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三十三章 红香坊

红香坊!

‘山城’中除去悦来客栈外又一个隐秘的集市,而且相较于悦来客栈地下的那个所有人只要交钱就能够摆摊的隐秘集市,红香坊的隐秘集市内,贩卖者只有红香坊本身,进入其中的人都是红香坊的客人。

当然,并不是不能够贩卖。

但贩卖的对象只有红香坊。

而这么做并没有让红香坊失去客流。

相反的,红香坊比悦来客栈的生意要好。

不单单是贩卖的东西品质上能够保证,而且价格也是相对应透明的,没有坐地起价的时候。

所以,很多江湖人,如果来到‘山城’选择隐秘集市的话,第一选择就是红香坊,只有红香坊那里谈不妥,这才会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悦来客栈。

自然的,那相对应透明的价格,依旧会略高于市场价。

不过,大部分的江湖人并不在乎。

回忆着从李德尚那里打听来的有关于红香坊的信息,杰森并没有抬手接过对方所谓的‘薄礼’。

虽然依靠着特殊的手法,封闭着‘秘药’本身的味道,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下,杰森已经若隐若现的闻到了一丝丝‘食物’的香甜了。

他的嗅觉已经向他保证,这巴掌大的盒子内装着的就是‘秘药’。

而且,等级相当的高。

超出了‘虎血壮元散’,已经接近‘参蟾丸’。

一粒参蟾丸市场价大约在2500-3500大洋之间。

这个价格近乎是他现在这个武馆一个月的收入了。

要知道这可是在他武馆大比优胜,名声打响后的收入。

放到以前?

一个季度都不够。

更加重要的是,类似‘参蟾丸’这样的秘药,基本上都是有价无市的。

其价格要远远超出市场价。

除非是遇到了特殊的事情,不然这样的秘药根本不会贩卖。

所有人都会留着自己服用。

就算自己用不着了,也会留给子孙家人。

但是,红香坊一次上门拜访就拿出了类似级别的秘药。

会是单纯的拜访吗?

杰森是不相信的。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时候。

杰森在‘家乡’的时候就知道这一点,而到了‘不夜城’,更是被狠狠的教训了一次。

即使眼前的红香坊的东家看起来十分的友善。

要知道当初在‘不夜城’请他吃面包的老妇人比眼前的这位东家还要友善,一脸慈祥,说话间就会让人感到心平气和。

可结果呢?

面包里被下了药。

吃了就会昏迷。

然后?

人会被割喉放血,做成肉馅饼贩卖。

值得庆幸的是,他活了下来,‘老头’及时感到,救了他一命。

但是杰森不敢保证自己每一次都是这么的幸运。

所以,杰森再次一拱手。

“无功不受禄。”

杰森说道。

“沐馆主客气了,你我同在武馆街,只是一些小礼物。”

红香坊的东家笑了起来。

似乎就真的如同他说的那样,就是一些小礼物。

对此,杰森没有点破,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位东家。

足足三秒钟后,这位老东家似乎是明白了杰森的想法,将巴掌大的盒子收了起来,脸上也没有任何的恼怒,依旧是满面笑容。

“沐馆主真的是高风亮节,老朽佩服。”

“老朽能够讨一杯茶喝吗?”

老东家问道。

“可。”

杰森言简意赅地说道。

而在心底,杰森已经猜到了对方想要干什么了。

拉拢!

对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拉拢他。

所谓的‘薄礼’,就是投石问路。

被拒绝后,还要讨口茶喝,说明对方的志在必得。

‘看来我还是错误的估计了一个‘锻骨’大成武者对‘山城’的影响力。’

‘不!’

‘我还曾表露骨自己是‘天生神力’!’

‘也许这位红香坊的东家正在猜测我是否能够和进入‘练皮’的武者一战。’

在武馆街大比结束后,杰森就无意透露出,自己已经‘锻骨’大成了。

这是他原本的计划,一点一点的展现实力。

不要突兀。

只是,他还是有些低估了‘锻骨’大成+‘天生神力’的影响力。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转身带着这位红香坊的东家向着前院的大厅走去。

前院练武场上的众人目光忍不住的落在了这位红香坊的东家身上。

能够来武馆街学武的,除去个别一些外,都是家境殷实之辈,不然也拿不出一个月10块大洋的学费,自然的,对于红香坊的东家不会陌生。

同样的,也知道红香坊私底下做得是什么买卖。

‘红香坊的东家找馆主什么事?’

