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三十一章 人生最重要的事情!

安德可面对杰森的问话,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

关于30区这个问题,他和‘自由军’不需要任何的隐瞒。

因为,这都是事实。

对于30区,‘自由军’自然是关注过的。

甚至,也派人前往过30区。

可是结果不尽人意。

有用的信息没有打探到多少,反而是整整两队战士消失在了其中。

而这也让安德可和当时的拉格放弃了继续探索30区的想法。

毕竟,‘自由军’培养一位合格的战士所需要耗费的精力、时间可是不容忽视的。

尤其是在挑选战士的人选日益减少的前提下。

不必要的损耗是必须的。

而探索30区自然是成为了不必要的损耗之一了。

这位‘自由军’的副军长没有隐瞒,将这一切告知了杰森。

“原来是这样。”

杰森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看向了安德可,继续问道:“在这栋大厦里有能够联络‘上城区’的设备吗?”

‘金’是‘上城区’在环城内下城区的代理人。

既然是代理人,联络就是必须要的。

使用秘术虽然隐秘,但是各种材料消耗颇大。

远不如通讯器之类的方便。

因此,杰森猜测,在这栋大厦内,‘金’的老巢内一定要通讯器。

“有。”

安德可先是回答,接着,这才有些疑惑。

“杰森你想要?”

安德可试探的问道。

“我需要和‘上城区’的人谈谈。”

杰森说道。

安德可犹豫了一下后,最终点头。

“可以。”

安德可对‘上城区’的感观极为复杂。

有着仇恨。

这是毋庸置疑的。

他们追求的自由是什么?

‘不夜城’环城内下城区的自由?

并不是这样的。

他们追求的自由是让‘不夜城’环城内的下城区离开‘上城区’的钳制,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摆脱‘上城区’的奴役。

可是,建立这样组织的人,竟然是来自‘上城区’。

拉格是。

曾经的坎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

这就让安德可有了一丝迷茫。

他不知道,该如何看待‘上城区’了。

或者说……

‘上城区’内有多少是像拉格一样的人?

在面对一群奴隶主时,安德可能毫不犹豫的将对方杀得七零八落。

可是当这群想象中的奴隶主中还有着一些恪守信念的好人时,安德可犹豫了。

他需要辨别。

需要解除一下。

至于直接干掉?

不会的。

他的原则不允许他这么做。

但是,直接接触‘上城区’,身为‘自由军’的副军长,又有些唐突。

很多东西都会变得复杂。

所以,当杰森主动提出接触‘上城区’时,安德可答应了。

“你只是为了了解30区?”

安德可又一次确认道。

“嗯。”

“只是为了询问30区。”

杰森很肯定地回答道。

他是真的只想要了解30区。

至于更多的小心思?

没有的。

在一位美食家的眼中,还有什么是比食物更重要的?

常人所贪恋的权势、金钱、美人等等。

在杰森这里,还不如一根大鸡腿来得舒服——最好是油炸的,能够沾点孜然、胡椒和海椒面的那种一口咬下去外皮酥脆、内里软嫩,却又滋滋冒油的大鸡腿。

安德可这位‘自由军’的副军长盯着杰森看了三四秒钟。

最终,一点头。

“跟我来吧。”

安德可转身向着电梯走去。

杰森跟了上去。

‘老头’和劳伦.德尔德紧随其后。

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

或者说,两人都对杰森信心十足。

都坚定的认为杰森能够搞定一切。

而欧拉?

也跟了上来。

只不过,这位29区的‘自由军’首领精神还是不太好。

不单单是萎靡状态。

还有一种迷茫状态。

这是自我的迷茫,是他人无法解救的。

只能够依靠自己。

欧拉显然也知道这一点。

他不停的用拉格教导的呼吸术来摒弃心中的杂念,让自己变得更加专注。

只是一想到拉格。

欧拉的呼吸顿时乱了。

急促到停顿,让欧拉连连咳嗽着。

劳伦.德尔德扭过了头,看着欧拉,开口问道。

“没事吧?”

