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二十九章 报复!

那位‘自由军’首领的尸体早已被抬走,妥善安顿。

现场则是被层层保护起来。

在安德可的带领下,杰森一行三人才走进了位于‘金’大厦1楼的一个房间。

“竟然不是顶楼?”

劳伦.德尔德很是惊讶。

“站得太高,只会让你变成俯视他人的人,会让你变得傲慢而不自知,我们应当和所有人都站在一个水平线上,这才能够切身体会到他们的喜怒哀乐,才能够知道该如何帮助他们——这是首领最长说的话语,他也是这么做的。”

安德可这样说道。

劳伦.德尔德瞪大了双眼,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对于劳伦.德尔德来说,这样的理念有点不可思议。

‘不夜城’环城内下城区的生活早已让他习惯了自私自利和‘丛林法则’。

陡然间面对另外一个事实时,只剩下了震撼。

不是虚无的。

不是花言巧语的。

而是事实。

只有事实才能真正的打动人心。

才能让人感觉到不一样的震撼。

“我以为‘自由军’和其它势力没什么两样,只是口号不同。”

劳伦.德尔德仿佛第一次开始认识‘自由军’。

“有些事情,不亲身体验,永远都不会知道区别。”

‘老头’叹了口气。

目光开始扫视整个现场。

房间内,很简单的布置。

一张椅子,一张桌子,桌上还有台灯。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唯有角落里有着燃烧的痕迹。

杰森小心的行走在这个房间中,【死气感知】更是早早开启。

最浓郁的地方,是那张椅子。

那位死去的‘自由军’首领一定是长时间的在那停留。

剩下的则是沾染。

周围的人,都有这样的沾染。

但不是直接的,是抬尸体时的触碰。

至少确认了,真凶不在这些人之中。

这让杰森松了口气。

他之前最为担心的就是在周围人的身上发现不该发现的痕迹。

尤其是那位‘自由军’的副军长。

贼还捉贼的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

但眼前不同。

这里暂时是‘自由军’的基地。

一旦凶手牵扯到了安德可,那就麻烦了。

杰森一人的话,无所谓。

杀个七进七出就好了。

可‘老头’却不行。

幸好,不是最坏的一幕。

微微松了口气后,杰森的目光看向了燃烧的痕迹。

这是位于房间角落一处,在当时应该是什么东西剧烈燃烧,以至于将洁白的墙壁和干净的地面都熏黑了。

“这里被打扫过?”

杰森皱着眉头询问安德可。

他细细的检查过了。

这里太干净了。

没有一丁点儿,燃烧过后灰烬的残余。

只有被彻底的打扫过,才有可能是这副模样。

“没有,不是我们。”

“应该是欧拉那混蛋。”

“真是个混蛋。”

安德可气恼地说道。

并不是怨恨,而是那种长辈对晚辈的心痛。

一种怒其不争的感觉。

杰森点了点头,心底已经有了初步的猜测。

完全的销毁痕迹吗?

不让人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那位首领是怎么死的?”

杰森继续问道,而在心底也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毕竟,现场没有任何的血迹,也没有剧烈挣扎的痕迹。

尤其是前者,血迹清理,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哪怕肉眼看不到了,也逃不过一些仪器和化学药剂。

更何况,欧拉是‘自首’的,也不可能用到这些。

都已经要‘自首’了,这样隐匿犯罪行为的做法,真的是多此一举。

但也正因为这样,焚烧的什么东西,就变得越发重要了。

杰森默默记忆着。

然后,等待安德可的回答。

“是毒药。”

安德可回答道。

这样的回答,与杰森之前的猜测,基本吻合。

在没有血迹,没有剧烈挣扎痕迹的前提下,毒杀是最符合的。

只是,在眼前的环境中,毒药的作用被无限制的缩小了。

并不说毒药杀不死人。

毒药依旧能够杀死人。

甚至是很多人。

但是,这些人中应该并不包括那位‘自由军’的首领。

如果对方是能够用毒药就解决的人,‘金’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手段。

杰森没有说话,但是安德可却是看出了杰森在想什么。

“拉格不会被毒杀。”

