想到雇主会是草野。

隐藏的这么深!

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两人猜测着。

就在惠丽香刚准备试探的时候,草野却是抢先开口了。

“是。”

草野十分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然后,草野用十分平和的声音说道——

“现在有新的委托交给你们……”

“保护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