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二十七章 无穷!

看着杰森的手势,‘老头’和劳伦.德尔德瞬间反应过来了。

对啊!

‘不夜城’不光是环城内的下城区,还有被所有人向往的上城区。

那里有着下城区所没有的资源、知识和财富。

如果上城区的统治者出手的话,眼前的一切不久迎刃而解了?

想到这‘老头’和劳伦.德尔德都是面带喜色。

但是,很快的‘老头’和劳伦.德尔德就敏锐的发现,杰森没有任何的喜悦。

反而是……

越发的凝重了?

‘老头’直接陷入了沉思。

劳伦.德尔德则是挠了挠头后,很干脆地问道。

“怎么了,杰森?”

“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自从习惯性将自己归类为不太聪明后,劳伦.德尔德发现一些烦恼迅速的远离了。

遇到什么难题只要开口询问就好。

不仅省了精力,而且,还保护住了他为数不多的头发。

虽然头发数量依旧不可能达到梳中分或者三七分的程度,但是确实是没有再减少过——毕竟,也就十几根,细细数去,实在是再明显不过了。

“你认为‘金’大费周折的布置了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真的只是为了‘不夜城’环城内下城区的这些人吗?”

“如果真的是这些人,‘金’早就完成了绝杀。”

“对‘金’来说,自始至终的对手始终是‘不夜城’上城区的大人物——包括我们、自由军在内,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对方当做对手,只是当做了完成最终目标的‘棋子’和‘助力’。”

杰森叹了口气。

‘金’实在是他有史以来遇到过的最难缠的对手。

不单单是性格阴狠狡诈,还因为对方布置了太久太久。

五年?

十年?

还是更久?

而且,实力绝对不弱。

‘金’之前表现出的力量,应该只是对方想要表现出来的。

而真正的实力?

一旦爆发的话,恐怕会让所有人都感到吃惊。

那应该就是‘金’的另外一张底牌了。

劳伦.德尔德听到杰森的话语后,那丑陋的面容一阵抽搐。

这位大人物曾经的合作者在心底又一次的发出了哀嚎。

杰森这样聪明的人都是棋子、助力了。

那我这样不太聪明的?

随手捡起的石子吗?

不。

石子还有分量。

像我这样的,估计就是杂草了。

没有一丁点儿的分量不说,随风一吹,就飘逝了。

又一次‘摆正’了自己位置的劳伦.德尔德迅速的回过了神——这是必然的,第一次时,他久久不能够回神,但是有了第一次后,之后一起就变得快了。

因为,习惯了。

夹杂着一丝丝心酸。

甚至,最终连心酸都习惯了。

此刻的劳伦.德尔德很有自知之明。

为什么心酸?

还不是不甘心。

可一个不太聪明的人有什么不甘心的。

坦然承认自己的弱点,就这么难吗?

不难的。

深呼吸了一下的劳伦.德尔德再次开口了。

“‘金’应该没有成功吧?”

劳伦.德尔德询问着他最关心的事情。

“想想我们之前遇到的‘执法队’。”

‘老头’叹息了一声。

接着,不等劳伦.德尔德再次开口询问,‘老头’就继续说道。

“‘金’这个混蛋用了一个‘不夜城’上城区大人物们无法拒绝的理由,让这些大人物们相信,他这么做是正确的,是对大人物们有利的,”

“简单的说,就算我们将知道的一切告知了那些上城区的大人物,眼前的局面也不会改变。”

“甚至,那些大人物们还会推波助澜。”

“让一切变得更加不可收拾。”

‘老头’说着再次叹了口气。

“为什么?”

“难道他们对下城区就不管不顾了?”

劳伦.德尔德不解。

“当然是不管不顾了。”

“对于那些大人物来说,‘不夜城’的下城区算得了什么?”

“只要不是上城区有事,那就是岁月静好。”

‘老头’地苦笑越发的浓郁了,整个人犹如吃了一根苦瓜。

劳伦.德尔德则是气恼不已。

张嘴就是一连串地咒骂。

最终,只剩下了一句——

“他们根本没有把下城区的居民当人看。”

“是啊。”

“在上城区的那些大人物看来,下城区的居民就是类似奴隶的存在……不,比奴隶都不如。”

“至少,奴隶还是主人的财产之一,舍弃起还需要衡量。”

“而我们?”

