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四十章 霍尔.维克多的恼怒!

整条手臂从手肘部位一分为二。

大臂还在躯干上连着,小臂却是跌落。

不过,没有跌落地面,就被‘曜’接住了。

不单单是手臂。

还有鲜血。

就这么附着在手臂上。

‘曜’玩味的看着‘金’。

“自杀可是懦夫的行为。”

‘曜’这样说道。

‘金’一言不发的抬起了另外一只手臂,还是照着头颅打去,比之前更快更狠。

但,

结果没有变。

还是断了。

与之前的手臂一模一样,在手肘部位被一分为二,小臂则是被‘曜’的同一只手抓住了手指的位置,就好似拎着一条死鱼般拎着。

‘曜’的另外一只手则是掐住了‘金’的下颌。

咔!

一声脆响。

‘金’的下颌就被卸了下来。

“死亡,可不是你的选择。”

“至少现在不是。”

“等到审判之时……”

“才是你的处决时刻。”

‘曜’说完松开了手,‘金’却没有跌倒在地,而是就这么的被束缚在半空中,只能是瞪大双眼怒视着‘曜’,即使是看到了不远处双目无神的杰森手指微微颤动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愤怒。

不甘。

一副功亏一篑的表情。

‘曜’欣赏着这副表情。

直到远处的飞行器落了下来。

“抬上去。”

‘曜’指了指‘金’,然后,转身看向了杰森。

看着呆滞在那的杰森,‘曜’笑了笑。

“带上他。”

“搬运的时候,轻点。”

“别吵醒他。”

‘曜’说着,就走进了飞行器。

虽然说他可以直接用‘通道’返回‘上城区’,但是‘通道’的开启,可是要消耗不少资源的。

那些资源可以放在更合适的地方。

例如……

改造‘杰森’。

拥有这样强大防御力的杰森,在‘曜’看来就是一面极好的‘盾牌’。

不需要有什么培养。

更不需要什么投资。

直接用‘幻术’抹去、混淆思维就好。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

尽管这是一个旷日持久的事情,但是收益还是很不错的。

他,需要一面盾牌。

各种意义上都是这样。

之前还在为该从哪入手而烦恼,没想到这次抓捕‘金’时,却有了意外之喜。

只是……

杰森这样的人,在‘上城区’会是默默无闻的吗?

很快的,‘曜’就想到了这一点。

不过,马上的,‘曜’就笑了。

杰森是什么人?

重要吗?

不重要。

反正,最终都是他的人。

他期望依旧的盾牌。

他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剩下的?

管他的呐。

螺旋桨急速的转动着,飞行器直入云霄。

不到千米的距离。

眼前看似高不可攀的云层就被突破了。

飞行器钻入了一个硕大的‘洞’内。

在这个‘洞’内,一个个支架,密密麻麻的遍布眼前,中间则是一个个四四方方,标注着数字的平台。

完全金属的构造。

全部都是漆黑一片。

在那一个个全息影像等下,显得越发冷冽。

成百上千的人,穿着干净的制服在平台上来回穿梭。

一队队持枪的警卫恪尽职守。

有人时不时的看向下边。

不同于从下向上看时的被遮掩。

当从上向下看去的时候,一切都是一览无余的。

一个完整的圆形‘地面’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

一环套着一环。

足足十五环。

那是,环城。

是,‘不夜城’下城区。

而在环城的边缘,更远的位置。

迷雾笼罩其中。

即使是站在这里,也不看不到。

第一次看到这些的人一定会惊讶,但是对于生活、工作在这里的‘上城区’人来说,早已经看腻了。

他们的目光更多的是看向,飞来的飞行器。

“‘鹰隼11号’,请到21号平台。”

扬声器中,传来了机械的指导声。

押送着杰森和‘金’的飞行器,按照指导进入了21号平台。

舱门打开。

‘曜’第一个走了下去。

“欢迎得胜归来,议员阁下。”

