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七章 见多识广李德尚

原本是试探的李德尚听到杰森那一声‘苟胜兄’后,脸上立刻涌现了笑容,脸皮上的褶子皱到了一切,就好似是一朵菊花。

李德尚以北都李家旁支毫不起眼的一样,坐到了‘山城’的主事官之一,能力是没有问题的,特别识人之术更是远超旁人。

他能够听得出杰森话语中的真切。

那是完完全全的好感。

‘我这位沐兄弟似乎喜欢吃食?’

‘那以后得多请几次。’

‘一些旁人送来的山珍海味,也得送过来。’

李德尚心底想着。

身为‘山城’主事官之一,从小门进入府衙送礼的人简直是络绎不绝。

除去银钱外,一些稀罕物也是不少。

自然的也有山珍海味了。

至于杰森喜欢吃?

李德尚真的是大喜过望了。

他曾经担心杰森除去‘秘药’外对其他都不动心。

‘秘药’难得,李德尚是知道的。

而现在有了另外一个喜好,真的是好极了。

一桌子宴席也不过几块大洋罢了。

就算是‘醉仙楼’最好的,也就是20-30块罢了。

即使是武者饭量远超常人,哪怕是天天吃,又能够吃得了多少?

‘真是太好了!’

李德尚想着就抬手拉住了杰森。

这在之前,李德尚是不敢的。

但在杰森一声‘苟胜兄’后,李德尚知道双方越发亲近了,这才敢。

“沐兄弟慢点,不急。”

李德尚说完,就冲贾有才说道:“去‘醉仙楼’给我和沐兄弟开一个雅间,然后,让他们的厨子好好置办着。”

“得嘞,大人。”

贾有才笑嘻嘻的转身就向外跑去。

其他事,类似是缉拿盗匪之类的办起来,他贾有才力有未逮,但是这种事真的是手到擒来。

事实上,也是这样。

也就五分钟的工夫,贾有才就跑回来了。

“大人,沐爷,办妥了。”

贾有才拱手回礼。

“嗯,沐兄弟,走,咱们今晚试试醉仙楼的‘醉仙鸡’。”

李德尚点了点头,扭过头看向了就站在那等待的杰森。

杰森没有返回座位,而是站在那等待着。

‘沐兄弟,是一位真食客啊!’

李德尚感叹着。

然后,心底越发的高兴了。

他认为自己找到了更快拉近和杰森关系的办法。

一行人杰森、李德尚在前。

豆包稍微落后杰森一步。

贾有才几人则是早早的跑到了醉仙楼的门口,和那位醉仙楼的老板一起在门前候着。

“李大人光临,真的是蓬荜生辉啊!”

醉仙楼的老板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此刻笑起来更是一副和善的模样。

“这次是家宴。”

“不需要其他。”

“让你的厨子拿出看家的本事来。”

李德尚叮嘱着。

醉仙楼的生意这么火爆,除去饭菜外,还因为雅间里有一些传闻,李德尚是知道的,但这种事情又不是命令禁止,所以,他干脆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今天可是有豆包跟来的。

之前看豆包在自己那位兄弟心底的地位,这种事绝对不能当着豆包的面。

而且,也不知道自己那位兄弟的喜好。

如果发生了什么反而不美。

所以,就是家宴。

“家宴?”

“小的明白了。”

胖老板的目光在杰森和豆包身上一扫而过,立刻就懂了。

不过,这位胖老板还是多看了杰森一眼。

杰森是谁,做为武馆街的酒楼老板,他是一清二楚的。

而昨天晚上的传闻,他也听到了。

‘看李德尚的模样,这传闻大概率是真的。’

想到这,胖老板越发的恭敬了。

他已经能够想到凭借着这次事件,李德尚能够获得了什么。

恐怕会高升一步。

而杰森?

也会被李德尚越发看重。

不论怎么样,接个善缘是好的。

接着,这位胖老板向着李德尚、杰森拱手做引,上到了醉仙楼的二楼。

安排妥当后,这才转身关门走出来。

“沐兄弟,感觉怎么样?”

