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八十九章 刀出.斩!

刀与剑,不同。

即使是隔着格子,看不到,杰森也能够分辨出来。

很简单——

他剑术天负。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当那锋锐的气息中有着一丝丝亲切时,他就知道那暗格中放着的是一把刀。

一把锋锐且名动江湖的刀。

因为,用它的人,被称之为‘刀君’。

天下九大高手之一的‘刀君’!

也只有是‘刀君’才能够隔着暗格就让他感受到这种切肤之痛般的锋锐感。

也只有是‘刀君’才能够解释种种。

例如:‘大龙头’崔龙王挑战‘刀君’,留了一命。

例如:‘大龙头’崔龙王与‘刀君’的合作。

例如:近二十年来,‘刀君’隐匿在江湖,不长露面。

这些种种,都在这一刻有了真正的答案。

但,

一部分难题解决了。

更多的问题却又出现了。

‘刀君竟然是‘大龙头’崔龙王?

四海帮恰好也是二十年前崛起的。

二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杰森思考着。

却没有开口。

因为,杰森知道,很快他就能够知晓答案了。

事实上也是出如此。

马车沿着北都大街而行。

很快就出了北都。

过了十里亭后,马车调转车头,就向着北都一侧的高山而行。

在那里,有着一座庄园。

占地不大,但是修建的却很精致,庄户们在庄子外开辟了农田,只是这个时候,却没有见到任何一人的身影,甚至,也没有鸡鸣狗吠。

有着的只是空无一人的田野。

还有空荡荡的庄园。

杰森跟在‘大龙头’崔龙王的身后走下了马车。

驾车人躬身行礼后,驾着马车离开。

‘大龙头’崔龙王径直迈步向内走去。

看得出,‘大龙头’崔龙王对这里极为熟悉,没有任何的停顿,就穿堂入室,带着杰森来到了庄园一侧的一栋小楼前。

这栋小楼在后院一侧。

按照规格,应该是此间庄主女儿的秀楼之类。

‘大龙头’崔龙王站在秀楼前,抬起头看着这栋秀楼,双眼中带着回忆。

久久之后,这位‘大龙头’开口了。

“沐兄弟,你知道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这位‘大龙头’问道。

“饥饿。”

杰森很干脆地回答着。

‘大龙头’崔龙王一怔。

显然,这个答案,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不过,这位‘大龙头’并没有呆滞多久,马上就继续说道。

“那是沐兄弟你,对于我来说,是背叛。”

‘大龙头’崔龙王说着这样的话语。

杰森不由一挑眉。

他可是知道对方拥有双重身份的。

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也是背叛吗?

不过,杰森没有开口,而是看着对方。

‘大龙头’崔龙王的话语继续着。

“二十年前,深感难以更进一步的我约战‘一帝’,但是不敌,身受重伤,眼看就要被‘一帝’一拳打死的时候,我的那位挚友出手了。

他本该是旁观者,也是见证者。

可他违反了规定,出手救了我。

还将我安顿在了这里。

而他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惩罚,以至于并没有痊愈的身体,再次受伤。

我满心愧疚。

我在这里一边养伤,一边自责,认为自己没有脸活在世上了。

所以,我准备再去找‘一帝’,让对方一拳了解了我。

可是‘一帝’闭关了,还给我留了一封信,信是皇室的一位女子交给我的。

信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写。

我询问那女子时,才发现,那女子是哑巴。

我浑浑噩噩的,不知道何去何从。

那女子也没有离开,就在这里照顾着我的起居。

那个时候,失去了刀的我,迷茫了,她则像是一盏灯,照亮了迷茫的我。

大约半年后,我和她成亲了。

然后,我们也有了孩子。

那个时候的我认为‘刀君’死了,所以,我让柔柔帮我挑了一个名字——她选了‘崔’这个曾经挑战过我的无名之辈。

我就认了这个姓氏,接着,带着柔柔我准备返回‘香城’了。

我准备重新开始了。

可柔柔死了。

被匕首刺穿了心脏,匕首是她防身之物,握着匕首的也是她自己,然后,她手中又多了一封信。

那封信,是那个混蛋给我的。

上面写着问候,还有祝福和……条件!

