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章 晚餐!

黄四低头看着穿透胸膛的刀刃,张开嘴就要嘶喊出声。

但是,一张嘴,就是一个鲜血喷出。

噗!

刀刃离体,黄四软倒在地,彻底的不能活了。

吱呀。

门轴与门框的的摩擦声中,小院的门彻底的关闭了。

鲜血、尸体与小院,仿佛隔离在了整个世间之外。

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屋顶上的放哨的那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结束了。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杰森已经出现在了面前。

“你是谁?”

“知不知道这里是哪?”

“来人呐!”

放哨的那人高声大喊,但是小院内却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动静。

这人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

看着眼前戴着怪模怪样面具的杰森,冷汗溢出。

“大爷,我就是个……”

噗!

杰森手中短柄宽刃砍刀一挥,鲜血飘散。

对方捂着喉咙倒地,同样静悄悄的。

在进入到小院的时候,杰森已经开启了【静音术】。

获得了‘童守寺传承’的杰森,简直是如虎添翼。

不说其它,单单是【静音术】和杰森的‘潜行’就是绝配,如果再搭配【雾隐】或者在夜色中施展,真的是可以做到无声无息杀人。

纵身跳下屋顶,杰森直奔小院中的正房而去。

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小院。

院中间放着一张桌子和椅子,桌上有茶壶、茶杯,还放着一碟瓜子。

而椅子背上则是挂着一件衣裳,看模样应该是刚刚那个看门胖子的。

很明显,不需要开门的时候,对方就待在这里喝着茶,嗑着瓜子。

院子的右边是厨房,杰森不用进去,只是闻味儿就知道。

左边是一堵高墙,枯了的葫芦藤和爬山虎死死的扣在墙上,灰色的院墙和枯黄色的植物,让这堵墙看起来就死气沉沉的,十分不舒服。

院子的正对面就是正房。

杰森推门而入。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

“大!我压大!”

“小!肯定是小!”

刚一进入房间,吆喝声就此起彼伏。

五个壮汉围在一张桌子起大呼小叫着,周围家具老旧,光线阴暗,哪怕是下午,都需要点着几盏油灯才能够看清楚赌桌上的点数。

嗤!

油灯的灯焰跳动着,周围的影子随之大小变换,仿佛是扭曲般。

可是沉浸其中的五人根本没有理会。

估计是风。

他们早就习惯了。

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骰盅上。

“大大大!”

“小小小!”

每一个人都是嘶声大喊。

终于庄家开了,双手拿着骰盅缓缓离开了桌子,然后,就在其余四人要看到骰子数的时候,骰盅又重重的落了下去。

“你干什么……啊?”

其中一个赌徒当即不满的喊起来,但是,刚一抬头一捧腥臭的鲜血就喷散而来。

噗!

这个赌徒被喷了一脸。

不单单是这个,剩余的三个也是。

四人慌乱的擦脸。

而这也是他们人生中最后一件事了。

杰森手中的短柄宽刃砍刀飞速掠过了四人的喉咙。

对杰森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困难。

就如同是用苍蝇拍打死了几只苍蝇一般。

甚至,比打死苍蝇都容易。

毕竟,苍蝇还十分警觉。

而眼前的五个人?

早已经沉浸在了赌桌上,根本没有一点警惕性。

解决完了五人,杰森想着里屋走去。

刚一进门——

呜!

破空声响起。

一道寒芒从门后而来。

手持匕首的大汉,面容狰狞,眼中充斥着杀意。

匕首又急又快。

显然,对方十分擅长使用匕首。

事实上也是这样。

赵洋做为这帮人的老大,不单单是心狠手辣,手底下也有着相当过硬的功夫,尤其是一柄匕首,当初可是在山城搏下了不小的名号,哪怕是武馆街的几个馆主也不敢小觑,要不是自知没能力闯过武馆街立下的规矩,他也早就去武馆街开馆收徒了。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早年背上了人命官司。

他可不能真正意义上的‘露面’。

但是,这不妨碍赵洋能够过得很好。

在这个世界,只要没什么底线,想要过好的话,实在是太简单了。

就好似他。

设两个赌档,没事再贩卖几个人,日子简直不要太逍遥。

不过,该有的警惕,赵洋还是有的。

那柄带着杀戮的匕首,他是从不离身的。

就好似刚刚,一下子安静下来的时候,他马上翻身而起,拿着匕首就躲到了门后。

他不知道来的是谁。

他得罪的人不少,山城里想要他命的人至少超过了十个。

而这些家伙,都和他一样是亡命徒。

所以,他很清楚,想要活着,就只能是先快速的杀掉几个敌人。

然后……

跑!

