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十八章 开始了!

带着好似叹息一般的口吻,手拿长弓的男人脸上突然流露出了一抹浓烈的恶意。

“我当然想要看看他!”

“毕竟……”

“这样的蠢货,我是第一次见!”

男人原本看起来不错的面容,因为心底的恶意而扭曲着,看起来十分的丑陋,当这恶毒的话语出口后,更是丑态毕现。

就如同是一个小丑,走入了殿堂般。

‘老头’怒视着对方。

劳伦.德尔德努力地张嘴,但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们不单单是身体被束缚了,就连声音也被禁制了。

“哎呀呀,忘记了,你们现在不能说话。”

手持长弓的男人装模作样地说完,就抬手打了个响指。

啪!

呼哧、呼哧。

‘老头’、劳伦.德尔德就如同是从溺水状态中缓过了劲儿般,两个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尤其是‘老头’,随着呼吸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虽然一直保持着锻炼,但是‘老头’的年纪决定了他不可能和年轻人一样,而接触到的‘超凡之力’,也是偏向于预言、警示一类,对身体的帮助并不大。

所以,这个时候,十分的狼狈。

而看着‘老头’这副模样,那个手拿长弓的人笑了。

“知道自己错了,所以,在痛苦流涕?”

“还是为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呢?”

“哭嚎吧,这是你应得的。”

手拿长弓的人拉长了语调。

‘老头’强忍着眼泪,再次对对方怒目而视。

他知道对方是故意的。

‘不夜城’上城区的‘执法者’,他听说过。

是一群冷酷无情、爱好玩弄猎物的残暴者。

但是听说,和实际经历相差太多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只有真正的经历了,才会明白‘执法者’这种家伙,远比想象中的恶劣。

和……

‘金’一样!

顿时,‘老头’一阵恍然。

他刚刚在看到这些‘执法者’出现的时候,就总觉得哪里有些眼熟。

可总是想不起来。

现在,他总算想到了。

是‘金’!

这些执法者,和‘金’很像!

但是,却不如‘金’。

不论是手段,还是话术,都有些刻意了。

上城区的‘执法队’会不如一个下城区的‘代理人’?

‘老头’感到了一股荒谬。

也许……

是因为这些人是‘执法队’中的末流?

或者干脆就是不入流?

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为什么对方不如‘金’了。

也能够解释对方为什么会这么的浅显了。

想着想着,‘老头’的眼神就变了。

“你这样的眼神真的是很讨厌啊!”

“总让我想起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拿着长弓的人眼神变得冰冷。

杀意毫不掩饰。

‘老头’一笑。

如果说之前还是在猜测的话,那么这个时候,他已经确认了,对方真的就是‘执法者’中的不入流了。

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的喜怒显现于色?

就连16区的一个街头老大都不如。

最起码,16区的街头老大还懂得不让对手看到自己的真实想法。

当然了,最让‘老头’放松的是,他心底的警示开始消失了。

悄无声息的就消失了。

要知道,每一次警示消失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而这一次,却是直接干脆的消失。

实在是突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消失的这么突然。

但是‘老头’知道自己安全了。

他的能力从来没有唬骗过他。

有着这一点就足够了。

“恼羞成怒了?”

“一群色厉内荏的家伙。”

“不过,就是披了一层‘执法者’的皮罢了。”

劳伦.德尔德比‘老头’还要直接,直接出声嘲讽。

‘老头’猜测的,也是劳伦.德尔德所猜测的。

甚至,在某方面来说,劳伦.德尔德想到的更多。

因为,劳伦.德尔德曾经是‘金’的手下。

他知道的比‘老头’还多。

所以,感触更深。

眼前的‘执法者’真的不如那个让他屡屡吃亏的‘金’。

至于危险解除?

