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十二章 杰森:我的名号升级了!

练错了吗?

杰森问着自己。

他再一次地拿起了‘五毒神煞掌’,看着上面的描述,特别是一些关隘的地方,更是没有一丁点儿的放过。

但是都没有最后一个‘穴窍’变化的描述。

同样的,‘惊涛掌’上也没有。

两份‘真功’上除去所需穴窍的描述外,更多的就是在描述如何合理分配气血,甚至是,夹杂了一些快速回复气血的小技巧。

至于最后一个‘穴窍’的变化?

没有。

两份‘真功’都没有。

“是我练错了?”

“还是我体质特殊?”

“又或者是……”

杰森猜测着,目光看向了‘五毒神煞掌’。

相较于‘惊涛掌’,这份‘真功’更加的特殊。

不单单是所需要的‘穴窍’是前者的数倍,还有‘精神烙印’。

这是杰森在眼前副本世界从未遇到过的。

与之相比,倒是有些像他就职‘守夜人’时所用到的‘守夜人之证’。

隐藏在看似普通的笔记本中,达到一定条件就会自动激发。

“眼前的‘精神烙印’不会和‘守夜人之证’是一类东西吧?”

杰森猜测着,眉头不由一皱。

如果两者真的是一类东西,那可就麻烦了!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激发条件。

甚至,激发条件本身就是:豆包本人。

简单的说,除去豆包外,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掌握‘五毒神煞掌’最后的关隘。

像他这种只差最后一步的人,简直是被坑死。

如果是那种按部就班凝练‘气血’,耗费了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到了这个时候,恐怕已经被气吐血了。

不过,就算是在时间上耗费不多,但是饱食度方面,杰森却是付出了相当多。

【饱食度:5201】

……

这是此刻杰森所有的饱食度,看似没有下降多少,但是不要忘了,在这七天内,杰森可是吃了五百多颗‘培元丹’,还有几十份类似‘参蟾丸’之类的秘药。

换句话说,杰森是消耗了五千多饱食度才换来了眼前‘五毒神煞掌’只差一步的程度。

在这样的条件下,杰森怎么可能放弃。

坐在那,杰森凝神思考着解决的办法。

最简单的,就是让豆包修炼‘五毒神煞掌’,然后到了最后的关头,自然就明白了。

可现在的豆包才刚刚完成了‘锻骨’,进入到了‘练皮’的阶段,距离凝聚气血还差一截,更不用说是凝练‘穴窍’了。

等到豆包能够凝练‘穴窍’,已经是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杰森等不了。

那么只剩下了一条路——

自己闯!

求人不如求己!

既然眼前的气血无法破开最后一个‘穴窍’。

那就加大气血冲击!

一拳不行就两拳,两拳不行,就三拳。

打不远,破不了防,口径不够,那就加大口径。

量变总能引起质变!

深信这样朴实道理的杰森深深吸了口气,露出了一个微笑。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天赋。

不怕死!

只要死不了,那就往死里折腾。

想到这,杰森站起来向着楼下走去。

豆包这个时候已经收拾好了。

车还是他们来时的两辆车,马也是之前的马儿。

后面的车还是满满当当的,装满了各种家伙什和最初的食材。

前面的车则是擦得干干净净,就连打马鞭靠近手掌位置的地方,都绑上了一根红绳——豆包绑上的,系成了蝴蝶结的形状。

杰森看着这根马鞭却猛地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他的直觉在告诉他危险。

下意识的,杰森就凝视着这根马鞭。

但是从表面上看,就是一根普通的马鞭,也就蝴蝶结漂亮了一点。

“馆主,我把马鞭改了一点点,还达不到爸爸给我留下的那两件暗器的程度,也比不上妈妈给我留下的,但是很顺手。”

豆包献宝似的,一抖马鞭。

啪!