“完全不需要考虑。”

“就是日常的消耗。”

‘老头’这个时候已经称不上是苦涩了,而是带着一丝丝绝望。

‘金’把控着前往上城区的‘天堂小径’,做出的那些事情,上城区的人不知道吗?

肯定是知道的。

但,默许了。

因为在上城区的大人物看来,来自下城区的人,真的是无关紧要的。

平日里的态度,足以说明了一切。

在这种关键时刻,期望他们改变?

做梦吧。

往日里,‘老头’面对上城区时,总是不愿意面对真相,总是找着各种借口来安慰、麻痹着自己。

可现在?

做不到了。

他抬起头,无力看着天空。

似乎想要看到上城区的模样。

看到上城区的大人物们,是如何俯瞰着他们这些下城区居民的。

“他们就不怕被我们掀翻吗?”

劳伦.德尔德话刚出口,就停下了。

这位大人物曾经的合作者反应过来了。

上城区的大人物们当然不怕。

把控着食物、水、药品、武器等资源的上城区,有什么好怕的?

只要掐断其中的一两项,下城区就直接乱了。

更何况,上城区可是拥有‘超凡之力’的。

不是下城区这种残缺的,需要碰运气的。

是真正意义上完整的‘超凡之力’。

不需要全部都掌握。

只要一部分人掌握。

那对下城区就形成了一个碾压。

而以下城区居民们的性格,面对前者时,就没有任何勇气反抗了,再加上后者的话……那真的是只剩下跪舔了。

他们绝对是甘愿当狗,都要活下来。

主人让他们咬谁,就咬谁。

绝对不会反抗。

甚至,谁敢反抗,不需要主人的命令,他们就会将对方撕碎。

想到这样的情形,劳伦.德尔德的丑脸扭曲到了一起。

然后,这位大人物曾经的合作者,突然想到了一点。

“下城区的风气,不会也是上城区故意制造出来的吧?”

劳伦.德尔德问道。

‘老头’身躯一颤。

他收回了看向天空的目光,呆呆地看着劳伦.德尔德,以近乎呢喃的声音说道。

“当初的环城内远比现在繁华,还有着学校、医院,甚至还有一些福利机构,是什么时候变成这副模样的?”

“是战争!”

“是上一次那突如其来的战争!”

‘老头’自问自答着。

“战争?”

“不会又是‘金’那个混蛋参与的战争吧?”

劳伦.德尔德瞪大了双眼,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从我出生开始,‘不夜城’只发生过一次战争,应该就是‘金’参与的那次战争。”

‘老头’如实地说道。

“我xxxxx!”

气恼的劳伦.德尔德再次开始了咒骂。

劳伦.德尔德从来没有像现在一般痛恨一个人。

对于‘金’,抛开了各自立场外,劳伦.德尔德最初没有什么反感。

因为相同的情况下,他会做得更过分。

可是当知道‘不夜城’环城内下城区都是因为对方才变成这副模样的,劳伦.德尔德开始从心底痛恨起这个人来。

要知道,如果‘不夜城’环城内下城区还是当初的模样,他根本不可能落到这般地步。

他虽然不太聪明,但是如果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起码能够在那种安稳的环境中活得足够好,说不定还能够成为一个医生,或者律师的。

而现在呢?

说是人,更像是怪物。

砰!

劳伦.德尔德一拳打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顿时,墙壁四分五裂,开始坍塌。

烟尘飞舞中,杰森则是依旧保持着淡然。

从推测出‘金’早就做出如此准备后,杰森就猜到了这一点。

至于是什么让‘金’有了这样的转变,杰森暂时不得而知。

但是转变的开始?

上次战争开始时才转变?