劳伦.德尔德倒是没有想过那么多。

这位大人物曾经的合作者这个时候完全就是豁出去了。

很简单,他破坏了‘金’的计划。

而且‘金’当着‘不夜城’下城区环城所有人的面发出了‘通缉令’。

有着这样的前提,他一旦被抓住了。

那就是死路一条。

根本没有可能活着。

而现在,他被抓住了。

与其摇尾乞怜,又被重重羞辱后,死去。

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死亡。

换句话说,劳伦.德尔德选择了光棍点的死亡方式。

而这样的话语自然是激怒了手拿弓箭的人。

‘老头’毕竟只是眼神,没有说出来。

而劳伦.德尔德可是很干脆的开口说出来的。

这位手持弓箭的‘执法者’很清楚这会让他急于弥补的声望再次下降。

看看周围那些队员的目光吧。

这位手持弓箭的‘执法者’已经能够想象,返回上城区后,他会遭遇什么了。

该死!

心底怒骂着的这位‘执法者’,越发的愤恨了。

他舍下颜面来到了这个卑贱的下城区,竟然还被两个下城区的奴隶嘲讽了。

实在是罪不可赦!

“你在找死!”

对方这样说着,掏出了一支匕首,走向了劳伦.德尔德。

劳伦.德尔德一瞪眼。

“来!”

说这话,劳伦.德尔德把脖子向前伸去。

不过,因为身体被束缚,这个动作实在是艰难,但是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手持弓箭的‘执法者’冷哼了一声,匕首直接插入了劳伦.德尔德的肩膀。

没有选择脖颈。

因为,他还期望用两人把关键人物钓出来。

杰森!

这个疑似上城区的居民,这个叛徒才是重中之重。

只又找到了对方,抓到了对方,才算是完成任务。

也只有抓到了对方,他才有可能挽回名誉。

而这两个人?

根本无关紧要。

“留下一个人看住他俩,剩下的人……嗯?”

手持弓箭的‘执法者’发号施令。

可话语才出口时,这位‘执法者’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雾!

浓雾!

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

不知何时,笼罩在了四周。

“小心!”

手持弓箭的‘执法者’大声喊道。

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回应。

顿时,这位‘执法者’心底一沉。

然后,就在他凝神戒备的时候,一只宽厚的手掌搭在了他的脖颈上。

这位‘执法者’一惊。

什么时候?!

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发觉?!

下意识的,这位‘执法者’就要挣扎。

但是——

咔吧!

一声脆响,这位‘执法者’的脖颈就被扭断了。

对方双眼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不过,就在失去知觉前,这位手持弓箭的‘执法者’看到了自己的下属,在逐渐变淡的浓雾下,一个个早已经被扭断了脖颈,这个时候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倒在地上。

这怎么可能?

我们一队‘执法者’就这么被干掉了?

在意识彻底陷入混沌时,对方不可置信的想着。

同样不可置信的还有‘老头’和劳伦.德尔德。

在猜到杰森可能是来自‘不夜城’上城区的时候,两人就已经确认了杰森是强大。

只是……

短短瞬间就让一队‘执法者’灭亡?

这样的强大,已经超出了‘老头’和劳伦.德尔德的想象。

在两人的实际体会中,‘执法队’中的任意一个人都不是他们可以抵抗的。

尤其是领头的那个。

或许为人恶劣,但是实力却是有的。

而且,很强。

可就是这样的人,竟然连抵挡杰森一下,都做不到吗?

那杰森有多强?

‘老头’、劳伦.德尔德心底骇然。

“杰森你是怎么做到的?”

‘老头’看着一脸平静的杰森忍不住地问道。

“制造雾气,走到他们身后,扭断他们脖子,学会了吗?”

杰森很是平常地回答道。

‘老头’翻了个白眼完全不想开口了。

倒是劳伦.德尔德忍不住地比划了两下后,但是得出的结论却是,不论他怎么做都是被反杀的下场后,就丧气的喃喃自语着:“学废了、学废了。”

杰森扫了一眼‘老头’、劳伦.德尔德后,目光就看向了一地的‘执法者’。

弱!

实在是太弱了!

弱到了他连真正的实力都没有用出来了。

没有一拳百buff。

没有【破邪斩】。

更没有【黎明之剑】。

只是动用了核心力量附加的潜行与做为辅助的【雾隐】、【静音术】。

这所谓的上城区‘执法者’完全就和他在副本世界中遇到的那些杂兵差不多。

但是按照‘老头’的说法,‘执法者’应该是相当恐怖的才对。

他甚至做好了动用自己的天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打算。

可是……

为什么这么弱?