一声脆响,一根宛如牛毛的细针就从鞭梢处射出,悄无声息地没入了墙壁。

紧接着,白净的墙壁就变得发黑,迅速的从内部开始了腐朽。

等到风一吹。

这面墙壁就成为了一个‘门洞’。

“不错。”

杰森点了点头,真心实意地说道。

北都一行,必然危险重重,豆包虽然天赋过人,但是还需要时间成长,虽然防身的底牌不少,但是常规武器却没有多少。

这根鞭子自然不错。

“放心吧,馆主,我一定保护好自己,不给你添麻烦。”

豆包笑吟吟地保证着。

同时露了一下,两个护腕,腰间的腰带,脚上的牛皮靴,还有那看似普通的黑色发带,以及插在腰间的翠绿长笛。

杰森暂时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

但是,他知道,在正常情况下,豆包的安全不用他操心了。

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至于更多?

杰森没有想那些。

两人牵着马儿,控制着马车穿过了‘四海帮’专门留下跑马的回廊,来到了门口。

崔龙女、红袖姑娘早就等候。

远处还有一男一女。

男的,杰森见过,是之前在‘秘库’内有着一面之缘,名为‘李二狗’的老者。

女的?

没有威胁,身上也没有‘食物’的味道,杰森自动忽略了。

在崔龙女的身后,杰森还看到了抿着嘴吃着话梅的小赵。

一周不见,这个女刺客的脸,貌似圆润了不少。

说起来,不单单是这个女刺客,崔龙女和红袖姑娘也是这样。

‘比之前看起来顺眼多了。’

杰森这样想着,冲着众人点了点头就登上了属于自己的马车。

他需要琢磨破开‘五毒神煞掌’的关隘,没有太多时间寒暄。

而且,有豆包在。

他相信豆包比他做的要好。

“沐馆主的闭关还没结束吗?”

崔龙女好奇地问道。

在一周前,杰森就宣布了闭关。

除去‘青山盗’‘大悲山五怪’来袭时露过面外,其他时候,崔龙女都没有见过这位沐馆主。

“嗯,馆主到了关键的时刻,我们不要打扰他。”

豆包这样说着,就把手中拎着的一篮子烤猪蹄,整只的烧鸡,还有几十个肉包子,连带着两大壶茶水都放入了马车内。

猪蹄是之前现烤的,撒着芝麻和花生碎,夹杂着孜然的味道,实在是诱人。

烧鸡是泥炉烤出来的,皮脆肉酥不说,还通体入味。

那肉包子则是每一个都有成人两个拳头大,皮薄馅大,十分顶饱。

两大壶茶水,一壶是加了糖的凉茶,一壶则是红豆沙做的甜汤。

这些食物一拿出来的时候,崔龙女就闻到味了。

她看着这些食物一一送入了马车,不由咽了咽口水。

以至于,她不得不拿出一个椒盐鸡爪塞进了嘴里——这是她提前准备的,她也学豆包,特意安排了一辆装满了各种食物的马车。

看到这一幕的红袖姑娘,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她想要纠正来着。

可是,有点难。

而且,她也不觉得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

想着,红袖姑娘就摸出了一粒话梅。

酸甜的话梅,让红袖姑娘一眯眼。

然后,猛地惊醒。

自己还有正事。

“咳、咳,豆包姐,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除去护卫外,还有两个人需要你见一下。”

红袖姑娘说着就侧身引荐。

远处等待多时的李老伯两人,马上走过来。

豆包打量两人。

李老伯,她听杰森提到过,知道这是一位触摸到了‘穴窍’的大高手,这个时候打量间,就看到对方气色红润,一点都不像年过七十的模样,说是四五十岁都有人相信。

而且,手脚粗大,行进间,龙行虎步,体内好似有着江河在奔流。

刚走到面前,豆包就感到了一股炙热感。

“这位是我们此行的护卫首领:李老伯,也是‘四海帮’的大高手之一。”

“见过豆包姑娘。”

红袖姑娘介绍后,李老伯微笑,甚至是带着一丝拘谨向着豆包问好。

相较于杰森,李二狗对眼前的女子有着更深的印象。

‘往生教’教主入侵的时候,他虽然没有赶回来,但是事后他可是细细看过现场,再加上两位老兄弟对那两件霸道之极暗器的描述,他已经猜到了这位的来历。

一想到那两位,李二狗腿肚子都转筋。

惹了传闻中九位中其他七人,大不了就是一死罢了。

可惹了那两位,绝对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尤其是那两位行事风格正邪不辩,随意随性。