‘难道红香坊要和馆主合作?’

所有人的心底都冒出了这样的猜测。

唯有贾有才不同。

贾有才的眼中带着的是担心。

‘往生教’攻城时,红香坊歇业了。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事态明显了,红香坊又重新开业。

或许只是红香坊消息灵通。

但这样的消息灵通依旧让贾有才感到不安。

因为……

李德尚那里没有一丁点儿消息。

不是说红香坊不告知李德尚,贾有才可不会这么幼稚,他知道类似红香坊这样一个势力左右逢源才是王道,根本不可能真正意义上在李德尚这样一位‘主事官之一’身上下注。

或许会交好。

但每一个值得交好的人,他们都会交好。

可,有轻重之分。

例如眼前的沐爷。

贾有才可以猜测,只要红香坊的东家了解到‘山城’现在的局面后,一定会拼尽全力的讨好沐爷。

一位‘锻骨’大成的武者,在‘山城’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力,实在是显而易见了。

不过,这不是贾有才担心的。

真正令贾有才担心的是在一番的讨好后,红香坊的态度会影响到沐爷。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方接二连三的给与好处,且完全不用任何出力。

一方则是后继无力,且需要牢牢依靠。

谁都会选择前者。

而恰巧的是,李德尚就是后者。

看似稳固的‘山城’,李德尚需要依靠这位沐爷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一旦沐爷的态度出现了变化,眼前的局面直接颠覆。

李德尚直接会粉身碎骨。

而他?

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希望……’

“贾有才!”

贾有才心底还在想着,猛地就听到豆包在远处厨房的喊声。

“豆包姐,怎么了?”

贾有才马上向着厨房跑去。

“我在做饭走不开,馆主让你把茶水送到前厅去,随身跟着伺候。”

豆包说着将一个放着茶壶、茶杯、干果的托盘递给了贾有才。

贾有才一愣。

随后,这位捕头笑了起来。

“得嘞。”

“这,擅长啊。”

说着贾有才端着托盘就向着大厅而去。

刚刚的担忧?

早已经不翼而飞了。

那位沐爷早已经用态度表示了,不会改变,不然的话,这个时候也不会让他去沏茶倒水了,说是跟着伺候,但实质上这不就是表明态度吗?

‘不愧是沐爷。’

‘也只有沐爷这样的,才可能在这个年纪把功夫练到这种地步。’

‘而我这样的家伙?’

‘心思太多了。’

心底带着赞叹,也带着感叹,贾有才进了前厅。

杰森与红香坊的东家分为左右而坐。

一旁红香坊的随从站在自家东家身后,一身短打的贾有才摆好干果,沏好茶后,低眉顺眼地站到了杰森的身后。

“贾捕头别来无恙啊?”

那位老东家笑着一拱手,却没有站起来。

“托福、托福。”

贾有才笑着回应。

“一样、一样。”

那位老东家再次笑着一拱手,这才扭回头看向了杰森,声音温和地说道:“听闻沐馆主不破不立,因祸得福,反而‘锻骨’大成,这样的天赋实在是让人赞叹。”

“都是靠了苟胜兄不遗余力的帮助。”

“不然,沐白早就死了。”

杰森客气的回应着。

并且很干脆的点明了李德尚的作用。

对于李德尚这个合作者,杰森是十分满意的,不单单是李德尚的以诚为本,还因为李德尚的性格中带着一丝丝天真。

用贾有才的话来说,‘大人是个好人,就是读书读傻了。’

杰森不讨厌这样的天真。

当然了,他不喜欢读书读傻了的评价。

他更喜欢称之为‘书生意气’。

“李大人,老朽一向是倾佩的。”

这位红香坊的老东家早已经是人精了,怎么看不懂杰森接二连三的暗示。

贾有才出现在这,再加上杰森的言语,足以说明一切了。

然后,这位红香坊的老东家笑眯眯的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不错的茉莉花,香味扑鼻。”

“要是放两颗冰糖就好了。”

“最好再加一片陈皮。”

这位老东家说着,就再次喝了一口。

仿佛是润了一下嗓子般,对方继续说道。

“冰糖让茶水的口感更好,更易入口,而陈皮本就有理气健脾,燥湿化痰的功效,配合着茶一起饮下,真的是相辅相成。”

