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八十七章 关键点!

十几息后,‘大龙头’崔龙王走了。

没有进入房间,甚至,脚步都没有挪动。

只是说了一些话,打了一些手势。

然后,一个纵身就消失在晨光微亮的北都城内。

注视着‘大龙头’崔龙王离去的背影,杰森微微吸了口气。

微凉的晨风中,杰森眯起了双眼。

他终于明白这位‘大龙头’崔龙王想要干什么了!

杀‘往生教’教主:逍遥王!

没错!

天下九大高手之一的逍遥王就是‘往生教’的教主。

同时也执掌着‘噬心教’。

整个帝国近二十年来暗地中的云波诡秘与蝇营狗苟,大概率都和这位‘逍遥王’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但具体的,杰森不知道。

‘大龙头’崔龙王也没有办法细说。

毕竟,手势能够表达的意思有限。

更多的话语也无法明言。

在‘大龙头’崔龙王出现的时候,杰森就能够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一直盯着这里。

因此,两人说话都很谨慎。

甚至,交谈时也只是寥寥数语。

但有一点杰森很清楚。

下一步,是关键点。

他必须要好好准备一下。

时间就像是馄饨里面的馅儿,看起来很多,其实很少。

就算是豆包心疼自己馆主,多放了肉馅,但对杰森来说依旧很少。

他需要忙得事情太多了。

三天的时间,几乎是一瞬即逝。

北都这三天来可是发生了不少事。

不过,总结出来的话,也就是两点。

第一,就是‘六扇门’被毁和重建。

第二,就是‘天剑’的名声开始在北都内传播。

而夹在两者中间的,有关‘凤飞羽被撤去总捕职务’的事情,就显得没那么起眼了。

午后,暖阳照下。

杰森和豆包并肩而行走在北都的街头上。

每天这个时候,是豆包最开心的时候。

不仅是因为逛街。

还因为馆主陪着她一起逛。

“馆主,我们今天去哪?

昨天已经吃了肘子、猪蹄和炙子羊肉了。

今儿,我们去吃啥?”

豆包问道。

“去素娘那,看看凤飞羽。”

杰森回答道。

逛街,自然会累。

那在返回‘济世堂’前,稍微吃一点并不过分吧?

杰森就是这么做的。

他用了三天午后的时间,将惦记在心的北都美食吃了个八九不离十。

可惜的是,一些有名的私房菜馆子,想要预订太难了。

杰森心底一直直呼可惜。

或许这些私房菜做的饭菜还不如豆包做的好吃。

可他总是想要尝尝。

吃不到,自然是遗憾的。

今天就是和‘大龙头’崔龙王约定的时间了。

今天之后?

恐怕北都是待不下去了。

杰森看了一眼主线任务。

【声望:2021/3000】

……

自从那晚用【晨曦之剑】斩了‘大龙头’崔龙王的水龙后,他的声望就再一次的开始暴涨。

虽然两人算得上是演戏,但是别人并不知道。

在此刻北都所有人的心中,他就是一个‘武道通神’的绝顶高手。

尽管从某些方面来说,也没有错。

但是,杰森可是知道,他和眼前副本世界的‘武道通神’绝顶高手完全就是不同的体系。

不说其它,单单是‘五毒神煞掌’到现在也只是松动大半。

这还是在他持续的不要命的冲击下。

按照眼前副本世界的正常体系,想要做到这一步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就算是‘武道通神’的绝顶高手,‘命’也只有一条。

即使是融合了‘噬心秘术’的逍遥王,‘天妖’等看似命多,但都是虚幻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本体,是一种另辟蹊径的秘术。

而‘五毒神煞掌’这种级别的‘真功’,不是本体演练的话,更是杯水车薪。

这辈子都别想有所成就。

“如果再有个十来天就好了。”

杰森默默估算着,接着,叹了口气。

世事怎么可能如人所愿。

别人是这样。

他也不例外。

不过,一想到素娘那里的卤煮,杰森的心情就再次好了起来。

不得不说,三天内吃了不少美味小吃,还是素娘那里的卤煮让杰森记忆犹新。

尤其是那蒜泥和白肉。

真的是绝配。

“素娘姐姐已经将秘方教给我了,咱们就算是离了北都,也能吃得上。”

豆包太了解杰森了。

正常情况下,杰森想什么,豆包是不知道的。

但是在关乎吃得方面,豆包有着绝对的直觉。

听到豆包的话语后,杰森一笑。

他为什么喜欢带着豆包?

