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一百零八章 落子无悔!

呼!

好似风,从破碎的虚空吹来。

花开院树、花开院晴、土御门元、小路由蜂、虎千代顿时就动不了了。

压制!

完全的压制!

生命层次上的压制!

几人宛如是天敌一般,那种颤栗、颤抖,让几人的心底不由自主的诞生了恐惧。

然后……

迅速的增长着。

就算是一直保持微笑的土御门元在这个时候,也是面色苍白。

他死死的盯着那片破碎的虚空。

他看着那正在缓缓靠近破碎位置的庞大身躯。

“你、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无比巨大的压力下,土御门元声音出现了卡顿,但还是结结巴巴的说完了。

“知道。”

“引来怪物……毁灭世界。”

花开院朗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的花开院朗,也被压制着。

不过,这位花开院的家主却还在笑着。

笑得十分开心的那种。

“你疯了吗?”

虎千代问道。

这在上杉家的千金看来,真的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身为花开院的家主,竟然要毁灭整个世界。

这样的人除了是天生的疯子外,就没有其它的可能了。

在她曾经生活的那个年代,有不少这样的疯子。

毕竟,物资匮乏,天灾连连,一些‘说法’就会变得很有市场,也会成为滋养邪教的土壤,她曾不止一次的讨伐过那些混蛋和可悲的愚民。

但,那是那时候。

现在?

物资丰富,只要有着勤劳,就会饿不死。

甚至,可以生活的很好。

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疯子?

尤其是这种疯子,还出身不凡。

上杉家的千金不解着。

不单单是虎千代,周围所有人都不解。

他们根本不知道花开院朗为什么这么做。

花开院朗看着众人的不解,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灿烂。

不解就不解吧。

反正他成功了。

这,就足够了。

“你是想让‘神秘’不再神秘,想要让‘里世界’被披露在所有人的视野中吧?”

突兀的,小路由蜂开口了。

花开院朗讶然的看向这位年轻的阴阳师。

“这也能够占卜?”

花开院朗好奇的问道。

“不算是完全的占卜,还有一点点推理。”

“你是花开院家的家主,还是‘花樱’的大首领,两者结合后,自然的会有一些猜测。”

“然后……”

“你很不甘心吧?”

小路由蜂突然问道。

“哦,你又推理、占卜出了什么?”

花开院朗笑着问道。

“火药的出现,让你很不甘心吧?”

小路由蜂沉声问道。

这样的话语一出口,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花开院朗的身上,土御门元的神情若有所思,花开院晴、花开院树也仿佛猜到了什么。

即使是虎千代的脸上也充斥着不可思议。

唯有惠丽晶略带茫然。

与众不同的表情,让花开院朗注视着。

“知道‘神秘侧’、‘里世界’的刹那,你恐惧过吗?”

花开院朗突然问道。

“嗯,害怕过。”

“杰森说过,这里是丛林法则。”

“稍有不慎,真的会死亡。”

惠丽晶很诚实的点了点头。

“是啊,谁面对一个陌生的世界,都会恐惧? 但是面对火药武器时? 却不会——人们只会把那当做武器,只会单纯恐惧握枪的人是谁。”

“至于枪械?”

“不少人是发自内心的喜爱。”

花开院朗叹息了一声? 然后? 又问道:“你掌握了神秘、超凡的力量,感到了喜悦吗?”

这是花开院朗又一次询问惠丽晶。

惠丽晶的回答没有改变。

“喜悦啊!”

“我高兴极了!”

看着惠丽晶真诚的模样? 花开院朗又一次笑了。

“那就好。”

说完,这位花开院的家主就这么的抬起了头? 看着远处破碎的虚空。

无形的风吹过他的大氅。

青发巾猎猎作响。

“喂!你这个混蛋!”

“毁灭世界?说着这么没有边际的话语? 就是为了将‘神秘侧’、‘里世界’彻底的公开,让所有人都接受它,让它变成和火药武器一般的常规存在吗?”

“别太自以为是了!”

“你以为事情真的会按照你的想法进行吗?”

花开院树盯着这位家主,低吼着。

“天然气爆炸这样的借口可阻挡不了? 那里!”

土御门元指了指破裂的虚空。

天然气爆炸? 可炸不到天上。

更何况,以这种高度和巨大的程度,整个近畿地区都能够看到。

这是在任何常规手段下,都无法解释的。

而且!