只要柔柔愿意死,他就放过我!”

‘大龙头’崔龙王咬着牙,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双眼通红,充斥着血丝,杀意不可抑制的四溢而出,让四周的植被开始左摇右摆。

足足三秒钟后,这样的情况才收敛。

“我重新拿起了刀。

我要报仇!

我要替柔柔报仇!

我要杀了那混蛋!

所以,我以柔柔选择的‘崔’姓开始扩张‘四海帮’,我不仅要杀了他,还要摧毁他那所谓的‘帝国’。

时间一天天过去。

一切都如同我计划的那样。

‘四海帮’有条不紊的发展着。

而我也让所有人都认可了‘大龙头’的身份。

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

但那个家伙似乎是发现了不对。

他手下的密探开始不断的试探我。

我不得不让‘我’再次出现,引开对方的注意力。

而且……

这一次,我有了意外所得。”

说到这,‘大龙头’崔龙王刚刚平息下去的杀意,又一次的暴涨。

他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发现我一直以来的‘盟友’竟然在欺骗我。

从二十年前就开始欺骗着我。

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从我开始约战‘一帝’时,就已经踏入了对方的圈套。

一环扣一环。

一步跟一步。

一切都是对方的算计。

因此,我将计划提前了。

我来到了‘北都’。

我要用我的方式解决一切。”

说完,‘大龙头’崔龙王转身就看向了庄园门口。

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那里。

黑色的斗篷,遮蔽面容的青铜面具。

对方面对着‘大龙头’崔龙王的注视,好整以暇的迈步而入。

悠闲,且淡然。

就如同他的语气。

“你是怎么发现的?我自认为掩饰的足够好。”

‘往生教’教主略带好奇地问道。

“你的掩饰自然是天衣无缝,但人算不如天算,你一直伪装着重伤未愈,我也因此心怀愧疚,想要寻找一份秘药为你疗伤。

‘造化丹’是我好不容易找来的药方,我借着所谓和自己决斗的名义,动用了‘四海帮’十年的积攒,我开始炼制这份秘药。

而为了掩人耳目,我还故意让龙女和红袖也炼制一枚仿制版本的‘造化丹’。

这原本是我为了防止他人窥视的法子。

但没有想到引来了意料之外的敌人。”

‘大龙头’崔龙王怒视着‘往生教’教主。

后者沉吟了一下后,微微叹息。

“我为了让你放心炼药,很配合的调动了‘往生教’的力量,让他们在‘边州’夺城闹事,希望以此吸引了你的注意力,让你放心。

一开始真的很顺利,你第一次假死,清理了‘四海帮’内部,准备炼药了。

只是当我自作聪明的让‘天妖传人’靠近‘四海帮’时,却被你察觉了不对。

我马上就要补救。

但是,却来不及了。

因为,我自始至终都没有想到炼药的人,不是崔龙女和红袖,而是你!谁又能够想到堂堂的‘大龙头’崔龙王才是‘四海帮’内真正的炼丹师!

当然,

还有你!”

‘往生教’教主转头看向了杰森,目光中的恨意,宛如实质。

“如果不是你的话,他这个傻子,根本发现不了那些!

如果不是你的话,他现在还在按照我的计划听命!

一切的一切!

都是你!”

带着怒吼声,‘往生教’教主一拳击出。

一如既往的势大力沉。

一如既往的带着轮回之感。

芸芸众生,似乎都在这一刻要沉沦。

普罗大众,仿佛都在这一刻要往生。

但面对这一拳,杰森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动。

因为,‘大龙头’崔龙王先动了。

就这么挡在了他的身前一掌击出。

浪涛声骤然而起。

仿佛下一刻,就要有滔天巨浪从天而降。

但却雷声大,雨点小。

只有声响。

没有巨浪。

而被‘阻拦’的‘往生教’教主则是跃过了‘大龙头’崔龙王,对着杰森当头一拳砸下。

这一拳,‘往生教’教主没有留有余力。

他拼尽了全力。

他等待这一刻等的太久了。

这个破坏了他计划的人。

这个可能是那个家伙暗藏的棋子。

现在!

一切都不重要了!

只要对方死了!

一切就能够照旧!