“他对‘危险’拥有着超凡的直觉——我们数次几乎覆灭的危机,都是依靠着拉格的超凡直觉躲开的。”

“而且,他所拥有的‘超凡之力’中身体宛如钻石般坚固,即使是喝下了毒药,也有着足够的自救时间,最起码按向警报器是可以的。”

“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

“门打开的时候,欧拉走了出来,拉格的尸体靠躺在椅子里,神情……安详。”

安德可说这些的时候,不自觉的咬着雪茄,脸上的神情异常凝重。

毫无疑问,这位‘自由军’的副军长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但,

无法说出来。

“我想见见欧拉。”

杰森说道。

“跟我来。”

安德可没有拒绝。

事实上,这位‘自由军’副军长的让杰森三人来这里的目的,为的就是让三人见见欧拉。

欧拉对他们是不愿意开口的。

但面对杰森三人时,或许更愿意说些什么。

至于‘老头’?

那真的是意外之喜了。

对于‘老头’这位‘邮差之家’的主人,安德可听说过,但是安德可却从没有将其和自己的好友联系到一起,直到出事后,调来了对方详细的资料后,才算是确认。

对此,安德可只能是感叹命运的无常了。

而劳伦.德尔德?

嗯……长得有点丑。

看起来有点不太聪明的样子。

其它?

应该就是个普通的‘不夜城’居民罢了。

安德可并没有多想。

毕竟,劳伦.德尔德本人也没有多想。

刚刚杰森勘探现场的时候,劳伦.德尔德就默不作声地看着。

他对这些完全的不了解,除了看到燃烧的痕迹外,剩下的,什么都‘看’不到。

而现在?

杰森要去见欧拉。

那就去。

他没有意见,只要让他跟着杰森就好。

当然了,想法还是有的。

“你说你这位老朋友会管饭吗?”

劳伦.德尔德悄声询问着‘老头’。

‘老头’立刻翻了个白眼。

还没有等‘老头’开口,安德可这位‘自由军’的副军长就直接开口道:“肯定的,虽然谈不上丰盛,但是绝对会让你吃饱。”

“当然,‘老头’和杰森你也是一样的。”

“等处理完这件事后,你们就放开了吃。”

劳伦.德尔德听到这样的承诺后,双眼一亮。

‘老头’则是不好意思的笑着。

杰森前行的脚步则是一顿,然后,走得更快了。

对此,安德可看到了,却不在意。

在这位‘自由军’的副军长看来,他们刚刚缴获了大量的物资,除去留下必要的物资和需要分给平民的物资外,剩下的足够多。

邀请三人吃个饭,更是没有问题。

又不是什么大的宴会。

不会有人说三道四的。

而且,三个人罢了,又不可能真的把那些食物都吃光。

在安德可的带领下,一行人走到了一楼的另外一边。

这里比之前的现场警卫更多。

一个个‘自由军’战士守在这里,脸上带着愤怒,更多的却是不解。

以至于这些拥有着坚定信仰的战士都变得迟疑起来。

看到这,安德可眉头一皱。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站出来了。

“留下两个人,剩下的人,全部去巡逻。”

“拉格的事情,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安德可说道。

“是,副军长!”

战士们说完后敬礼离开,只留下了两个公认最强的战士守在了门口,安德可推门而入,杰森三人随后走进去。

这个房间是特意挑选的。

没有任何窗户。

通风口也是彻底被封死了。

出入的地方只有门。

欧拉则是坐在椅子里,没有束缚,更没有严刑拷打。

欧拉抬起头看着走进来的安德可,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是说。

“枪毙我吧,我杀了拉格。”

安德可气得脸颊抽搐,走上前去,狠狠踹了欧拉一脚。

欧拉直接摔倒在地,脸朝下,爬在那一动不动。

“我去外面等你们。”

“我怕我在这忍不住,会真的打死这个混蛋。”

说完,这位‘自由军’的副军长就转身走出了房间,还顺手关了门。

“欧拉,究竟发生了什么?”