对方的布局远远不止这些。

“他是真的计算好了——你没有发现,最近‘里世界’的那些老家伙都没有出现吗?”

“少了这些老家伙的掣肘? 这样的计划说不定真的能够行得通。”

“当然了,他是疯子也是毋容置疑的。”

土御门元提醒着。

那些老家伙?

花开院树一怔。

确实!

最近他真的没有见到那些烦人的老家伙们? 一开始他以为是‘畏字旗’之类的事情,让这些混蛋没有精力来针对他。

现在看来? 应该是花开院朗还布置了什么。

“疯子?”

“我承认啊!”

“我自己都称呼自己是疯子!”

花开院朗收回了目光,他很想要耸个肩。

但是? 无形的压力下? 他根本做不到。

只能是? 再次叹息了一声后,开始了讲述——

“他们阻碍了‘里世界’一次又一次。”

“他们让超凡的荣耀一次又一次的被玷污。”

“所以,我请他们暂时离开了。”

“之后?”

“他们回来后,估计让我魂飞魄散的心都有了——真的悲哀,一群明明有能力改变一切,让‘里世界’变得更加繁荣的人,却墨守成规。”

“你们知道我当时说出希望‘里世界’如同火药出现在众人的视野,然后崛起时,那些老家伙怎么说的吗?”

“‘里世界’的强大,来源于它的神秘,没有了神秘,它将不再强大!”

“强大?”

“日益弱小的‘里世界’竟然还被称为强大?”

“这是多么的自欺欺人啊!”

“拥有传承,且有着资源的前提下,一个‘里世界’成员成长起来需要多久?十年?二十年?但是火药武器的催化呢?一个合格的枪手只需要三个月,甚至更少的时间!”

“一对一的情况下,‘里世界’成员完胜!”

“可是当对手变成了十个、百个呢?”

“死得绝对是‘里世界’成员。”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竟然还在说,‘神秘’才是强大。”

“真是可笑!”

宛如是倾诉一般,花开院朗语速极快的说道,说到激动处,面容还泛起了红色,但是,很快的,他就冷静了下来。

“如果不改变的话,‘里世界’就要灭亡了。”

“带着往日的光辉,一起进入坟墓!”

“我不想要这样,所以,我进入了‘花樱’,成为新的‘花樱’大首领,我希望改变——我希望给与‘里世界’一个重新崛起的机会。”

“但……太难了。”

“难到了我觉得绝望。”

“成就、固执的观念,不单单是‘里世界’的人,还有‘现世’的人,都一样。”

“想要让两方和平的接受彼此,根本不可能。”

“所以,我最终选择了一个激烈的做法。”

花开院朗缓缓的说道。

“激烈的做法?”

“毁灭世界?”

惠丽晶不可思议的看着花开院朗。

“只有在灭世的灾难之下活下来,‘现世’的人们才会真正意义上的看重‘里世界’的秘术、传承!”

“只有在灭世的灾难之下活下来,‘里世界’的人们才会发现现有的人数注定了应对不了大灾难,扩充人员将是势在必行的。”

“只有这样,双方才能够交流。”

“一开始或许会磕磕绊绊。”

“但最终——”

“会引来我期待的盛世!”

花开院朗平静的回答着,在月亮的照耀下,一层光辉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虔诚?

狂热?

都不足以说明这个时候的花开院朗。

那是一种殉道者才有的理想化。

即使……

他很疯狂。

花开院晴、小路由蜂、虎千代看着这个模样的花开院朗,皱起了眉头。

他们想说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土御门元则是赞叹了一声。

“值得称赞。”

“可惜就是太蠢了。”

土御门元惋惜的说了一句。

“懦夫!”

“既然那些老家伙是阻碍你的人,你把他们干掉就好了。”

“为什么你要用这种方式?”

“你知道那个家伙进入到‘现世’会牵连多少人吗?”

花开院树则是大声咒骂着。

“知道!”

“我也想这么做!”

“但我等不及了!”

“因为……”

“我怕几十年后,我也成为了那样的老家伙,一切变得得过且过,一切变得随波逐流。”

花开院朗的回答让花开院树语塞。

他瞪视着自己的家主。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家主这么的混蛋。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混蛋。

“XXX!”

花开院树再次咒骂。

“原来是这样吗?”

惠丽晶也在叹息着,然后,她走到了花开院朗的面前。

这一举动,顿时吸引了所有人。

走?

为什么惠丽晶还能够行动?

“你?”