劳伦.德尔德可是记得很清楚,之前在欧拉那里吃到了很好吃的烤面包。

理所应当的,就算是看在烤面包的份上,他也要询问一句。

“没事。”

欧拉摇了摇头,露出一个无奈、苦涩却又夹杂着一丝莫名情绪的笑容。

劳伦.德尔德一愣。

无奈、苦涩,他没看懂。

但是那夹杂着莫名情绪的小柔,劳伦.德尔德却是看懂了。

因为,他之前也有这样的笑容。

就是在发现自己成为了‘金’的棋子后。

就是在发现自己远远没有想象中聪明的时候。

就是在发现自己所谓的强大,都是虚有其表的时候。

“是不是很不甘心?”

劳伦.德尔德开口问道。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欧拉一怔。

事实上,之前劳伦.德尔德询问,就足够让欧拉感到意外了。

冷暖自知‘不夜城’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要给与他人怜悯,为了你自己的小命着想——这是‘不夜城’所有人都会遵守的规则。

因为,不遵守的,都死了。

就算偶尔有一两个逃脱的。

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因此,欧拉很意外劳伦.德尔德的好心,并且下意识的猜测,劳伦.德尔德是不是有什么所求。

而现在也不例外。

“没有。”

欧拉摇了摇头,用近乎冷漠的口吻说道。

“没有就最好了。”

“有的话,也不要说出来,我不擅长开解人,也没有开解你的打算。”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个道理,人不要太过自命不凡,一定要认清自己,等到你明白自己是多么愚蠢、多么胆小、多么庸俗的时候,你就会活得很开心了。”

劳伦.德尔德说着一耸肩,脸上挂着如释重负的微笑。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欧拉问道。

劳伦德尔德脸上的微笑一僵。

“不,我是在说我的一个朋友。”

劳伦.德尔德强调着。

有这么明显吗?

我明明没有提过我自己啊?

劳伦.德尔德心底不解。

看着劳伦.德尔德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欧拉莫名的,突然的,心情变好了。

劳伦.德尔德这样的人,都能够坚强的活着。

他为什么不能?

拉格死了。

自己的兄长、老师、父亲死了。

死在了‘金’的阴谋下。

那他就把‘金’干掉就好。

在这里惆怅什么啊?

这样的惆怅又有什么用啊?

一瞬间,欧拉就想明白了一切。

之前不是没有想明白。

只是在纠结。

而现在,纠结没有了。

有着的只是身为‘不夜城’居民的干脆。

用力一拍劳伦.德尔德的肩膀。

“谢谢。”

欧拉感谢着,然后,加快了脚步。

他是‘自由军’29区的首领,怎么能够在‘自由军’的基地内落在人后。

劳伦.德尔德皱起了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欧拉的眼神和感谢,总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很严重的那种。

但具体的是什么,劳伦.德尔德又说不上来。

挠了挠半透明的脑壳,劳伦.德尔德凑到了‘老头’身边。

“我是不是有点傻?”

他询问着‘老头’。

“自信点,把‘有点’去掉。”

‘老头’很认真地回答道。

“我……”

劳伦.德尔德下意识就要发怒,但是最终却是像泄气皮球一样,喃喃自语起来。

“傻就傻呗。”

“反正我总是不太聪明。”

“你说的是事实。”

“但杰森还说过,人傻运气会好的。”

说着,劳伦.德尔德又变得笑容满面了。

这副模样,让‘老头’、欧拉、安德可为之侧目。

就连杰森也多看了劳伦.德尔德一眼。

不为什么。

只是自己能够和自己和解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侧目了。

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是谁?

父母?妻儿?兄弟?朋友?

都不是。

最重要的人,依旧是你自己。

不论是父母、妻儿,还是兄弟、朋友,都是由你‘自己’延伸而出的。

你的主观情绪会影响到你对父母、妻儿、兄弟、朋友的态度。

主观情绪好时,一切都是美好的。

主观情绪坏时,一切都是糟糕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由你做主。

所以,能够和自己和解是至关重要的。

因为,你的情绪会随着时间、环境的变化而波动。

这样的波动会让你产生懒惰、贪婪、嫉妒、愤怒、傲慢、色x等。

有些可以得到。

有些?