李德尚指了指雅间的布置。

雅间进门,穿过一面珠帘,就分为左右,用一扇福禄寿的屏风做为间隔。

左面是八仙圆桌,一盏长灯笼从天花板而下,灯笼上画着竹梅,四角则是坐地的烛火,外罩着白色轻纱,整个屋里亮亮堂堂。

屏风另外一侧,则是香炉、琴台与踏床。

吃饭时,香炉内焚香,琴台上弹琴。

无疑是一种享受。

不过,对杰森来说,这样的布置无所谓,只要饭好吃就行。

“还行。”

因此,杰森随口回了一句。

豆包则是细细的看了看布置。

她以前也见过类似的布置。

她很喜欢那个香炉,如果香内混入一些毒烟的话,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

可惜的是,遭了盗匪,那个香炉被打烂了。

“豆包姑娘觉得怎么样?”

李德尚又看向了豆包。

豆包在杰森心底不凡,自然是需要小心接待。

李德尚可不会犯一些基本的错误。

“嗯。”

豆包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发表任何的言论。

喜欢是喜欢。

但有馆主在,她不需要发表言论。

而且,馆主不在乎这个。

她也不能够表现出在乎了,不能平白无故的落了馆主的面子,因此,豆包下一刻就以提醒坦然的语气道:“我家馆主食量巨大,李大人多海涵。”

“哈哈哈。”

“我懂。”

“武者的食量怎么可能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放心吧,愚兄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

李德尚言之凿凿。

然后,仅仅过了二十分钟后,这位之前还自称见过世面的人,就坐在那目瞪口呆了。

一桌用料扎实,厨艺考究的十人宴席,怎么……没了?

刚刚面前还有一个大肘子的。

他才刚刚拿起筷子,然后一阵风吹过,肘子就没了。

骨头都没有剩下!

发生什么了?

李德尚僵直的扭动脖子,看向了嘴里发出嘎吱、嘎吱咀嚼声的杰森。

然后,又看了看正看着自己似笑非笑的豆包。

“咳。”

“武者嘛,正常。”

“沐兄弟这样的,我也曾见过。”

说着这样的话语,李德尚冲门外的贾有才喊道:“再来一桌。”

宴席再上。

屋内风声呼啸。

盘子内干干净净。

拿着筷子正准备夹一口笋丝的李德尚,筷子还没有碰到笋丝,整个盘子就空了,比洗得还要干净。

“这、这?”

“咳。”

“武者嘛,正常。”

李德尚再次说道。

接着,又来了一桌宴席。

然后——

“咳。”

“武者嘛,正常。”

……

这样的话语不住的在雅间呢响起。

到了后来,就只剩下了。

“正常、正常。”

类似这样的喃喃自语。

这位‘山城’主事官之一,有点被吓到了。

但是,又不能够表现出来。

他只能在心底不停的念叨着。

‘我,李德尚,出身北都李家,见多识广。’

不停的念叨。

不停的提醒。

可念叨着、提醒着,就变成了。

‘怎么这么能吃?’

然后,李德尚细细算算了钱,心就跟着一紧。

已经是第十桌了。

十桌了啊!

按照醉仙楼的价格,这就是将近200大洋了。

200大洋!

得出这个数字的李德尚开始深呼吸。

不是说掏不出200大洋。

他的身份就注定了他对着200大洋不会太在乎,但是一顿饭吃200大洋,李德尚也有点接受不了,更加重要的是:他之前还希望用请客吃饭拉近和杰森的关系。

可现在看看?

还不如去谋求‘秘药’的门路。

要知道‘培元丹’这类‘秘药’,也就100块大洋一颗罢了。

他还不如直接带着‘秘药’找杰森的。

因为,那样他不会窘迫。

没错,窘迫。

这位‘山城’的主事官之一感到了窘迫。

他,钱不够了。

他的荷包内有三十多块大洋,在此之前他认为请杰森吃一顿饭足够了。

毕竟,荷包就那么大,谁会往里面放好几百块大洋。

可现在?

捏着荷包,李德尚思考着该怎么办。

他‘山城’主事官之一,总不能留下洗盘子吧?

传出去了,他的脸要不要了?

至于赊账?