站在平台上的士兵同时敬礼。

‘曜’点头做为回应,目光就看向了平台远处的一道身影。

感受到‘曜’的目光,霍尔.维克多冷汗直冒。

事实上,自从知道‘曜’前往‘下城区’后,这位‘金’曾经的联络人就内心忐忑,尤其是当得知‘曜’已经押送着‘金’返回,且杰森也被俘虏后,他就的心彻底悬了起来。

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职,他可是做了相当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一旦被发现,那就是被就地处决的下场。

他还不想死。

所以,第一时间,他出现在了‘港口’。

他希望用自己的‘诚意’换回自己的小命。

因此,在发现‘曜’看向自己的时候,霍尔.维克多马上小跑的来到了‘曜’的面前。

“‘曜’大人,欢迎归来。”

霍尔.维克多一边说着,一边鞠躬行礼。

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不着痕迹的将一枚戒指放入了‘曜’的手中。

这是他近三十年的‘积蓄’。

当然,不是那微薄的‘薪水’。

而是他穷尽心思才搜刮而来的‘财富’。

摸着这枚戒指,‘曜’嘴角一翘。

“维克多,你是和‘金’接触最多的人,需要你配合调查——以‘金’审问者之一的身份。”

‘曜’说着,就向前走去。

对于霍尔.维克多这种尸位素餐的人,‘曜’没有什么恶感。

因为,对方听话。

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和一只听话温顺的狗,该怎么选?

还用说吗?

后者是无疑的。

能力重要吗?

不重要。

关键是,听话。

还有……

能吃屎。

这就足够了。

有了这两点,不论霍尔.维克多干了什么,他都不在意。

当然了,他也知道,霍尔.维克多会把一切都处理的干干净净。

并且,为他谋取更大的利益。

事实上,也是这样。

“我会竭尽所能为您服务。”

霍尔.维克多这样说道。

听到这宛如誓言一般的话语,‘曜’笑了。

这就是他想要的。

一个犯了错,还能够被既往不咎,且重用的人。

尤其是当这个人能力还不怎么样。

听到这个消息时,那些摇摆不定的人,应该会有所选择了吧?

‘名声’!

这才是‘曜’想要的。

不然的话,就凭霍尔.维克多的财富?

简直不够看。

恭敬地站在那,霍尔.维克多目送着‘曜’离去。

等到‘曜’的身影消失不见了,霍尔.维克多这才站直了身躯,长长出了口气。

命保住了!

虽然再一次的变得一贫如洗。

但是,只要活着。

他就能够获得更多的财富。

更何况,眼前就有一个机会。

霍尔.维克多转过身,看着双臂被切断,下巴被卸掉,全身被束缚的‘金’,顿时,露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金’,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啊?”

“放心,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霍尔.维克多凶狠地说道。

而换来的则是‘金’的无视。

双臂被切断,下巴被卸掉,且全身被束缚的‘金’,好像是认命了一般,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副模样,让霍尔.维克多很想要给‘金’一拳。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因为,‘金’是被‘议院’指名要的人。

虽然是为了处决。

但在真正的处决之前,谁也不会动他。

可是被无视的愤怒,让霍尔.维克多很难受,憋气。

下意识的,霍尔.维克多看向了被抬下来的杰森。

中了幻术?

‘曜’大人的?

依靠着还没有彻底遗忘的‘神秘知识’,霍尔.维克多做出了判断。

然后,他就猜到了那位‘曜’大人想要干什么。

这不是什么秘密。

‘上城区’十二位议员的强大,在‘上城区’是众所周知的。

甚至,连带着十二位议员的能力,也在被传播着。

不是全部。

只是部分。

但也足够了。

至少,霍尔.维克多明白杰森也不是他能够动的人。

顿时,霍尔.维克多的气恼就更多了一分。

恰好的,这个时候,平台上的士兵、工作人员将目光投了过来。

立刻,霍尔.维克多就有一种自己被冒犯了的感觉。

“看什么看?”

“你们是在偷奸耍滑吗?”

“我会投诉你们的!”

