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一百一十一章 我心坦然!

夜宵?

庞大的怪物听着这样的话语,顿时怒吼连连。

虽然许久没有进入到这片‘现世’,但是一些话语即使经过了时光荏苒后,它依旧是懂的。

例如:XXX,XXX和XXX。

还有吃饭、宴席、夜宵之类。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算你不懂的对方的语言,但是听到Fxxk之类的话语,还是能够明白这是骂人的话语。

就好像是饥饿从不掩饰一般。

“蝼蚁!”

“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我可是八山……啊!”

庞大怪物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剧烈的疼痛打断了。

近在咫尺的杰森,直接撞在了它的眼睛上。

手中的短刃为锋,一路劈荆斩锐。

咚、咚咚!

心脏急速的跳动着,【冲锋】的力量余势未消,让杰森可以继续在怪物晶状体的眼睛内前行着。

当然了,为了不浪费。

这个时候杰森的嘴已经张到了极限。

硕大的嘴巴,锋锐的獠牙,要远远比短柄宽刃砍刀更加适合开路。

而且,下一刻,杰森就收起了短刃。

然后……四肢着地,双手双脚并用,开始飞速的前行。

这种前行的方式,对于杰森来说也不是第一次了。

面对超大型食物的时候,他选择这种独特的进食方式。

看似不雅,但是却能够吃得更多。

当然,不能够消毒是杰森唯一的遗憾。

“疼疼疼!”

庞大的怪物感受着眼睛被吞噬,顿时连声呼疼。

这样的疼痛,不单单是一颗头颅的。

而是串联在八颗头颅之内的。

被疼痛刺激到的剩余七颗头颅,齐齐的撞进了‘现世’。

轰!

如果说之前是一座山峰落下的话。

此刻,就是山脉!

巨大无比的八座山峰形成了连绵的山脉,从天空中坠落。

当它们落地的刹那,就好似古神话上演般。

所有人,都在恍惚间,看到了支撑天地的通天支柱!

但是,没有一丝一毫沟通人间与神界的‘神圣’。

有着的,只是狰狞、恐怖。

与……

贪婪!

十四双眼睛贪婪的看着‘现世’,吐出的信子,黝黑‘修长’足有百米,一吐一缩就有大片的树林被摧毁。

“现世!现世!”

“我回来了!”

“这一次……”

“谁也不能够阻止我!”

最为粗壮的蛇头大声的喊道。

“杀杀杀!”

“毁灭!毁灭!”

“蝼蚁们献祭吧!”

宛如雷霆的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恐怖,十四双宛如巨大版红灯笼果的眼睛,绽放着从远古就积累而来的杀意。

然后——

“疼疼疼……”

也是雷霆般的声音,但是语气却带着不同。

那是委屈、无助。

七颗巨大的头颅看向了那个正左右摇摆,宛如海草般的头颅。

只是被串联了疼痛的它们,永远无法真正意义上体会到那种被吞食的疼痛。

没有切身体会。

自然没有相同的感受。

它们或是疑惑或是鄙夷或是不屑的看着这颗头颅。

“够了!”

“我们……”

砰!

最为粗壮的蛇头想要说什么,但是话语才出口就被打断了。

一颗毛茸茸的蒲公英砸在了它的下颚上。

巨大的力量让这宛如山巅的头颅高高上扬。

而这并不是结束。

挥舞着蒲公英的惠丽晶,冲向了剩余的蛇头。

“滚回去!”

“滚出我的世界!”

女侦探一边挥舞蒲公英、一边大吼着。

勇武!

任何人看到这个时候的女侦探,都会去心底产生这样的想法。

同样的,也会被激励。

花开院树这个声名狼藉的年轻阴阳师,此刻身着一副冰霜铠甲,手中的冰霜之刃冒着冻结空气的寒冷,他双眼冰冷的看着这庞然大物。

没有丝毫的后退。

更没有一点的犹豫。

手中的冰霜之刃对准了最开始被惠丽晶砸起,此刻回过神要攻击的最粗壮蛇头——

嗖!

冰霜之刃打着旋儿,飞了出去。

叮叮叮叮!

连续四次的碰撞,剑刃没有刺破蛇鳞,但是一层冰霜却覆盖在了蛇头上。

顿时,蛇头的反应一慢。

这个时候的冰霜之刃已经返回到了花开院树的手中。

冲锋!

挥砍!

花开院树对准了最近的蛇躯斩去。

哗啦啦!

覆盖在蛇躯上的青苔、桧树和杉木成片的倒下,两道硕大的血痕出现在了身躯上。

吼!

最粗壮的蛇头舍弃了惠丽晶,愤怒的向着花开院树冲来。

但花开院树却是轻松闪避。

速度!

