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十九章 向往与务实

拿起字条的凤飞羽匆匆离去后,又匆匆返回。

从杰森、豆包、素娘所坐的桌子旁经过时,一脸幽怨地看着杰森。

杰森?

看都没看对方一眼。

锅里的卤煮真香,尤其是那豆腐、白肉,吸足了汤汁后,更是烂而不糟,其中的火烧则是透而不黏。

不过,最让杰森欣喜的还是汤汁。

应该是老汤。

咸香异常。

调配着蒜泥、腐乳、辣椒油、韭花,实在是美味。

凤飞羽看着杰森大快朵颐的模样,默默的收获了目光,然后,看向了素娘。

这位紫衣总捕还想要挣扎一下。

“去洗碗!”

素娘冷冷地说道。

“好。”

凤飞羽苦笑了一声,走向了后院。

素娘看着凤飞羽的背影,脸上的冷淡,瞬间消失。

只剩下了一种羞涩。

甚至,脸上还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这让豆包感到不解。

她看得出,凤飞羽这位紫衣总捕很喜欢这位素娘,同样的,看似冷淡的素娘也十分喜欢凤飞羽。

那……

为什么不在一起?

豆包忍不住地轻声问道。

“在一起?谈何容易。”

素娘轻声叹息,然后,抬起头用越发轻微的声音,问道:“妹妹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知道。”

豆包一点头。

“六扇门紫衣总捕头。

凤家年轻第一人。

他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还以为我不知道,骗我说是自己做小买卖的。

可哪个做小买卖的能够把那些‘苍蝇’吓得尿裤子,尤其是之前盘踞在这附近的‘净街虎’见了他直接跪下叫爷爷,我又不是真的傻。”

素娘说着这样的话语,脸上浮现着一抹笑意。

似乎是在回忆着当时的模样。

当时的她,遭遇着可以说是人生中最大的灾难。

是凤飞羽救了她。

当那伙人一起跪下向凤飞羽叫爷爷时,她记得是上午,太阳光很刺眼,落在凤飞羽身上,就好像是为凤飞羽披上了一层金甲一样。

很好看。

她看得都入了心。

可,

也就只能是在心底罢了。

说出来,是不可能的。

有些事情,一旦说出来了,就会发生变化。

还不如不说,宛如当初。

想到这,素娘再次叹息。

这让豆包越发的不解了。

“这有什么?你喜欢他,他也喜欢你,不久足够了?”

面对着豆包这种单纯的话语,素娘诧异了一下,随后看着大快朵颐的杰森,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是羡慕的笑容。

更是发自内心的笑容。

“真是羡慕妹妹你的勇敢。

姐姐很胆小的。

情愿原地不动,也不想变得无法挽回。

而且……”

说到这,素娘突然一顿。

然后,在豆包期盼的目光下,素娘继续说着。

“而且,你说他喜欢我,也许是喜欢,但也只是现在的我,再过十年、二十年,当我的容颜开始衰老,青春不在时,他还会喜欢我吗?”

“为什么不会?

既然喜欢了,那不论变成什么,都应该是喜欢。

就算是一方死了,剩下的一方,喜欢依旧不变。”

豆包十分肯定地说道。

“不一样的。

现在的他或许能够为了我放弃凤家。

可到了那个时候,他又是否会因为我放弃凤家而后悔呢?

谁能够保证?

我不想冒险。”

素娘说得坦然。

豆包听出了这样的坦然。

所以,她摇了摇头。

“幸福是自己争取的,没有人能够帮助自己的时候,那就自己帮助自己。

我妈妈就告诉过我,当时的她为了和我爸爸在一起,也是离开了家族。

甚至,还遭到了追杀。

我爸爸好像也是这样,不像妈妈的家族,我爸爸好像是来自什么隐秘势力之类的。

但最终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还有了我。

还十分恩爱。

还老嫌弃我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说着说着,豆包就心里不舒服起来,不由地撅起了嘴。

看到这副模样的豆包,素娘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他们面对追杀时也很危险吧?”