霍尔.维克多大声地嚷嚷起来。

仿佛是发现了一个发泄的渠道般。

从这一刻开始,到彻底离开‘港口’时,霍尔.维克多的嘴巴就没有停下来。

他强烈、郑重地声明着自己的立场。

斥责着平台附近工作人员的不够努力。

为什么少了士兵?

因为,当有几个士兵露出凶狠神情,且将手放在扳机上的时候,霍尔.维克多认为自己应该大度一点,不应该揪住别人的一点错误就不放。

不过,那些工作人员就不同了。

在他义正言辞的劝说下,竟然还保持沉默?

竟然没有一丁点儿的悔改之心!

这么能忍?

因此,霍尔.维克多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一直到上车前一刻。

感觉到喉咙都有些不舒服的霍尔.维克多这才心满意足的闭嘴。

他坐在车厢的后半段。

和杰森、‘金’待在一起。

大口的喝了一瓶水后,霍尔.维克多满足地长出了口气。

然后,他看向了‘金’。

先是瞅了瞅前边。

确认车厢是封闭的,且‘金’完全被束缚后,霍尔.维克多这才用极低的声音道。

“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差点完蛋?”

“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变得一无所有?”

“你知不知道你让我得重新开始?”

质问。

霍尔.维克多厉声质问。

一边问着,霍尔.维克多一边就揪住了‘金’的领子。

当然了,更过分的事情,霍尔.维克多是不会做的。

也不敢做的。

这个时候,也只不过是趁着没人,抓住机会发泄一下。

he tui!

霍尔.维克多准备完成以上的行为,但是才把口水聚集起来,‘金’就抬起了头。

顿时,两人对视。

看着‘金’满是冷漠的目光,霍尔.维克多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打颤。

不是害怕。

绝对不是害怕。

而是……

怜悯。

没错,就是怜悯。

十几年的同僚之仪,让他怜悯着这个即将被处死的人。

口水咽了回去。

手松开。

且,把领子摸平整。

尽管‘金’的衣物早已经变得衣衫褴褛,没法看了,但是为了自己的怜悯,霍尔.维克多认为自己还是要做到最好,这才是表达自己的心意。

刺啦。

可惜的是,霍尔.维克多太紧张了,一下子力量用大了。

‘金’的衣领就这么的被扯开了。

“抱歉。”

“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霍尔.维克多马上道歉。

这就是一个本能的道歉。

霍尔.维克多自然不指望‘金’回答。

但是——

“没关系。”

‘金’的声音响起。

“那就好、那就女……”

霍尔.维克多下意识地说着,等到话语重复第二遍时,这才猛然间发现不对劲。

他抬起头,骇然地看着‘金’。

只见‘金’正一脸温和地看着他。

那模样,与记忆中的‘金’一模一样。

但是,霍尔.维克多却是不寒而栗。

“不可能!”

“你怎么可能突破‘曜’大人的束缚?!”

“我一定是在做梦!”

“不对!”

“是幻术!”

“幻术才对!”

霍尔.维克多完全不能接受现实。

而‘金’则是轻轻一笑。

“没有这样的实力,我怎么敢实施计划啊。”

似乎是感叹,更像是回忆般,‘金’吸了口气没有理会已经蜷缩在角落中的霍尔.维克多,他径直看向了坐在自己对面,仿佛还在幻境中的杰森。

这样的注视足有10秒钟。

最终,‘金’笑了起来。

“还要继续伪装吗?”

“放心吧。”

“这是囚车,没有监控,更不会有人窥视——那些家伙的自大,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金’说道。

蜷缩在角落的霍尔.维克多看向了杰森。

不会吧?

不可能吧?

这个家伙也是伪装的?

这……

霍尔.维克多一脸狐疑,随后,眼中充斥着震惊。

在霍尔.维克多的惊骇地注视下,杰森双眼恢复了清明。

杰森靠在囚车内,看着对面的‘金’。

‘金’双手自然交叉,搭在双腿上。

两人都相互注视着对方。

谁也没有先开口。

大约三秒后,两人不分先后的同时开口道——

“谈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