不知何时,花开院树的速度开始变得更快了。

但就算是这样,也无法和花开院晴相比。

全身上下冒着热气的花开院晴,犹如是火箭飞行般,在巨大的怪物间来回穿梭,他的拳头一次又一次的击出,速度快到了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残影。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一拳又一拳。

每一拳都灌注着属于格斗家与阴阳师结合后的力量。

每一拳都是全力以赴。

每一拳都将周围的蛇鳞打得四分五裂。

啪啪啪!

蛇鳞破碎的声音连成了一片。

腥臭的汁液四处飞溅。

但是,对于庞大的怪物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

受伤的面积太小了。

对于山岳一般的怪物来说,就好似扣下了一粒石子般。

小!

小到了忽略不计的地步!

不过,这依旧让怪物感到愤怒。

这是它在这片现世遭遇的又一次抵抗。

比之前还要微不足道的抵抗。

但正因为这样,才更加的让它感到愤怒。

“蝼蚁!”

最为粗壮的蛇头怒吼了一声。

剩余的蛇头,除去那个来回摇摆的外,都开始纷纷立了起来。

然后,狂风开始肆虐了。

还没有任何实质上的攻击,仅仅是前奏,就让人充满了不安。

而在这个时候——

“子弹上膛的声音,是我唱歌的先兆!”

低而温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好似狐狸一般,拖着三条尾巴的土御门元不知何时半跪在地,手中拖着一柄夸张的狙击枪。

不!

那已经不能够说是枪了。

应该,说是炮了。

下一刻!

砰!

扳机扣动,枪声响亮!

立起的一颗蛇头,突然惨呼连连。

它的一只眼睛出现了碎裂。

接着……

砰、砰!

又是两枪。

另外两颗蛇头也高高昂起,惨呼不止。

“击穿盲点!”

土御门元一笑,托枪而起,整个人向后一跃,手指扣动扳机,手中的枪再次响起。

砰!

响亮的枪声中,刚刚冲击而来的蛇头,一只眼睛再次被打瞎了。

而土御门元却在落地的刹那,消失无踪。

只留下,那融入风中的话语。

“无人可见,无人能敌。”

吼!

巨大的蛇头重重的砸在地面上,顿时,地面下沉了数米。

但是没有用。

这个时候的土御门元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愤怒的蛇头连连砸击。

除去将地面砸得更加下沉外,根本没有用。

反而遭受了又一次的枪击。

土御门元不知道何时再次出现,又给了蛇头一击。

这让这颗蛇头越发的愤怒。

它咆哮连连。

声音在整个岛内回荡着,但是很快的,这声音就被压了下来。

风吹过大旗的声音。

一面硕大的‘毘’字旗迎风招展。

哪怕是在黎明前一刻。

所有人,都能够注视到这面棋子的光辉。

“诸位,抱歉。”

“我现在需要你们的力量!”

虎千代带着歉意自语着,然后,一挥手中的‘姬鹤一文字’。

寒芒在刀刃上凝聚。

当光辉达到了极致时——

踏、踏踏!

马蹄声。

脚步声。

由远而近,从模糊变得清晰。

一支军队从远处奔来,马队在前,步兵在后,身披盔甲,高举旗帜。

毘!

上万军马,令行禁止。

看着那身穿蓝白色裙甲的少女,齐齐高呼。

“龙!龙!龙!”

声音震天,令人骇然。

隐匿在暗处的土御门元侧目看去。

“亡灵?”

“不对!”

“没有阴冷的气息,反而是灼热感……英灵吗?”

土御门元皱起了眉头。

他有些不太确定。

眼前的军队看起来和英灵类似,但是不可能是英灵的。

要知道,在岛外的某个绝对的大势力的英灵殿内,也不可能有上万英灵。

毕竟,不是谁都能够进入英灵殿的。

而且,那还关乎‘神恩’之类的另外一种体系。

怎么回事?

土御门元不解。

不过,有一点土御门元可以肯定。

他们的胜算又多了一分。

事实上,也是这样。

当这万人好似是‘英灵’的军队出现后,庞大的怪物竟然短时间的被压制住了。

七颗巨大的头颅怒吼连连。

但是,换来的却是惠丽晶连连挥舞的蒲公英。

而虎千代则是指挥着自己的军队配合着好友。

嗖嗖嗖!

咔咔咔!

箭矢如雨、刀剑如林。

人数在这个时候产生了质变。

尤其是当花开院树、花开院晴和土御门元这三个在岛内都足以称得上顶尖的阴阳师加入其中后,庞大怪物身上的树木、苔藓迅速的被清理,鳞甲一点一点的破碎。

汁液横飞。

空气中充斥着恶臭。

胜利,似乎就在眼前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庞大怪物的身躯也通过了虚空的裂缝。

轰!