“哪有。

追杀妈妈的,好像是我舅舅,明明已经碰到我妈妈和我爸爸了,然后,突然说风大迷了眼,怎么看不清楚前面了,让手下搀扶着他去医馆。

追杀爸爸的,好像是爸爸的师弟,已经走到我爸爸、妈妈跟前的时候,直接就翻身栽倒在地,浑身抽搐,一边抽搐一边大叫,我羊癫疯犯了,快带我回谷里医治。”

豆包撇了撇嘴道。

素娘笑得更开心了。

然后,不由自主的,素娘看向了后院刷碗的凤飞羽。

眼中满满的,都是向往。

但是最终,还是变成了一声叹息。

“有什么需要,告诉伙计。

今天我请客了。

如果妹妹在北都的日子感到无聊,就多来姐姐的店里坐坐,姐姐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素娘说着这样的话语,起身向着后院走去。

片刻后,后院就传来了——

“你怎么这么没用?”

“碗是这么洗的吗?”

“赶紧去烧热水。”

……

类似的话语声不断地响起。

周围的客人心知肚明地笑了起来。

杰森也终于感觉吃了个一分饱。

端坐在饭桌前,喝着豆包沏好的茶。

“馆主,你说素娘姐姐是不是太胆小了?”

豆包忍不住地问道。

杰森端着茶杯,想了想后,这样回答着。

“不胆小。

这是人之常情。

甚至可以说,她已经做得很不错了。”

在杰森看来,素娘是很理智,也很克制的。

她是喜欢凤飞羽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是,在这喜欢上,却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真的是太难得了。

一般人很难做到这一点。

更难做到的是,还在用自己的方式,享受着那一点点温存。

“这样的喜欢是不是不纯粹啊?

而且,为什么我觉得还有一点卑微?

喜欢就要大胆的说出来,然后,不顾一切的冲向彼此才对。”

豆包说着自己的想法。

杰森没有反对。

只是沉默了一下。

豆包的说法,很难说错。

这是一种,很美好的,很让人向往的。

素娘的做法,也很难说错。

这是一种,很现实的,一部分人会选择的。

至于另外一部分?

夹杂着利益、勾心斗角。

这在杰森看来,才是不够纯粹的。

至于豆包的喜欢和素娘的喜欢?

都是纯粹的。

而卑微?

不存在的。

难道凤飞羽、素娘不管不顾地走到一起,然后,凤家鸡飞狗跳追回凤飞羽,拆散两人,甚至,还会引起死亡。

就是不卑微了?

不一定的。

杰森摇了摇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不是什么好茶叶。

就是酒肆内的大碗茶。

用的不是什么好茶,也不是什么好水。

就是单纯的解渴。

“也许喜欢有的时候就和这大碗茶一样。”

杰森这样说道。

“嗯?”

豆包不解地看着杰森。

“恰好遇到了。

还……

解渴。”

杰森笑了起来。

豆包有点理解前半句,可是后半句,让她越发的迷糊了。

接着,两人再次闲聊起来。

这一次没有什么明确的主题了。

就是天南海北的闲聊。

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豆包说,杰森听着。

偶尔在豆包地追问下,杰森才会发表一下自己的观点。

就这么坐了一个多小时。

凤飞羽从后院回来了。

一坐下,就端起一大碗茶咕咚咕咚地灌了起来。

“我说,沐兄弟你这太不够意思了吧?

真就眼睁睁地看着我去洗碗?”

凤飞羽嘟囔着。

“你好像乐在其中。”

杰森缓缓地说道。

“咳、咳。”

凤飞羽被呛到了,这位紫衣总捕瞪大了双眼,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我乐在其中?我有什么乐在其中的?我会喜欢洗碗?”

“你肯定不喜欢洗碗。

但如果是为了喜欢的人去洗碗。

你也是心甘情愿的。”

杰森语气不变,语速依旧缓慢。

凤飞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柜台里的素娘。

素娘则是瞪了一眼凤飞羽。

凤飞羽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凤飞羽嘴硬着。

然后,下一刻,这位紫衣总捕就站了起来。

“走吧,先去救治你的朋友。

晚上我们还有事。

素娘,我先走了,明天我再来刷碗。”

前面的话是对杰森说的,说后面的话时,凤飞羽扭过头对着素娘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记住了,明天、后天、大后天,连续一周你都要来。”

素娘冷冷地说道。

“记住了!记住了!”