因此,这位‘四海帮’的大高手,面对着这两位的后人,带着十二分的小心。

“见过李老伯。”

豆包回应着一拱手。

这位‘四海帮’的大高手马上抱拳回礼,接着,就退到了一旁。

豆包的目光看向了眼前同时走来的女子。

女子大约双十年华,一身淡蓝色长裙,长发没有盘起,垂肩而下,站在那怯生生的,气质婉约,双眼灵动,当看到豆包打量时,马上回了一礼。

面容上带着一丝忐忑、不安,但更多的却是期待。

“这位是救助会现任的首领‘宋月婉’,之前小赵冒充我时,说过的那个救助会……不过,里面大都是小赵骗人的,救助会原本就是‘大龙头’支撑起来的,之前的首领是月婉妹妹的父亲,也是我们‘四海帮’的元老之一,只是因为年纪太大了,才退下了位置,将救助会首领的位置交给了月婉妹妹。”

“我们此行的名义就是‘救助会前往北方赈灾’,所以,月婉妹妹才会同行。”

红袖姑娘轻声介绍着,十分的详细。

“见过豆包姐。”

宋月婉欠身行礼。

明明宋月婉的年纪更大,但是面对豆包时,却直呼姐姐。

这自然是红袖姑娘的安排。

至于崔龙女?

豆包扫了一眼和小赵一起沉迷椒盐鸡爪的崔龙女,就迅速收回了注意力。

她更加关注的是‘赈灾’一词。

“旱灾还没有过去吗?”

豆包问道。

她是从北边逃难而来的。

当时帝国北方大旱,一年都没有落下一滴月不说,整月整月的日头,把河道都晒干了,暴露出的河床,龟裂成的纹路,能把成人吞进去。

庄稼自然是颗粒无收。

大群大群的平民离开故土形成了流民,向南而去。

当时的豆包就加入了这样的队伍。

但那是一年多前了。

尤其是靠近了南方后,雨水就充足了起来,再加上碰到了杰森,她就没有再关注这件事。

潜意识里,豆包以为旱灾结束了。

“旱灾过去了。

可是,洪涝来了。

根据往来商贾说,雨已经下了一个月了,水位早就超过了往年最高的峰位,被晒裂的大坝,根本没有可能阻挡洪水。

所以,我们希望和北都几家商量一下,运粮过去赈灾。”

宋月婉轻声回答道,这位姑娘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无奈。

“原来是这样。”

豆包轻声回答着,然后,转身就返回了杰森所在的马车,并没有多说什么。

这让宋月婉一愣。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冷淡的人。

其他人或多或少都会说一些场面话,即使是心里不屑,也是一样。

“红袖姐姐,豆包姐她不喜欢我?

是不是也觉得我伪善?”

宋月婉有些丧气。

在她接下这个任务后,不少人都暗地里说她伪善。

可她是真的想要帮助那些灾民啊。

“豆包姐除了对沐馆主外,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刚刚那副模样,不是有意针对你,可能她天生比较冷淡吧?”

红袖姑娘解释着。

然后,又宽慰了宋月婉两句,红袖姑娘走到了车队的前头,示意宋老伯可以出发了。

啪!

“出发!”

一声马鞭的脆响,由‘四海帮’挑选出的三十名精锐好手,护送着五辆大车出发了。

杰森、豆包两辆。

崔龙女、红袖姑娘和小赵两辆。

都是一辆坐人,一辆放食物。

宋月婉则是单独一辆跟在最后面。

五辆马车一字顺序的驶向了‘香城’码头。

在这里,人马上船,杨风起航,走水路直到‘津港’,然后再转为马车前往‘北都’。

打着‘四海帮’的旗号,两艘大船在水路上一路畅通无阻。

一周后,就到了‘津港’。

大船靠岸,人先下船,接着是车马下船。

杰森一行刚刚下船,就看到有一匹快马本来。

马上的汉子,还没到跟前,就翻身下马,冲着杰森一行抱拳拱手——

“请问是‘天剑’沐大爷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