不单单是因为豆包的厨艺,还因为豆包的善解人意。

两人穿过小街,随手买了两草靶子冰糖葫芦。

一人扛着一根草靶子,吃完了就随手拿一串冰糖葫芦下来。

当然,主要是杰森吃。

豆包吃了两根,就停下了。

不过,就算是看着杰森吃,她也很开心了。

足足四五十串儿冰糖葫芦插在草靶子上,在午后的暖阳下,糖液晶莹剔透,山楂红彤彤的,煞是好看。

不少小孩子跟在两人身后,眼巴巴的看着,咬着手指,吞着口水。

豆包看了一眼杰森,看到杰森微微点头后,立刻就把自己身上扛着的那根草靶子上的冰糖葫芦摘下来几串儿,递给了那些孩童。

“没了,就这些。”

豆包随手按人头分给了几个孩子后,就驱逐这些孩子离开。

拿到了糖葫芦的几个孩子,笑着连蹦带跳的就跑开了。

但是,孩子离开了。

一个大人却没有离开。

或者说,这位就没有动,躺在小巷子口的太阳地里,听到了孩子们的欢笑声,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

这个大人头发胡子都白了,破旧的衣服上满是布丁,布鞋塔拉在脚上,左脚还露着一个脚趾,随手捡的树枝插在头上,面容脏兮兮的,眼角满是黄色的眼屎,这个时候正看着杰森和豆包。

或者准确的说,看着两人扛着的那些冰糖葫芦。

不过,老人也没有开口要。

哪怕是馋得直流口水,也就是看着。

豆包手里拿着一根糖葫芦。

这是她的。

没有犹豫,豆包就递给了对方。

之前分给那些小孩子的是经过了杰森的允许。

再分给眼前的老者,实在是不合适了。

自家馆主的饭量和对待食物的态度,她可是清楚的。

刚刚也就是她了。

换个人,敢这么做,早就被自家馆主抡圆了扔在地上了。

而她可不会持宠而娇。

馆主的她给不了。

自己的,她还是能够给的。

“给您。”

豆包说了一声,也不等老者道谢,就跟在杰森身后继续向着素娘开的小酒馆走去了。

老者拿着冰糖葫芦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

也没有起身就这么靠在墙上,躺在阳光里,吃着冰糖葫芦。

开心?

真的开心。

仿佛天地间没有什么比这再美不过的事。

不过,吃着吃着,老者突然嚎啕大哭。

嘴里更是嘟囔个不停。

“明明是我的。”

“明明是我先来的。”

“狗日的。”

骂骂咧咧。

毫不掩饰。

已经走到了小酒馆跟前的豆包,忍不住的回头。

“豆包姐,你别好心了,那就是个疯老头。

咱们掌柜的看他可怜,想要让他来酒馆里打个下手,有个容身之地。

可这老头不仅不领情,还对掌柜的破口大骂。

要不是看他年纪大了,脑子不好,我们早就动手了。”

店小二低声和豆包说道。

豆包点了点头,目光却还是看着那个老者。

她总觉得老者有点眼熟。

好像小时候见过。

但又不太敢确定。

最终,摇了摇头,走进了小酒馆。

这个时候的小酒馆,空空荡荡的,吃了午饭的人们,该上工的上工,该回家的回家,除了小酒馆内的人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凤飞羽?

那自然不算是外人。

脱下了‘六扇门’总捕头的紫衣,换上了一身布衣的凤飞羽远没有常人想象中的意志消沉,相反的,这个时候手里拿着毛巾,擦着桌面的凤飞羽嘴角是上翘的。

尤其是当看到杰森后,更是笑出了声。

“你随便坐,等我一会儿,把这收拾完了咱们再说。”

凤飞羽招呼着。

杰森一点头,就和豆包坐到了小酒馆的角落里。

素娘拎着一壶茶水和一碟子瓜子走了过来。

“想吃什么?后院还有一锅卤煮和一壶黄酒。”

素娘也不客套,径直问道。

“黄酒就算了,把卤煮端来,再给我切三十斤火烧。”

杰森回答道。

就算是素娘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听到三十斤火烧依旧是咋舌。

“练武的就这么能吃?

凤三郎也是,一个人能吃三个人的。

你这一个人能吃三十个人的。”

素娘说着,招呼伙计向后院走去。

“素娘,黄酒!黄酒!”

凤飞羽提醒着素娘。

可惜换来的却是素娘的白眼。

“一个人吃三个人的,还天天赊账,你是不是打算这辈子都赖在我这了?”