他更是感保证,他今儿赊了账,明早上就得成为整个海州府的笑柄。

就在李德尚思考的时候,胖老板敲门进来了。

这位胖老板一脑门子的汗。

一进门,就一揖到底了。

“李大人,沐馆主,实在是不好意思,食材不够了。”

胖老板说着,满脸的苦笑。

酒楼卖饭卖得没有食材了,他开了这么多年的酒楼是第一次遇到过。

同样的,像杰森这么能吃的,他这辈子更是第一次见到。

人怎么能这么能吃?

他甚至有点像扒开窗户看看,是不是倒外面去了。

但不论怎么样,客人吃饭吃到一半,食材没了,是他酒楼的不对,赔情道歉才是真的。

更何况还有李德尚在。

县官不如现管。

特别是当现管就是县官时,这位胖老板自然知道怎么办。

“今晚上宴席就算是我向李大人、沐馆主赔罪了,您看?”

说着胖老板就看向了李德尚和杰森。

而在心底,胖老板已经开始心底滴血了。

抛去成本,他也至少损失了100大洋。

虽然醉仙楼收入算是不错,但也是半个月白干了。

李德尚听到胖老板的话语,长出了口气。

他不用丢脸了。

就在李德尚准备点头的时候,沐白却是一抹嘴,冲着豆包道:“回去拿钱,付账。”

吃,也有吃得规矩。

餐桌自然有着餐桌的礼仪。

杰森很清楚自己多能吃。

李德尚或许不在意这些钱,但是眼前的老板却一定在意。

而且,饭菜却是不错。

“知道了,馆主。”

听到杰森的话,一直旁观的豆包立刻露出了微笑。

看,这就是她家馆主。

从不会持强临弱。

哪怕占据了绝对主动。

“沐兄弟,等等。”

“豆包姑娘,等等,千万别。”

“说好了,愚兄请客的。”

李德尚这个时候可坐不住了,说了自己请客,然后,杰森结账,那可不是什么笑柄了,而是脸都被扔地上了,还被踩了一脚。

真要是让杰森结了账,他能羞愧的撞墙。

更何况,他是真心拉拢着杰森。

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出?

“贾有才,回府里去取钱。”

李德尚说道。

“是,大人。”

贾有才马上转身下楼。

这位捕头刚刚可是在门外候着,对于自己大人的窘迫是有点猜测的,不过,他更吃惊的是杰森的饭量。

这,就是练武的吗?

果然是穷文富武啊!

贾有才转身走了。

胖老板也出了门。

雅间内又是只剩下了杰森、豆包、李德尚。

没了外人,李德尚苦笑的冲杰森拱手。

“让沐兄弟看笑话了,刚刚不是愚兄想占便宜,实在是愚兄钱没带够,而且,睡觉出门也不可能带好几百大洋,不是?”

“荷包也装不下啊,得拿箱子盛。”

“你想想愚兄走在前面,后面一小厮捧着钱箱子,知道的是我李德尚怕没带够钱,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要去收保护费的。”

对于武者要坦诚。

这是他早已知道的。

越是难堪的时候,越是要坦诚。

不然只会误了自己。

这是族里那位长辈在他临行前告知他的。

李德尚现在,就是这么做的。

他看着杰森再次一拱手。

“沐兄弟,这次不算。”

“之后我再请沐兄弟一……不,三顿。”

“再请沐兄弟三顿,算是赔罪了。”

李德尚说完,坦诚的看着杰森。

顿时,杰森就选择了原谅。

他看到了李德尚的诚意。

“没事的,苟胜兄。”

杰森笑着摇了摇头。

就在他想要继续说什么时,鼻翼却是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一下。

顿时,杰森的脸上多出了一分笑意。

李德尚能再请客,已经是意外了。

毕竟,请过他一顿的人,基本上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而现在,竟然还能再请三次。

满满的诚意啊!

更何况,还有送上门的‘意外之喜’。

茶水、干果,在贾有才送回来钱之后,杰森一行下了楼。

“实在是抱歉。”

“真是不好意思。”

胖老板还在不停的道歉。

而杰森的目光则是看向了醉香楼的门口。

在那里,停着一辆四轮的乌蓬马车,他们下楼,走到大厅时,那辆马车的车夫一抖鞭子。

啪!

马车立刻启动了。

然后——

两排隐匿在后的十人火枪手就这么露了出来。

夜色下,黑黝黝的枪口,正正对准了酒楼门口的杰森、李德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