如果‘执法者’这么弱,那‘不夜城’上城区的力量自然很弱。

只是这么弱的上城区,怎么能够控制下城区?

而且,还只是派出了‘金’一个代理人就做到了?

还有30区!

他刚刚只是走出了1公里的安全范围,就遇到了那么多的‘下等喽啰怪’,这些‘下等喽啰怪’的实力不强,但是数量众多,这一支‘执法者’队伍遇到了就是白给。

但是,上次的战争可是‘不夜城’上城区获得了胜利才对。

难道有什么我没有想到的吗?

杰森沉默的想着。

一旁的‘老头’则是误会了。

“杰森不用难过,你也是逼不得已的。”

“是他们先出手,你为了救我们才干掉了他们。”

“更何况像这种‘执法者’中的渣子,你就算干掉了上城区的居民也只会拍手称快。”

‘老头’安慰着杰森。

‘不夜城’的上城区和下城区是不一样的。

按照宣传手册和他打听到的消息来看,上城区不仅环境优美,而且邻里和睦,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称得上朋友的。

如果遇到一两个极其好客的,那就是家人一般的存在来。

有着这样的前提,杰森干掉一队‘执法者’,内心想必会很不好受。

“是啊,杰森。”

“这些‘执法者’明显就是真正‘执法者’队伍中的害虫。”

“他们来下城区,指不定是为了什么利益。”

劳伦.德尔德说着,就冲地上吐了一口浓痰。

此刻的劳伦.德尔德对杰森,满意极了。

强大,这是基础。

理智,这是进阶。

聪明,这是优化。

友善且不会冷血无情,就是最终极了。

劳伦.德尔德一想到这,就要笑出声来。

最起码,他不用担心被杰森放弃了。

只要他好好的和杰森拉近关系。

想到这,劳伦.德尔德就控制地面,在执法者尸体下出现了一个个深坑。

他准备把这些‘执法者’埋了。

‘老头’在一旁帮忙。

杰森则是站在那,仿佛赞成的点了点头。

按照常理来说,‘执法者’的强大是一定的,但是‘执法者’也是有着强弱之分的,就好似他是‘守夜人’一样,但‘守夜人’并不全是他。

在‘守夜人’中有着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的存在。

而他?

不过是一个刚刚上路的学徒。

所以,这是可能的。

当然,另外一个可能就是,真正的‘执法者’并没有出动。

‘不夜城’上城区因为信息误差,只是派来了一队弱者。

因为,上城区的人并没有正视他们。

而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想到这,杰森说道——

“打扫战场,清理一切痕迹,收拾东西,我们需要离开这里了——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嗯。”

‘老头’、劳伦.德尔德一同点头。

虽然不知道这支‘执法者’队伍是怎么找到他们的,但是找到他们的结果却是事实。

因此,离开是必须的。

“我们去哪?”

“1公里的安全区就这么大。”

“就算我们离开了,他们下次派人来,也会很快找到我们的。”

“要不……”

“我们返回29区?”

劳伦.德尔德提议着。

“29区足够大,我们只要小心点,应该没有问题。”

‘老头’也赞成道。

“向着1公里外走,暂时是安全的。”

杰森却是提出相反的意见。

对此,‘老头’和劳伦.德尔德互视了一眼,同时点头。

他们相信杰森。

三人当即动身向着1公里范围外而去。

与此同时,‘金’的卧房内,他收到了最新消息。

“什么?”

“一队精锐‘执法者’在30区内失去了信号?”

“你确定吗?”

‘金’看着屏幕内的人。

对方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确定。”

“这是刚刚得到的消息。”

“议会的大人们原本还有些犹豫,但是发生了这次意外后,已经证实了30区越发的不可控了,连精锐的‘执法者’队伍都无法深入,甚至连回消息都做不到,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屏幕的人说着,深吸了口气。

他抬起头,看向了‘金’,几乎一字一句的说道。

“所以,议会通过了你的计划!”

“交给我吧!”

‘金’正色地回答道。

当通讯中断时,‘金’的眼中浮现了兴奋、期待与狰狞。

计划远比他想象中的顺利。

不枉费他调动了那样的力量。

现在,就是最后的决战了。

下一刻,他几乎呻吟般道——

“开始了!”

“开始了!”

“终于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