而且,杀了对方,想必那个家伙会心疼吧?

一想到这,‘往生教’教主眼中浮现了说不出的快意。

这一拳,更加威力绝伦了。

嗡!

空气中,轻微的颤动后。

七彩光轮出现在了‘往生教’教主的脑后。

浓郁的檀香味,瞬间充斥在整个庄园内。

好像有着重重人影跪拜在地。

这些人看着‘往生教’教主,目带狂热。

然后,他们看向了杰森。

目带不解。

接着,就是斥责。

跪下!

跪下!

跪下!

一声跟着一声怒斥,似乎要将杰森的心脏都要吼裂般。

但,杰森完全无动于衷。

吼声他听到了。

但就如同是清风拂面般。

诸多副本历练,他的心智早已经宛如钢铁一般了。

这样的影响基本上就是略等于无。

更何况,这样的影响和他时时刻刻忍受的饥饿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咕!

杰森的胃袋蠕动着。

那源自灵魂深处的饥饿让杰森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一分。

随后——

吼!

饥饿的咆哮声在那灵魂中响起。

一头漆黑的,双目猩红的,有着血盆大口的巨兽就这么出现在了杰森身后。

它面对着那浓郁的檀香,先是深深了口气。

顿时,充斥着整个庄园的檀香味就消失了。

然后,它猩红的双眼看向了那些跪拜的人影。

还没有等它行动。

这些人影就好似阳光下的肥皂泡,一个接着一个破裂了。

剩下的,只有‘往生教’教主的拳头。

刚刚还势大力沉的一拳。

这一刻变得滞涩了。

被那漆黑巨兽盯着的‘往生教’教主心底颤栗、发寒。

那是源自生物本能的恐惧。

那是烙印在生物链顶端存在对于之下存在的威势。

即使是‘往生教’教主也不例外。

他也在这条生物链上。

他也被影响着。

哪怕随即,这位‘往生教’教主就反应过来了。

但战场上,刹那就足够了。

昂!

一条水龙升腾而起。

巨大的好似火车头般的龙头重重的砸在了‘往生教’教主的后背上。

砰!

‘往生教’教主的身躯径直四分五裂。

那残余的头颅上,双眼中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似乎不相信‘天妖’会对他出手。

浮在空中的七彩光圈阵阵闪烁。

下一刻,四分五裂的‘往生教’教主又一次出现了。

青铜面具,这个时候早已破碎。

对方露出了真容。

浓眉大眼,面容微胖,带着丝丝富态,但是眉宇间却有着更多的威严。

常人一看,就觉得不一般。

只是这个时候,却是略显呆滞。

“你为什么要对我出手?

你要背叛我们吗?

还有你的‘惊涛掌’从哪学的?

崔龙王那个傻子还活着?”

‘往生教’教主,不,‘逍遥王’连连质问着。

而回答对方的则是崔龙王的又一记‘惊涛掌’。

但这声势浩大的一掌,只是虚有其表的。

阵阵的杀招是,刀。

锵!

一抹刀光从庄园外飞入,落在了崔龙王的手中。

这个时候的崔龙王气息立刻一变。

霸道。

恪守。

犹如谦谦君子,但却霸道异常。

两种不同的气息同时出现。

矛盾,复杂。

可就是这样,矛盾复杂的气息,却莫名的调和成了一体。

那是,

锋锐!

一往无前,无物不斩的锋锐!

‘逍遥王’本该早已发现不对,但是‘复活’状态下的对方,显然是不正常的,根本没有发现这一点。

只见刀光一闪。

‘刀君’已经出现在了‘逍遥王’的身后。

正是——

水龙咆哮,惊往生。

刀锋暗藏,斩逍遥。

‘逍遥王’再次被一分为二。

而且,这一次并没有如同之前一般顺利复活。

烈焰汹汹。

喷涌而出。

‘逍遥王’的尸体瞬间飞灰。

七彩光圈依旧闪烁,但是无论再怎么闪烁,都赶不上那灼热烈焰焚烧的速度。

基于某种机制。

‘逍遥王’暗藏在七彩光圈的后手发动了。

那是……

药香!

PS 肥龙推荐朋友的一本书《我真不是高冷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