花开院朗惊讶莫名,下意识的张嘴,但是——

呜!

蒲公英砸下。

没有砸在头顶,而是落在了花开院朗的鼻子前,庞大的风压,直接扯碎了花开院朗的头巾,让对方的长发在狂风中飞舞。

脸部生疼。

丝丝鲜血溢出。

而惠丽晶的声音则是清晰的传入。

“虽然我听花开院朗阁下您说了这么多,但是到现在我还不太理解在您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也无法劝说你什么,毕竟,我没有经历过这些。”

“我自然是没有资格说什么安慰的话语,更没有资格全您大度。”

“但我知道!”

“在近畿地区,有着我的朋友!”

“我希望每天开门时,能够看到岩石老板靠在躺椅里的样子。”

“我希望每天傍晚时分,樱桃能够带着小伙伴来我的店里买布丁。”

“我希望樱桃的爷爷可以笑呵呵跟在后面。”

“我希望看到杰森坐在店铺的角落里大吃大喝的模样。”

“所以,我不允许有人破坏这些!”

“如果有人破坏的话——”

“我就打倒他们!”

宛如是誓言的话语,惠丽晶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

一股莫名的气息开始从她身上飙升。

而在惠丽晶的心底,‘萤草’感受着惠丽晶的决心,马上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晶!’

‘我们共进退!’

‘我会拼尽全力的!’

‘萤草’说着。

“好!”

惠丽晶回答着。

然后,女侦探转身就向着那破碎的虚空冲去。

就算这个从虚空而来的怪物很可怕!

救援这个从虚空而来的怪物很强大!

但,她说到做到!

她要守护她的城市。

她要守护他的朋友。

为此!

她愿意拼命一试!

看着惠丽晶的背影,虎千代全身颤栗了。

不是害怕。

是激动。

是遇到了‘同道’者的激动。

义之所至!

万死不辞!

心底的共鸣刹那间引起了虎千代全身的变化。

蓝白色的裙甲代替了原本的衣裙。

‘毘’字旗迎风而立。

‘姬鹤一文字’发出了颤音。

“晶,等等我!”

重新能够行动的虎千代直接追上去。

“诶呀呀,让两位女士冲锋陷阵,真的是不够绅士啊!”

土御门元这样说着,淡淡雾气开始笼罩了他的身躯。

当雾气散去时,一双狐狸耳朵,出现在了头顶,三条毛茸茸的尾巴出现在了身后。

狐狸!

当看到土御门元脸上淡淡的胡须时,所有人都这样想道。

“这副模样不太好看。”

“不过,这个时候,顾不上那么多了。”

土御门元说着,身影一闪就消失了。

一同消失的还有花开院晴。

这位年轻的阴阳师的身后再次迸发着那种特意的力量,但是不再是向外,而是向内。

“二档!”

带着轻声话语,花开院晴如同影子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明明是最后出发的,却强到了第一个。

嘎、嘎!

冰霜蔓延,一层盔甲出现在了花开院树身上。

一同出现的还要完全以冰霜构筑的剑。

这位声名狼藉的年轻阴阳师一言不发的追了上去。

他是不喜欢这里。

但是,他喜欢的奶茶店都在这里。

他的好友也是在这里。

以绝望挥剑,着逝者为铠!

他不允许更多他不喜欢的事情发生。

如果谁敢阻止他。

斩!

人们纷纷离去,只剩下了茫然的花开院朗和小路由蜂。

发生了什么?

不是都被压制了?

怎么一个个又行动自如了。

花开院朗想着目光看向了小路由蜂。

擅长占卜的小路由蜂露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得微笑。

“和他们不一样,我就是个普通阴阳师。”

小路由蜂这样的说道。

花开院朗默认了。

然后,小路由蜂就这么闭起了双眼,他的手掌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枚棋子。

一黑一白。

棋子刚一出现,就飞向了那破碎的虚空。

“不得贪胜,不可不胜。”

“彻,看你的了。”

小路由蜂轻声说道。

接着,他继续用尴尬而不失礼的微笑看着双目圆睁的花开院朗。

“这不是我。”

“是彻。”

面对着解释,花开院朗根本不相信。

而在远处,一直盘膝而坐,闭着双眼的花开院彻,在棋子飞出的刹那,就睁开了双眼。

他高高举起了右手,中指压在食指上,犹如捏着一枚棋子。

然后,重重落下——

啪!

“天元.天地大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