凤飞羽连连点头。

杰森颔首,豆包挥手和素娘告别。

素娘送出了门外。

直到看不到凤飞羽的背影时,这才转回了柜台内,然后,不由自主的,双手合十低声祈祷着。

每一次凤飞羽说自己‘出远门’‘有事办’的时候,素娘都会祈祷凤飞羽平安归来。

当然,凤飞羽不知道。

这个时候,凤飞羽的脑子里已经完全是晚上的计划了。

万寿寺,就在北都城内。

三更天,更是已经宵禁。

埋伏人手,执行计划的话,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

“这会不会是陷阱?”

站在济世堂的院中,凤飞羽轻声说道。

“大概率是。”

杰森如实说道。

那么明显的局面,除去陷阱外,杰森想不到其它。

“那个道士就是街上找来的,常年混迹在北都西市内,做着坑蒙拐骗的勾当,这次是被人用三个银元雇佣前去给你送消息的。

他嘴里问不出任何有价值的消息。

预料之中的事。”

凤飞羽笑着说道。

然后,这位紫衣总捕才喃喃自语起来。

“就是不知道是‘噬心教’还是‘往生教’。”

“为什么不可能是两者合二为一了?”

杰森则是反问道。

在‘噬心教’向徐大山等人出手的时候,杰森就有着这样的猜测。

但是,他却无法肯定。

因为,对于‘噬心教’,他了解的太少了。

不像是‘往生教’这么熟悉。

因此,他不敢判断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毕竟,两者虽然都是邪教,但是说不定还有教义上的不同,有着什么分歧也说不定。

所以,这个时候,径直问道。

“不可能的。

两者从某种方面来说是仇敌。

是不可能合作的。”

凤飞羽十分肯定地说道。

杰森则是等待着凤飞羽进一步的解释。

凤飞羽则是面带犹豫。

最终,叹了口气道。

“这些话就是我们之间的密谈,出我嘴,入你耳而已。

‘往生教’曾尝试在北都传教,然后,被‘噬心教’的人发现后,虐杀了数个坛主。

就连那位‘往生教’教主也在当年遭受了不轻的伤势。

但是,也打死了当时‘噬心教’的数个重要人物,其中包括‘噬心教’教主的候选人。

换句话说,‘噬心教’现在之所以群龙无首,就是因为‘往生教’教主。

所以,双方积怨颇深,势同水火。”

凤飞羽压低声音说道。

“那这次?”

杰森指了指房门方向。

在那里,六扇门的另外一位紫衣捕头正在帮助被‘噬心秘术’所昏迷的徐大山等人。

“所以,这也是我想不通的。

和‘四海帮’有仇的是‘往生教’。

可为什么出手的会是‘噬心教’。

除非……”

凤飞羽说着皱起了眉头,然后,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杰森,说出了自己推测的答案:“除非,那位‘大龙头’不仅和‘往生教’开战了,而且,还和‘噬心教’开战了。

但这,不太可能。”

凤飞羽说完自己的推测,就摇了摇头。

“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杰森说道。

凤飞羽点了点头,没有反驳。

“等徐大山醒了,我们得到那位‘大龙头’的下落,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凤飞羽说完,就耐心等待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很快的,日落西山。

只是房间中却一片寂静。

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时,那位紫衣总捕才走了出来。

这位紫衣总捕是一位女性。

年纪大约三十左右。

面容姣好,身材更好。

一身紫色外衣,穿在对方身上紧绷绷的。

走动间,更是……

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

“小凤,你欠我个大人请。”

这位女紫衣总捕这样说道,衬托着对方惨白的脸色,显然有着无比的说服力。

“写了,解玲儿姐姐。

徐大山怎么样?”

凤飞羽嘴上道谢,但是下一刻就追问道。

“醒了。”

名为解玲儿的紫衣总捕说道。

凤飞羽一抱拳就向内走去。

解玲儿一撇嘴,略显不满。

但是,马上的,这位解玲儿就双眼放光地看着一侧的杰森。

“这位就是‘天剑’沐先生吗?小女子解玲儿这厢有礼了,真高兴能见到您!”

一副矫揉造作,甚至是花痴的感觉直接出现。

虽然没有什么恶意,但也不会吸引杰森。

所以,杰森很干脆的问道——

“你高兴的太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