“但恰好为正,糖多了腻,茶多了苦,陈皮亦是如此。”

“茶水是这样,人也是这样。”

“‘山城’相比州府不大,但和下辖乡村比较却是极大,一个人管理时,难免有些疏漏。”

说着,这位老东家话语一顿,不动声色的看向了杰森。

他已经说得够明白了。

再继续下去,就太过直白了,万一被眼前这位沐馆主拒绝,实在是下不了台。

‘对方不单单是为了拉拢,还要替‘山城’富户求情。’

‘而且,最好的话,是能够让己方的一人加入到李德尚的幕僚团中。’

杰森瞬间就猜到了这位老东家的意思。

一旁的贾有才虽然前面没听明白,但是后面却是听懂了。

对方是来求情的!

事实上,自从‘山城’的几大富户被抄家后,就有不少人来求情。

但是,李德尚全都是闭门不见。

现在有人求到了沐白这里……

‘嘶!’

‘不好办呐。’

贾有才心底吸了口气,他可是清楚,能够请得动这位红香坊的老东家,那些富户的家里人一定是花费了大代价,足以让这位老东家动心。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

难以拒绝!

什么是难以拒绝?

就是有人说话了,这位老东家必须要应承下来。

毕竟,红香坊可不单单是‘山城’一家。

州府里也有!

‘会是州府的人吗?’

贾有才猜测着,但是表面上却是老老实实的一言不发。

他能站在这,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要是随意开口说话,只会是恬不知耻,让沐爷难做。

这么干的话,贾有才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看能力吧,我相信苟胜兄。”

杰森淡淡的说着,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茶水里,冰糖、陈皮什么的他会放。

因为,好喝。

单纯的好喝。

没有其它。

最多,再加个解渴。

至于更多?

没有了。

杰森从不插手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更不会介入到别人的决定中,影响别人的计划——人,要靠自己。

他很认可这句话。

但更加认可的是:人要有自知之明。

他有他的想法。

李德尚有李德尚的想法。

两人现在合作的很好,但是并不代表他会去代替李德尚做什么决定。

所谓的劝说?

开玩笑。

那真的是虚假而又伪善的借口,以李德尚现在维持的局面,他开口了,李德尚不论愿不愿意都会同意。

这样的态度,那位老东家感觉到了。

“沐馆主真的是让人敬佩。”

“这让我越发的想要和沐馆主合作了。”

“这次是红香坊自家的事情,‘山城’虽然太平,但是难免会有流窜的江洋大盗,我希望和沐馆主合作,如果红香坊有事,沐馆主能够不吝帮助——当然了,每个月红香坊会给沐馆主提供三粒‘培元丹’,有事情沐馆主出手的话,另有酬劳奉上。”

这位老东家明确了杰森的态度后,对于之前的事马上就是闭口不谈,转为了邀请。

在‘山城’,习武有成的话,不仅可以开武馆,还能够成为商家的客卿、护院,有些还会加入到镖局之中。

不过,‘山城’没有镖局。

而且,大部分的‘山城’练武的人,都是奔着武馆街而来。

因为,大部分的商家更愿意挂靠在武馆名下。

这也是家境殷实人愿意学武的原因,不仅能够增强自身,还因为能够和武馆多出一份情分。

“好。”

杰森一点头就同意了。

对于客卿之类的事情,豆包说过,他是知道的。

每个月三粒‘培元丹’也算是不错,毕竟,只是不出手的情况,如果出手的话,那就是另外的价格了。

“沐馆主真的是快人快语。”

“一会儿我就让人把文书送来。”

“还有今年一年的‘月奉’。”

红香坊的老东家笑着说道。

一年的‘月奉’?

杰森诧异的看了一眼这位老东家。

不说其他,单单是这种大方的手笔就足以获得任何人的好感了。

杰森诧异,贾有才则是震惊了。

一粒‘培元丹’一百大洋。

一年十二个月,就是三十六粒。

也就是三千六百块大洋!

我得个乖乖!

这是多少钱啊!

我一辈子都挣不到吧?!

贾有才简单的计算后,眼皮子就直跳,大脑都开始宕机。

而那位老东家却是站起来。

事情谈妥了,这位老东家要去安排了。

至于增加情谊?

沐白既然答应了成为红香坊‘山城’的客卿,那机会就有的是。

不过,就在老东家准备离开的时候,杰森突然开口了——

“等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