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九十四章 终现!

宛如实质的菩萨罗刹身影上出现了一个X型伤口。

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延着,巨大灌注了万钧的双拳停在了半空中,紧接着——

刺啦!

破碎的声音中,虚影被割裂。

齐齐的成了四块。

就如同是烟雾一般,消散在了空中。

噗!

一口鲜血喷出,月白的僧衣被染红。

年轻的和尚连连后退了数步后,瘫软在了地上,依靠着墙壁露出了一抹苦笑,在他的胸前一道按比例缩放的X型伤口赫然浮现。

血肉翻出,深可见骨。

但是,年轻的和尚完全没有在意。

只是看着面前的‘刀君’、‘剑仙’。

“这就是曾经闻名江湖的‘刀剑合并’吗?

小僧受教了。”

说着,年轻的和尚就想要坐起来,但是尝试了数次之后,都没有成功。

年轻的和尚一皱眉,放弃了。

‘刀君’和‘剑仙’却是眉头一皱。

两人于‘欢喜佛’的战斗,从眼前的局面来看,自然是两人赢了。

可是在刚刚交手的时候,两人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欢喜佛’留手了。

初始时看似是全力以赴,但是触碰的刹那,‘欢喜佛’却是有了停顿。

常人或许察觉不到这样的停顿。

但是对于‘武道通神’的‘刀君’、‘剑仙’来说,实在是太明显了。

“为什么?”

‘刀君’问道。

年轻的和尚没有回答。

因为,年轻的和尚已经感知到了那位的气息。

‘刀君’‘剑仙’也感知到了。

三人齐齐地看向了巷子口。

一道身影缓步走出。

身材中等,面容还未看清楚时,一股君临天下,让人跪拜的气息就已经扑面而来了,小酒馆内的素娘身躯不受控制的就要匍匐在地。

即使是处在关键时刻的凤飞羽也都受到了影响。

他感觉自己的气血变得异样的滞涩。

就如同是呼吸受到了影响般。

不由自主的凤飞羽睁大了双眼看向了那道身影。

天空明月与巷子内阴影交错。

那人的面容终于被看清楚了,浓眉大眼,面容硬朗,双目暗藏威压,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却已经让人胆战心惊,尤其是那一身明黄色的龙袍更是说明了来人的身份。

一帝!

天下九大高手中当之无愧的第一。

也是整个帝国的执掌者。

更是天下公认的君主、帝王。

此刻,这位帝王缓步向前,所有人的视线在对方身上一顿后,就被对方手中拎着的东西所吸引了。

那东西是两件。

或者准确的说是……

两颗头颅。

两颗头颅都是呲牙咧嘴,但还是能够看得出一粗狂一俊俏,且都充斥着邪异。

而‘刀君’‘剑仙’则是凭借着气息迅速断定了两颗头颅的身份。

‘血魔’!

‘天妖’!

前者刚刚才逃遁,两人不会认错,气息实在是太好辨认了。

而后者?

‘刀君’双眼一眯。

他明明将‘天妖’放在了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地方。

为什么‘一帝’会知道?

难道我进入北都后的一切行踪都被‘一帝’关注着,但我却不知道?

顿时,‘刀君’心底一凛。

因为,他知道这代表着的是什么。

不由自主的,‘刀君’斜指地面的长刀,缓缓抬起。

‘剑仙’更加直接,剑尖直指一帝。

看到两人的动作,年轻的和尚笑了。

“呵,当然是因为他。”

瘫软在那的年轻和尚双眼早已恢复了正常,但是目光中的恨意却是宛如实质的,比之前漆黑如墨的双瞳更让人胆寒,只听他说:“第一次打赌我输了,你们知道我和他赌的是什么吗?”

没有等人询问,年轻和尚就自顾自说道。

“他和我赌,赌我以后再也不会碰女人。

我不信。

然后……

他把我阉了。”

说到这,年轻的和尚对着走来的人影咬牙切齿起来。

似乎是恨不得将对方身上的肉撕扯下来,狠狠地吞入腹中。

“我输了,输得很彻底。

所以,我成为了他的狗。

我恨,但我不想死。

因此,我一直等待着机会,等待着反噬你的机会。”

年轻的和尚抬起头,看向了已经走到自己面前的身影,眼中的怨毒如果能够杀人的话,眼前的身影恐怕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但是,很可惜,年轻的和尚没有这样的能力。

“他们就是你等的机会?”

那道身影问道。

没有什么装腔作势,威严感就扑面而来。

近在咫尺的年轻和尚气息一顿,这才艰难地点头。

“是。”

年轻的和尚很肯定地说道。

那道身影注视了年轻和尚一秒,发现年轻的和尚是认真的后,顿时,失望的摇了摇头。

“我有点高看你了。”

说完,那道身影不再理会年轻的和尚,径直看向了‘刀君’和‘剑仙’。

“不过,‘刀君’你却是被我小看了,我也没有想到你陷入了我那个愚蠢弟弟的布局后,竟然还能够这么快的恢复。”

“真的是让人惊讶。”

“至于你?”