恐怕要更早一点。

杰森猜测着。

回忆着‘库林’那为密道主人的日记。

对方可是早就在战争前几十年就是‘金’的学生啊。

当时的‘金’也不是‘金’。

而是名为坎德的环城内下城区的老师。

还是拥有推荐名额的老师。

那么‘库林’自然不是第一个被推荐上去的学生。

在这位密道主人的日记中,对方杀了‘坎德’后,曾有不少‘坎德’的学生找他麻烦。

很显然这些学生就是同样被推荐的学生。

现在!

这些学生又怎么样了?

是隐匿在‘不夜城’环城内下城区?

还是已经在‘不夜城’上城区内养老了?

又或者是……

身居高位了?

杰森想着,嘴角不由一翘。

他突然明白了‘坎德’为什么要死的理由了。

见过‘坎德’的人太多太多了。

根本无法自由行动。

所以,‘金’就出现了。

而且,‘坎德’一定给‘金’安排好了身份。

自己的学生。

自己的子侄。

甚至是,两者兼而有之。

或许和‘库林’笔记本上不相符,但那本笔记是‘库林’看到的,却绝对不是‘金’所要实施的——‘金’这样的家伙,只会让你看到他想要让你看到的。

因为,这会对他很有利。

会把所有人代入到他的节奏中。

当年的‘库林’不例外。

现在的他们也不例外。

唯一不同的是,‘库林’最终成为了协助‘金’的棋子。

真正的‘库林’?

恐怕早就死了。

而他们?

则还有机会。

“联系欧拉。”

杰森开口说道。

双方有了合作后,自然是留了联系方式。

有些原始。

但足够好用。

一处隐蔽的29区联络站点内,‘自由军’的战士接待了杰森三人。

有着欧拉的信物,接着,用无线电初步确认了三人的身份后,杰森三人受到了热情的接待。

独立的房间。

陈设虽然旧了,但是收拾的很干净。

而且,还有面包和水。

前者没有发霉。

后者没有异味。

“欧拉大人很快就会回来,三位请稍等。”

“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来找我。”

“我就在密室的上面。”

这个‘自由军’的战士说完,将手中的三个毯子放下,就离开了。

“面包不错。”

“应该是刚刚烤出来的。”

劳伦.德尔德拿起微微发热的面包这样说道。

“庆祝吗?”

“端掉了‘金’的老巢,确实是应该庆祝。”

曾经加入过‘自由军’的‘老头’很清楚‘自由军’的物资远没有想象中的丰富。

当年是这样。

现在恐怕会更难。

在这样的前提下,还烤了面包。

庆祝就是唯一的可能了。

还有什么是比食物更能够让人感到喜悦吗?

自然是宴会上的食物了。

它们会让参与者喜悦中带着兴奋。

更会让人变得记忆犹新。

哪怕是十年后都会津津乐道。

只是如果这样的宴会出现了异变……

那就是糟糕至极了。

“你们说对于‘自由军’,‘金’有没有后手安排?”

‘老头’突然问道。

正吃着面包的劳伦.德尔德一愣。

然后,眨了眨眼,看向了杰森。

他现在就知道面包松软好吃,里面还加了海苔末,更香了。

至于其他?

他听杰森的。

“显而易见的。”

杰森一边撕下面包放入嘴中,一边回答着。

‘金’怎么可能没有安排。

尤其是在自己老巢被毁了的前提下。

一定会狠狠报复‘自由军’的。

而且,按照对方的行事风格。

这样的报复,一定是毁灭性的。

“我们要提醒欧拉吗?”

‘老头’试探地问道。

如果是他一个人的话,他一定会通知欧拉的。

但现在是三个人。

他绝对不能够因为自己的行动,而影响到另外两人。

“我听杰森的。”

劳伦.德尔德马上说道。

对于自己的定位,劳伦.德尔德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

平时打杂。

关键时刻听杰森的。

“我没意见。”

杰森这样说道。

‘老头’马上起身向着上面走去。

大约十分钟后,‘老头’回来了,阴沉着脸,眼中带着震惊。

看到杰森和劳伦.德尔德后,‘老头’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后,这才说道——

“‘自由军’首领被刺杀了。”

“刺杀者是……”

“欧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