素娘气呼呼地问道。

“哪能呢。”

凤飞羽讪讪地笑着。

立刻,素娘眼中闪过了一抹黯淡。

凤飞羽看到了,马上就补充道。

“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赖在你这。”

凤飞羽嬉笑着。

“没个正形。”

素娘抬手戳了一下凤飞羽,然后,自己也向后院走去,脸色红红的,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

豆包看了看远去的素娘,又看了看摸着后脑勺的凤飞羽,心底顿时了然。

“你和素娘成亲了?”

豆包悄声问道。

“嗯,前天定下的,我们也没打算大操大办,就打算请几个朋友来吃一顿就好。

到时候,你和沐兄一定要来啊。”

凤飞羽笑容满面地说道。

“一定。”

豆包点头保证。

杰森这个时候的目光则是看向了凤飞羽。

“我知道我们还有事。

不过,也不耽误我成婚吧?

之前还顾忌凤家,现在我被凤家除名了,正好也算是如了我的愿。

办完这件事后,我就成婚。

正好。”

凤飞羽笑容丝毫不减。

显然是真的高兴。

只是这样的话语总让杰森觉得不吉利。

甚至是,晦气。

特别是这个时候的凤飞羽,更像是一个戏台上的老将军。

顿时,杰森皱起了眉头。

“豆包去后院找素娘拿两根柳树枝过来,对了,再来个火盆。”

“好。”

豆包马上起身。

凤飞羽则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等到杰森拿起柳枝蘸着清水抽打他,且让他站在门外,跨过火盆的时候,这位曾经的紫衣总捕头才苦笑出声。

“这是干什么啊?

我又没干什么?

没必要这么隆重吧?”

凤飞羽嘴上说着,但还是照办了。

他相信杰森不会害他。

哪怕这一幕看起来十分像是驱晦气。

做完这一切后,素娘已经招呼伙计将一锅卤煮带着炭火炉放在了杰森一旁,三十斤火烧则放在了桌上,任由杰森自己操作。

黄酒也拿来了。

但只有一小壶。

还有一碟豆干和一碟花生米。

对此,凤飞羽满意极了。

有酒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更何况还有豆干和花生米。

杰森吃着卤煮火烧。

凤飞羽喝着就,吃着豆干、花生米。

两人聊着天。

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凤飞羽再说,杰森用点头或者一声‘嗯’表示自己再听。

更多就没有了。

豆包则是和素娘在柜台一侧说着悄悄话。

似乎是心有所感,豆包突然抬头看向了门口。

只见之前在巷子口见过的疯老头正冲她咧嘴笑着,不过,马上就看向了喝酒的凤飞羽。

“素娘姐姐,能卖给我一壶酒吗?”

豆包笑着问素娘。

“提什么卖不卖的,妹妹是个心善的人,我给你去打。”

素娘好似气恼的拍了一下豆包。

转身就递过来一壶黄酒,还有豆干和花生米。

和凤飞羽的一样。

都是一壶二两。

豆干、花生米也不差不多。

端着这些,豆包走到了门前,将酒壶、豆干、花生米放到了老者面前。

“老伯,我是不是在哪见过您?”

豆包早不是什么无故大发善心的小女孩了。

逃荒大半年的经历,早已让她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顺手而为的善事,做了也就做了。

但是超出能力范围的,绝对不能够勉强。

眼前的老者虽然可怜,但如果不是因为眼熟的话,豆包不会管第二次。

“见过!见过!

在你小时候,咱们见过。

小丫头,你叫什么。”

老者说着颠三倒四的话语。

至少在素娘看来就是这样,哪有小时候见过,这个时候不知道别人名字的。

“豆包,唐豆包。”

豆包回答着。

她也不知道眼前算不算是正式场合,不过别人问了姓名,自然是回答全名的好。

“唐?

姓唐好!

姓唐最好了!”

老者听到这个姓氏,越发的高兴了。

一壶酒端起来就一饮而尽,也没有吃花生和豆干,就这么蜷缩在小酒馆门口的角落里呼呼大睡。

豆包叫了两声,老者都没有应答。

无奈之下,是能是拿起空的酒壶,花生和豆干走回到了酒馆内内。

之后,酒馆内,伙计们下午返回房间休息。

豆包和素娘说悄悄话。

杰森则是吃着卤煮。

越吃越快。

一大锅卤煮很快就见了底。

凤飞羽喝着黄酒。

越喝越慢。

二两黄酒喝出了二斤的感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大约一刻钟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小酒馆外。

戴着斗笠的‘大龙头’坐到了杰森、凤飞羽两人面前,径直说道——

“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