当那身躯落地的刹那,大地都颤抖起来。

宛如是十级大地震般,地面晃荡,一道又一道的裂缝出现在了大地上,仿佛是皮肤被滑烂,鲜血涌出一般,地下河道的水汹涌而出。

一开始众人并没有在意。

地面开裂,地下水涌出是正常的。

但是,很快的,当这样的水没过脚面时,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对。

水太多了。

“小心,是洪水!”

虎千代脑海中的记忆力的一幕,迅速的与眼前的一幕相呼应。

记忆中并不是战斗。

而是看书。

她在当时十分爱好阅读,手下们会特意收集一些书籍来给她。

其中就有着类似记录眼前怪物的事迹。

‘大蛇横行无忌,河川泛滥吞食稻田。’

那本书上还画出了好似鳞状般的沙洲,以及一条蜿蜒比河川还要巨大的‘蛇’。

正因为这张图画,虎千代记住了内容。

不过,在心底,虎千代却是不太相信的。

她是‘里世界’的一员。

她见识过妖魔。

虽然妖魔无比的强大,但是就算是其中的大妖魔也根本达不到这种夸张的程度。

毕竟,这已经是灭世了。

洪水灭世?

怎么可能!

这是千年前她的想法。

而现在?

她的脸色大变,看着短短时间内就已经达到了常人大腿位置的水,脑海中开始浮现出一幕幕恐怖的画面。

“往高处走!”

虎千代大声的喊道。

并不是提醒在场的众人。

而是——

山下的人们!

“长官?”

浦岛看向了凉介。

“听那个小姑娘的!”

凉介毫不犹豫的说道,他的经验告诉他,听对方的没错。

但是,下一刻,这位中年警官就傻了眼。

他们现在是在山脚的位置,想要往高处走就是山峰上。

而那里,正在发生着大战。

上去,就是死路一条。

不上去?

似乎也是死路一条。

与凉介一样尴尬处境的人不在少数,那些里世界在近畿地区的成员都是这样的。

躲在远离战场的角落里,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完全的不知所措。

反而是那些在市区的普通人,一个个的快速行动起来,携家带口的开始逃离。

他们不知道虎千代说得是不是真的。

但是,那巨大的八颗蛇头却是真的。

所以,他们愿意相信,虎千代的话语。

不过,还是太慢了!

仅仅是一分钟后——

轰隆隆!

滔天的巨浪从山巅涌出。

刹那间,就有百米之高。

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

丈夫抱着妻子,妻子低声抽泣。

母亲抱着孩子,抬手捂住了孩子的双眼,父亲抱着妻儿,双臂用力,似乎想要在最后一刻保护妻儿。

即使,他知道没有用。

凉介、浦岛一众零课成员,看着即将落下的巨浪,一脸的绝望。

完蛋了。

所有人都这样想着。

凉介也不例外。

他默默的又拿出了一支烟。

这个时候,他除了点烟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啪!

火苗升起。

轰隆隆!

巨浪径直砸下。

“去死吧!”

“蝼蚁们!”

“世界将会重归汪洋!”

庞大的怪物大声的宣布着。

这样的话语宛如是宣布。

不可置疑。

不可违背。

所有人在绝望中,无奈的选择接受。

在这样的灾难面前,他们又能够做什么?

只能是等死啊。

还有……

祈祷!

祈祷有人救救他们!

但,就算祈祷了,他们也知道这是微乎其微的。

不可能的!

不可能有人真的能够救他们!

越发的绝望了!

整个夜晚的世界,在这一刻仿佛变得灰暗起来。

浓郁的负能量好似实质。

感受着这份绝望,庞大的怪物放声大笑。

“哈哈哈!”

“蝼蚁!”

“这就是蝼蚁!”

整个世界,似乎也只剩下了这放肆的笑声,这让怪物越发的得意了。

但,下一刻——

踏、踏踏。

清晰的脚步声在夜晚响起。

一道身影穿过了因绝望而呆滞的人群。

破旧的僧衣在繁华夜晚的都市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更加格格不入的是那淡淡的金色光辉。

由身躯内,向外绽放的金色光辉。

沐浴在金色的光辉中,惊恐的人们迅速的平静下来,他们的双眼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眼前这位一步一步向前而行的老和尚。

一步,一步。

穿过都市。

一步,一步。

穿过郊外。

一步,一步。

登上山巅。

一步,一步。

靠近巨浪。

老和尚看着眼前的巨浪,心底惶恐到了极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巨浪突然静止了,他就是来尽他的一分力而已,怎么会发生这样得事情。

但是,他知道所有人在看着他,那些刚刚得到安抚的人正在看着他。

所以,他只能向前。

不为自己。

只为众生。

不要失望!

要……心怀希望!

想到这,老和尚心底突然坦然了。

死就死吧。

被巨浪吞噬就吞噬吧。

这一切,他不是早就预料过了吗?

他继续迈步向前,双手微微合十——

“南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