说着,那道身影看向了‘剑仙’。

“我以为你受了我一拳后,会立刻远遁千里隐世不出,没想到你竟然装疯扮成乞丐还留在了北都,我的那些探子怎么也不会想到堂堂‘剑仙’会如此放低身份,难怪他们怎么也没有找到你。”

那道身影感叹了一声。

“你的那些探子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你这位‘一帝’会在十年前,突然向我出手,然后,覆灭了整个李家,并且找人冒充。”

‘剑仙’冷哼了一声。

对此,那道身影不以为意。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你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明白,活该落到这步田地。

对了,还有他们。

也真的是自以为是。”

那道身影说着就将‘血魔’‘天妖’的头颅扔到了‘刀君’‘剑仙’的脚边,自始至终这位‘一帝’都是用一种很平淡的口吻。

没有任何的起伏。

仿佛是在阐述一件事实般。

“我不是没有自知之明,而是错误的估计了你身为‘天下第一’的气度和骄傲。”

‘剑仙’冷冷地说道。

“天下第一?哈哈哈,真是可笑。

这样的虚名有什么好骄傲的?

你想要?

拿去就好了。”

那道身影对江湖人士趋之如骛的名号,完全就是弃如敝屣的态度,浑然不在意。

对方背着手,站在那,看着‘剑仙’、‘刀君’。

“到了此时此刻,你们如果还用所谓的‘天下第一’来衡量我的话,那真的是让我太失望了,在这个所谓的‘天下第一’之前,我还是这个帝国的皇帝。”

对方这一次话语中浮现了丝丝骄傲。

还带着一股霸气。

那是不容反驳的霸气。

令瘫软在地的年轻和尚难受的想要吐血。

令‘刀君’、‘剑仙’同时后退了一步。

“所以,你才设局想要把我们全都干掉,因为,我们都是帝国不稳定的因素?”

‘刀君’沉声问道。

“没错。”

那道身影一点头。

“那我二十年之前和你的约战,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

‘刀君’继续问道。

“那倒不是。

二十年之前,我还没有明确自己的目标,还因为自己的‘天下第一’沾沾自喜,从来没有想到身为一个帝王,帝国才是根本的本质。

所以,我得感谢我的那个弟弟。

二十年之前和你的约斗,还有和‘双绝’一战,乃至是上一代‘血魔’都和我这个愚蠢的弟弟脱不开关系。

他总是想要借他人的手干掉我,好取而代之。

可惜他总是失败。

而每一次我都变得更强,这让他不得不选择一些疯狂的方式。

当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他完全的沉浸其中,进入了‘魔道’。

当时的他还在质问我,问为什么天下第一是我不是他,我回答他说,你想要天下第一的话,我可以让给你,我当时是真心实意的。

但没有想到的是,他听到这样的话语后更加疯狂了。

我才不需要你让。

我会超越你成为真正的天下第一。

不!

是比天下第一更强!”

那道身影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目光扫过‘刀君’‘剑仙’‘欢喜佛’后,笑问道:“是不是很愚蠢?是不是很幼稚?

他从小就是这样的人。

我一开始并没有在意。

我还放任他去做,因为身为兄长,我认为我应该包容自己的弟弟。

我就这么等待着。

可让我失望的是,他根本没有成功。

而更让我觉得厌烦的是……无聊。

我待在天下第一的位置上第一年是新鲜的,第二年就变得无趣,第三年就是无聊了,四年五年之后,我开始审视自己。

突然间我发现,我是一个的帝国的皇帝。

我的重心应该是帝国才对。”

“一派胡言!

如果你的重心是帝国的话,现在帝国怎么会变成这种模样?

不说地方上的那些弊端。

‘逍遥王’勾结外族,你知不知道?”

‘刀君’怒斥着对方。

“我当然知道!

而且我也没有说谎!

我只是没有把话说完,我那个愚蠢的弟弟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并不是没有成效,他收集的一些东西很有意思,所做的事情也很有趣。

例如‘噬心教’‘往生教’。”

那道身影缓缓地说着。

但是,‘刀君’‘剑仙’心底却涌现了不安。

他们凝神看着眼前的一帝。

面容与记忆中的一般无二。

气息也是一模一样。

但是,他们本能地觉得眼前的一帝有些不同了。

具体是什么不同,他们也说不上来。

只能说是武者的直觉。

而倒在那的年轻和尚则是露出了个轻蔑的笑容。

“不要找那么多借口。

更不要说什么理由了。

你之所以放任‘逍遥王’,只不过是因为你发现他找到的那些秘术对你的实力再进一步有帮助罢了。

什么无聊、厌恶,人总爱给自己做出的错事,找点借口,来宽慰自己,表示自己是不得已的。”

年轻和尚的话语毫不留情。

“你只是一个旁观者,又怎么知道我真正的想法呢?”

那道身影反问道。

“从你选择‘噬心秘术’,吃下第一颗心脏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早就不是人了。”

年轻和尚轻蔑笑容依旧。

“和你比呢?”

