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十五章 带偏

杰森是背对着车厢。

芬奇却是面对车厢。

几乎是在那只沾满了鲜血的手掌探出来的刹那,芬奇就看到了

数次的‘诡异’遭遇,早已让芬奇今非昔比了。

更重要的是,年轻人相信杰森能够处理这次特殊事件。

就如同以往一样。

在身旁马儿不安的嘶鸣中,这位年轻的警员没有慌张,掏出了左轮,瞄准着车厢的位置,等待着已经走过来的杰森的吩咐。

“有火吗?”

杰森站定在芬奇面前,很干脆的问道。

“有!”

芬奇没有犹豫,直接掏出了随身携带的火柴。

年轻人看着接过火柴的杰森划着一根火柴,再将这根火柴放入火柴盒内,接着……

一抛!

整盒燃烧着的火柴准准的落入了翻到的车厢内。

然后——

轰!

马车立刻飞上了天。

翻滚的烈焰中,那个未知的‘诡异’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露面,就灰飞烟灭了。

自始至终,杰森都没有回头看一眼。

芬奇则是愣愣的看着这一幕。

在年轻人的心中,一些念头不自觉的产生了:

没有什么是一箱炸药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

那就两箱!

“啊!”

急促的惨呼声让年轻人回过了神,他手中的枪口,转身指向了声音发出来的地方。

那是在街道的一侧。

一个面容消瘦,异常惨白的中年人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刚刚的‘诡异’是对方制造的?

年轻人心底想着,不由握紧了枪柄。

不单单是因为对方制造了‘诡异’,还因为对方挟持着……

塔尼尔!

年轻的鹿学院教师处于昏迷状态,毫无知觉的被人勒着脖子,芬奇只能从面色判断,塔尼尔并没有大事。

然后,芬奇就看到站在身边的杰森大踏步的向着对方走去。

芬奇嘴巴张了张,想要提醒杰森,塔尼尔在对方的手中。

可是随即,芬奇就闭嘴了。

“塔尼尔那么大的一个人,杰森阁下怎么会看不见?”

“这么做,必然有着自己的想法!”

顿时,年轻人瞪大了双眼看着杰森的一举一动。

就如同他之前学习邦迪一样。

此刻的年轻人,正在学习着杰森。

踏、踏踏。

杰森迈步向前,高大的身躯给与了挟持者莫大的压力。

尤其是在刚刚的‘秘术’被破后,遭受反噬的挟持者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斗志。

只是将达尼尔当做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你别过来啊!”

“你朋友在我手中!”

挟持着塔尼尔的人冲着杰森大喊着。

然后,杰森缓缓的抽出了宽刃短柄砍刀。

刀尖冲下,寒光四射。

挟持者心底一颤。

“只要你放了……”

呜!

对方还想要说些什么,杰森举起的刀就重重的劈下。

挟持者愣住了。

我有人质的啊?

他没看到?

不可能啊?

心底冒出了无数的疑问,但是面对着劈下来的刀刃,挟持者没有时间多想了。

对方一把将塔尼尔推向了杰森。

然后,转身就跑。

杰森侧身躲过塔尼尔,任由塔尼尔脸朝下摔在脚边,右手一抬就举起了‘温彻斯特兄弟’。

砰!

咔、咔!

砰!

富有节奏的上膛脆响中,挟持者直接被击飞。

杰森没有给对方任何再开口的机会,直接补枪,了解了对方。

而这个时候,塔尼尔醒了。

“嘶!”

“我的鼻子疼。”

捂着鲜血直流的鼻子,塔尼尔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然后,他看到了搜寻战利品的杰森。

塔尼尔一愣。

脑海中的记忆开始浮现。

和霍尔将案件讲述完毕后,他就碰到了……杜克!

没错,杜克!

然后?

杜克邀请他下午茶。

接着?

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只是反应慢,并不是真正蠢的塔尼尔脸色变了变。

“杜克是……”

塔尼尔脸色难看的向杰森问道。

“嗯。”

“就是你想的那样。”

杰森没有更多的解释,仅仅是点了点头。

他相信塔尼尔应该能猜到什么。

与此同时,战利品毫无所获的杰森站了起来。

相较于杜克,这个挟持者,全身根本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除了一柄左轮外。

想了一下后,将左轮就这么放到了外套的口袋中,杰森快步的走到了芬奇面前。

看着走近的杰森,年轻的芬奇眼中浮现了无比的敬意。

他刚刚才目睹了一次完美的‘拯救人质’教学。

堪称教科书般的范例。

他将铭记于心。

“去邦迪,让他带上足够的人手来这。”

“还有足够的……”

“炸弹!”

杰森压低了声音说着,不着痕迹的指了指豌豆街。

顿时,芬奇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翻身上马就冲着肯辛大街而去。

哒、哒哒。

马蹄与地面的碰触声中,芬奇的身影迅速消失不见。

直到这个时候,杰森这才扭头看向了正在给自己涂抹药水的塔尼尔。

塔尼尔十分娴熟的将药水从鼻梁上方倒下。

任由药液沿着鼻梁、脸颊而下,在到达嘴巴上方时,迅速低头,开始用手掌揉搓。

“你的鼻子经常受伤?”

杰森问道。

“没。”

“就两次。”

“一次是你救我,另一次也是你救我。”

塔尼尔摇了摇头。

“至于熟练?”

“这是一个药剂师的尊严!”

塔尼尔说着,语气中就不由多出了一分骄傲。

但药剂师和自己受伤熟练敷药有什么关系?

杰森心底不解。

而这位鹿学院的年轻教师却已经站直了身躯,认真的看着杰森,眼中满是感动。

他刚刚失去了一个朋友。

但却换来了一个真正的朋友。

虽然经历了痛苦,但却获得了真正真挚的友情。

与之相比,那点苦难算什么?

满怀激动的塔尼尔就要开口。

“救你是顺便的。”

“你也是被我牵连。”

“能救你,自然会救。”

杰森打断了塔尼尔的话语。

塔尼尔愣了愣,眨了眨眼,想了想。

好像……

貌似……

真的是这么回事啊!

他就是被殃及池鱼啊!

一想到这,内心的激动、感动全都不翼而飞,

本来不疼的鼻子,也再次的疼了起来。

下意识的,塔尼尔就想要问杰森要点补偿。

可看了看杰森手中的宽刃短柄砍刀。

塔尼尔认真的想了想。

还是算了。

谁让我们是朋友呐!

想通了的塔尼尔,就准备说点什么活跃一下气氛,但是他突然发现好友杰森的注意力早已不在这里。

而是看向了豌豆街。

塔尼尔马上明白了自己好友在想什么。

他立刻强调道:

“贝塔爵士不会参与到这样的事情中!”

“他的公正是众所周知的!”

“而且,他还很乐意帮……啊!!!”

“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