终究得不到。

不是说努力就能够得到一切。

而是说努力才有得到一切的机会。

同时,这个机会大约等于0。

就很难。

而这就是杰森在‘家乡’的时候,所要面对的。

甚至,某些特定情况下,还要凄惨。

因为……

贷款。

房贷、车贷是基础。

花呗、借呗是必然。

进阶、高阶?

不要也罢。

因为只是基础、必然就是一环套一环,让‘家乡’的人喘不上来气了。

杰森就有一个朋友,每天一睁眼就欠银行的钱,但却总是笑呵呵的,该吃吃该喝喝,没事就去采风撸铁打拳,闲了就去喝喝茶喝喝酒,时不时还叫着他一起剧本杀。

他当时就很疑惑自己的这个朋友为什么这么快乐。

他也问过。

而这个朋友是这么回答着——

“难过一天是一天,开心一天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开心点?”

“世上的事,大多数是自寻烦恼,是欲望得不到满足的。”

“所以,我降低了我的欲望后,就没有什么烦恼了。”

“我既不追求名牌,也不追求享受,更不追求高人一等。”

“我每天就去找点好吃的,怎么可能不快乐?”

杰森记住了对方的回答。

因为,他觉得很有道理。

甚至,他现在也是这么做的。

是啊。

还有什么是比食物更好的东西呢?

心情愉悦啊。

至于不求上进?

他的那个朋友也说过一句话,他更是记忆深刻——

“这个世界,是因为我而存在的,等到我死去的那一刻,等到我闭上双眼时,一切都会不存在。”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那个朋友手里拎着一瓶雪花纯生。

那冰镇的雪花纯生是刚开了盖,白色的泡沫一直往出涌,他这个朋友先灌了一口,去了去沫子,然后,拿起一旁的羊肉串,吃了两根后,继续说道。

“在我的世界里啊,我就是主角啊,剩下的人都是配角。”

“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我显得不孤单罢了。”

说完,他这个朋友又拿起了一串大腰子。

那种外皮烤得酥脆的大腰子。

满是孜然和海椒面。

他那朋友吃得满嘴流油。

接着,端起了一碗炒方便面,又说道。

“我不会在乎其他人怎么看我,因为,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任何人从我心底消失不见,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所以,我会开开心心每一天。”

听着他这位朋友的话,当时的杰森就觉得这货是在装逼了。

现在?

也是这样。

因为——

“那你爸妈呢?你家狗子呢?你的猫呢?你的狗呢?”

这是杰森当时问的。

问完之后,之前还一副淡定,我的世界我做主的那货就急赤白脸了。

“赶紧吃,撸串都堵不住你的嘴。”

说完,就又点了二十个串。

那天是他请客。

他那朋友连着加了四五回菜。

他笑眯眯地看着对方吃完后,结账走人。

然后,第二天就得到了他那朋友肠胃炎跑肚窜稀的消息。

他笑了起来。

很开心。

每次和那货吃饭,就爱听那货讲一些不着边际的大道理,然后,看那货吃完之后,各种难受的模样。

不过,那货的话,虽然不着边际。

但有的时候,还是有些道理的。

比如:每个人都是每个人世界的主角。

在这个世界里,你才是世界演变的主人。

其他人?

都是配角罢了。

呼!

杰森深吸了口气,将回忆的思绪拉回了‘不夜城’。

这个时候,电梯刚刚好来到了30层。

门一开。

安德可就开口道。

“前面是‘金’的卧室了,里面有着链接‘上城区’的设备,需要我帮你调试吗?”

安德可一边说着一边向里走去。

杰森跟了上去。

不过,一进房间,杰森没有看向那显而易见的屏幕。

而是,看向了房间的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