地方没了不可怕,手下没了也不可怕。

凭他的能耐,给他几个月的时间,就又能拉起一帮人。

那些手下死了就死了吧。

最重要的是,他活着。

而对此,赵洋信心十足。

他可是真正完成了练‘筋肉’的武者,寻常十个大汉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更不用说是突然袭击了。

“死吧!”

看着身前高大魁梧的背影,赵洋低喝着,手中的匕首直直刺出,对准了杰森的后腰。

但是,就在匕首距离杰森后腰只有一拳距离的时候,杰森突然一弯腰,左腿顺势勾起,犹如是一只巨大的蝎子翘起了尾巴。

砰!

赵洋的下巴被狠狠的踢中,整个人双脚离地,向后飞出,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

足足停顿了一秒,赵洋整个人这才缓缓的下滑。

下巴早已粉碎,连带粉碎的还要大半张脸,脑浆子顺着破烂的鼻孔流出。

赵洋抽搐了两下就没了气息。

到死他都没有想明白,杰森怎么这么快。

明明身形看着是力量大、缓慢才对。

杰森扭头扫了一眼赵洋。

“这应该就是这伙人的头了。”

截然不同的反应,还有刚刚的身手,让杰森有了一个较为明确的判断。

然后,杰森开始迅速的搜查起整个小院。

他可不会放过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最终,确认这伙人死绝了。

也确认了这地方没有什么密室,也没有什么账本之类的,有着的只是几个铁笼子,就在赵洋的房间内,看起来像是关大型犬的,但实际上做什么的,杰森心知肚明。

看着上面残留的血迹,杰森将院子里的尸体拽了进来。

桌子上的煤油打翻在地。

然后,一根火柴扔了上去。

呼!

烈焰直接窜起。

杰森拎着搜出的103块大洋、几张纸票和10个金叶子消失在了院中。

火势漫延,很快的,整个房屋都被点燃了。

滚滚浓烟冲天而起。

铛!

铛铛!

“走水了!走水了!”

周围的邻里邻居全都奔走出来,开始救火。

甚至,还有一辆平板车改装的‘消防车’出现。

而当火势被浇灭后,屋子里的焦尸显露了出来。

“呀!死人了!”

一个邻居喊着。

周围的人开始避之不及,但也有大胆的想看热闹的,可都被那个推着‘消防车’而来的男人拦住了。

“都别动。”

“报官。”

男人说道。

“迅哥儿,这是咋了?”

又一个邻居问道。

“这些家伙虽然独门独院,但是进进出出的我见过,都是身强力壮之辈,而且,每一个都面色不善,应该不是什么良善人家,现在起了火,一个人都没有跑出来,显然不太可能,又不是七老八十的走不动道了,所以,我猜测是帮派仇杀。”

被称为迅哥儿的男子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后,周围的邻居们倒吸了口凉气,开始纷纷后退。

他们可都是贫苦人家,可惹不起帮派,更惹不起官府。

因此,当贾有才来到这的时候,是一位胡子花白的老人代表所有人出来接待的贾有才。

官府有明令,年过六十可‘免规’。

不仅不用跪拜了,一些所谓的规矩更是没了。

而看着眼前的老人,贾有才却是一阵头疼。

不是没有了好处,还因为老人早已经眼看不清楚,耳听不清楚,问什么都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这并没有难住贾有才。

蛇有蛇道,鼠有鼠洞。

他贾有才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虽然人活着的时候,不太管用,但是人死了,一定管用。

毕竟,帮派人士对地盘很看重的。

谁帮他,他就把眼前空出的地盘给谁。

这就是规矩。

当然了,份子钱不能少。

这也是规矩。

“小六,去打听打听消息。”

贾有才一挥手,一个面相机灵的捕快就跑了出去。

很快的,确切的消息就有了。

“头儿,这伙人是赵洋!”