那道身影一皱眉。

“我从来没说自己是人,和你比,我至少是坦诚的,不像你这么虚伪。”

年轻和尚一脸不屑。

“当初我没有杀你,把你留下了,就是因为你这份真诚,可是现在看起来,这样的真诚也真的是讨厌。”

那道身影说着,就抬起了手。

对方准备结果了年轻和尚。

但是,年轻和尚的速度更快。

上一刻还倒地不起的年轻和尚一个纵跃就站了起来不说,还牢牢将那道身影抱在了怀中,宛如实质的菩萨罗刹虚影再现。

两只颜色不同的手掌狠狠的合在了胸前。

轰!

巨大的轰鸣声中,夹杂着年轻和尚的喊声。

“还不动手!”

锵!

刀剑齐鸣。

‘刀君’、‘剑仙’再次刀剑合璧。

两道锋锐的光芒照耀着夜空。

但,

落空了。

砰!

就在刀芒剑气闪烁的刹那,半空中传来一声闷响。

伴随着一阵血肉横飞,菩萨罗刹的虚影径直炸裂了。

将那道身影抱在怀中的年轻和尚被‘撑’开了。

或者准确的说是,被‘撑’炸了。

年轻和尚脸上浮现着一抹难以置信。

似乎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但是,结果却从不会因为个人的意志而改变。

血雨腥风间。

‘欢喜佛’尸骨无存。

半空而立的‘一帝’好似闲庭漫步般,躲开了刀剑合璧而来的刀芒剑气,手掌一抬——

昂!

一道长百米的金色‘龙’型虚影就出现了。

一同出现的还有前所未有的威压。

那是,

既有着丰收的喜悦,也有着法度的无情。

恩威并施间,化作了民心。

民心所向,所向披靡。

令万物颤栗。

更令天下臣服。

整个北都都在这一刻‘醒了’。

但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他们、它们直愣愣的跪在那里,抬起头看着浮现在脑海中的身影。

接着,齐齐叩首。

就如同是在拜见自己的皇帝陛下。

却,

更像是朝圣。

是拜神。

而神就是曾经的皇帝陛下。

一道七彩的光圈从对方身后显现。

刹那,百米长的金龙虚影就如同吹气球般的膨胀到了千米的程度。

那道身影被金龙围绕,他看着‘刀君’‘剑仙’,淡淡笑道。

“我结合了‘天子龙拳’和‘噬心秘术’创造了一门新的拳术,之前我那愚蠢的弟弟在我这里偷偷学了一些,他称之为‘往生拳’。

但这门拳术理应称之为‘极乐拳’才对。

以前一直没有人值得我用出这门新创的拳术,现在你们两位正好在,恰好成为我这门拳术的试金石,接招吧——

往生极乐!”

金龙虚影中,那道身影一拳击出。

顿时,天地变色。

莫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似乎眼前的天地就要破碎一般。

但是,远处却出现了丝丝光芒。

那里咏唱声连绵。

那里庆云连绵。

那里地涌金莲。

那里让人向往。

不自觉的,距离此地最近的、跪拜着的北都人心中就涌现了这样的向往。

然后,他们身躯迅速的干瘪下来,气血伴随着精气神一同被抽离,齐齐涌入到了那道身影中。

顿时,千米金龙的虚影开始变得实质化。

那道身影的气血则是更加的强盛。

“一人之力哪里比得了众人之力。

以天下人为根本的‘天子龙拳’又怎么比得上‘愚民’为根本的‘极乐拳’?”

第一次全力施展‘极乐拳’的那道身影畅快地笑了。

效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一拳击出,就比得上他苦修一月。

这种滋味实在是太棒了。

至于一拳击出后,周围上千人被抽干了?

他根本不在乎。

天下人多的是。

何必在乎这些?

心念一起,金色龙影开始泛起了黑色。

并且,瞬间就变为了黑色。

原本带着融合丰收、法度等民心的一拳,在这一刻变成了毫不在意的横征暴敛。

屠戮、支配、利用、无情犹如是凭空生出般,融入到了这一拳中。

以至于黑色龙影威严不仅不减不说。

甚至,更加的强盛。

远超刚刚。

‘刀君’‘剑仙’面对这一拳,脸色突变。

之前的‘一帝’已经让两人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升起了难以反抗的情绪。

而现在?

则是浓浓的绝望。

但两人没有躲闪。

都曾和‘一帝’交过手的两人很清楚,一旦退让,那就只会陷入到无休止的被动中,对方的拳头不仅会威势激增,而且更是会越战越强。

因此,只能是硬拼。

所以,两人再次的刀剑合璧。

刀芒剑气直直扑向了那道身影。

可是还没有等刀芒剑气靠近,千米黑龙直直扑下。

轰隆隆!

刀芒剑气与千米黑龙碰撞后,前者径直溃散,后者则是光芒黯淡。

不过,那道身影根本不在意,马上就又是一拳轰出。

北都内更多的人被抽干了气血和精气神。

黯淡的黑龙,再次恢复如初。

那道身影的气势更盛。

他看着即将被自己一拳打死的‘刀君’‘剑仙’嘴角微微一翘,而在这个时候,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随即就是——

一柄40米长的光剑径直斩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