‘老头’问道。

欧拉翻了个身,坐起来,没有起身,就这么靠着墙壁,也没有看‘老头’,更没有看劳伦.德尔德,只是盯着杰森,道:“我想和你谈谈。”

“好。”

杰森一点头。

‘老头’和劳伦.德尔德互视了一眼后,十分知趣的就向外走去。

门再一次的关上了。

欧拉抬手比了一个手印。

一个类似【静音术】的秘术笼罩了整个房间。

做完这一切后,欧拉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呼!

他长长出了口气。

“你都知道了吧?”

欧拉这样问道。

没头没尾的问话,却没有让杰森有任何异样。

‘不夜城’的生活和副本世界的历练,早已让他习惯了不动声色,自始至终的保持着一种淡然。

这份淡然,则让欧拉误会了。

“果然是这样。”

“你真的知道关于首领的事情。”

“甚至,你之前寻找我帮助,也是为了试探吧?”

欧拉说着,看向杰森的目光中多出了一分恼怒。

但很快的,这份恼怒就消失了。

剩下的,就是无奈。

“拉格是我见过最为和善的人,也是最强大的人,他明明那么强大,却又那么的和善,甚至,不会因为我们顶撞、冒犯他而生气,只会和我们就事论事,在一件事情上研究透彻了,不会执着在输赢上,只是论对错,他还会教导我们‘神秘侧’的知识,有时候还会给我们讲一些故事……”

“他是最好的首领!”

“我一直把他当做兄长、父亲看待的!”

“你知道‘自由军’有多少次快要崩溃离析了吗?”

“每一次都是因为拉格,大家才坚持了下来!”

“他每一次的都在鼓励我们。”

“每一次告诉我们不要放弃。”

“可……”

“为什么他要放弃啊?”

“就算他是来自上城区又怎么样?”

最后一句话,欧拉几乎是嘶吼出声。

拉格,‘自由军’首领,来自‘不夜城’上城区?!

杰森听到这个消息后,心底的震惊几乎是让他无法保持脸上的淡然。

杰森并不意外上城区的人进入到下城区。

在哪里,都会有逼不得已的事情。

但是,上城区的居民进入下城区后,还成为‘自由军’的首领,这样的事情就变得不可思议了。

二哈混入狼群当上了狼王,足以让人惊讶。

可远远比不上真正的狼王混入了二哈群里,愉快的吃狗粮,让人震惊。

除非……

事出有因!

“‘不夜城’上城区,也关注了‘自由军’吗?”

杰森默默地想着。

既然上城区在‘不夜城’的下城区有着‘金’这个代理人。

那么对于下城区,自然是关注的。

同样的,‘金’的态度是否说明了上城区对于‘自由军’的态度。

在这样的前提下,一个上城区的人加入到‘自由军’中,这行为就值得思考了。

是为了颠覆?

是为了毁灭?

杰森心念电转。

而欧拉的话语则是继续着。

“为什么?”

“你奉命潜入了‘自由军’这是事实,但是你真心实意的成为‘自由军’的一员,带领着‘自由军’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这也是事实。”

“你说自己是煎熬的。”

“可就算是再煎熬,也不应该……”

“你一直说,战士要坚强。”

“可你呢?”

“你的坚强呢?”

欧拉质问着。

仿佛那位‘自由军’的首领就在眼前。

至于话语中隐去的那句话。

自杀吗?

杰森猜到了。

之前的线索都在指向这一条。

但是拉格平日里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以至于让人们不敢相信。

而且,杰森也不相信拉格会突然的崩溃。

毕竟,过了这么多年,即使再煎熬,也会形成抗性。

也会习惯。

但是,在突然获取了阶段性胜利时,却选择自杀,这是不合常理的。

可如果这就是‘金’的后手呢?

可如果这就是‘金’的报复呢?

这里,曾经是‘金’的老巢。

这里,现在是‘自由军’的基地。

那燃烧的痕迹。

被清理得干干净净的残余。

所有东西都开始联系起来。

杰森沉吟了一下,道——

“是‘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