“嘶,赵洋?”

“那个曾灭了人满门的赵洋?”

贾有才倒吸了口凉气。

“就是他。”

小捕快说着,也是一脸的惊骇。

而就在贾有才、小六面面相觑的时候,杰森已经返回了武馆。

这一次没有把大洋、金叶子放在之前隐秘的地方,而是径直放到了房梁上,只留下那些面值加起来31块的纸票塞入了豆包缝制的钱袋子。

陈铜的不义之财数额较大,那么多金叶子太扎眼了。

而眼下的并不多,就算被发现了,也能够说明是自己的积蓄。

做完这一切的杰森拍打了一下衣衫,确认上面没有什么煤油味了这才从房间中走出去。

这个时候,学徒们已经散去了。

两个老妈子,一个正在打扫,一个给豆包打下手。

杰森没有打扰一位正在努力工作的厨师,就这么绕着自己的武馆走了一圈,先是里面,然后是外面。

“沐师父,好。”

“沐师父,好。”

一路走来,路人纷纷问候。

显然,‘他’之前在这里的名声不错。

为了符合这份人设,他一一点头回应,目光也不停的扫视周围。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打量周围。

酒楼上,挂着招牌,红色的旗子在晚风中飘荡,木质的匾额上写着‘醉香楼’三个字,字迹清晰,且笔法锋锐,杰森看不出什么所以然,但这字好看,远远比周围商铺招牌上的字好看。

行人川流不息,男子中既有西装革履,也有长袍马褂,还有短袖赤膊。

女人们却是各色艳丽的旗袍,还有着黑裙浅蓝或白上衣的学生装。

有两个身着特色学生装的女学生从杰森身边走过时,忍不住的多看了一眼站在路边的杰森,眼中满是好奇。

很显然,她们很少见到如同杰森一般高大魁梧的人。

“这是练武的吧?”

梳着麻花辫的女孩悄悄问着同伴。

“肯定的。”

“身后不远处就是武馆。”

脸圆圆的,皮肤白皙的女孩说着,略带向往的看着武馆。

“你别想了,你爹能够让你念书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你还想学武?”

“小心一辈子都出不了门。”

“要不然就是直接成婚,生孩子。”

麻花辫女孩显然猜到了闺蜜想要干什么。

“说的你好像不想学武一样。”

“听我哥哥说,练武到了一定境界是能够抵抗火枪的。”

圆脸女孩说着,眼中的向往更多了一分。

“我也听我姐姐说过。”

“不过,那得是北都、魔都、香城之类的大武馆才能够见到的武者吧?”

“像咱们山城,就算是最厉害的东城总捕头也不一定能行。”

麻花辫女孩说着就摇头叹息。

既有着感叹山城太小、偏僻、也有着对大城市的向往。

“东城总捕头?”

“听说是练铁布衫的。”

“能够刀枪不入。”

圆脸女孩显然是知道的更多。

但也就仅限于此了。

更多的?

显然不是两个学生能够知道的,但这也足够了。

足以证明两人的家庭不是普通家庭。

杰森忍不住的扫了两人一眼,立刻,两个女学生就停下了交谈,两人没有像是一般人家的女孩那样含羞的低下头,或者干脆跑了。

而是,冲着杰森歉意的一笑。

“抱歉,我和好友交谈打扰到您了。”

麻花辫女孩、圆脸女孩连连道歉。

然后,两人就转身离开。

对此,杰森自然是不会有任何不满。

眼前的马路是大家的,又不是他的,更何况,对方只是闲聊罢了,也没有碍着他什么事。

当然了,杰森也不会更多的去关注两人。

好看的人,哪有好吃的食物重要。

杰森背着手转过身,恰好系着围裙的豆包走了出来。

看着等待在门口的杰森,豆包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道——

“馆主,吃饭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