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四十五章 不是一个人!

轱辘轱辘。

车轮碾过了碎石小路,停在了街道口。

“先生,豌豆街内进不去马车。”

公共马车的车夫敲了敲身后的挡板。

略显沉闷的声音中,已经换了一身黑色帽兜长袍的杰森拿着一束雪绒花走下了马车,抬头向前看去,熟悉、狭窄的豌豆街映入眼帘。

‘灾难日’时,豌豆街几乎就是战场的中心。

‘老爵士’在这里用生命,绽放着属于自己信念的一击。

莫名的存在,不经意间将目光投射而来。

自认为布局了一切的特尔康被一枪击穿。

想要坐收渔翁之力的‘牧羊人’,被他意外打断。

一幕幕。

一桩桩。

一件件。

记忆好似溪水一般流淌着,源源不断,汇聚到河流之中。

最终,让杰森双眼中的淡然、冷漠开始迅速消减。

他迈步向前。

此刻的豌豆街还没有彻底复苏,至少那些流动摊贩没有出现,整条街道显得异常僻静,站在豌豆街10号门前,杰森看着严丝合缝的栅栏门,抬手抓住了那个老式门铃。

一慢两快。

特有的节奏后。

大门……

还是没有开启。

亦如上次。

杰森驻足。

两秒后,整个人消失在了门前。

等到他再次出现时,已经是豌豆街10号的地下。

“骑士,向死而生。”

杰森感知着那阻挡在门前的结界,径直说出了密语——这是和塔尼尔约定的密语,用来开启结界的。

声音一顿。

嗡!

结界泛起了涟漪。

杰森,接着说道——

“丸子、烧肉、大烩菜。”

这是第二段密语,为了安全在塔尼尔的建议下加入的。

当然,还有第三段密语。

“仰望星空……难吃。”

这一段是塔尼尔提供的密语,中间有着一个特意的停顿。

自然,也是为了安全。

三段正确的密语后,结界守护的门打开了,杰森走了进去。

刚刚踏入‘墓园’,杰森就拉下了帽兜,露出那张年轻、硬朗的面容。

硕大的地下大厅内,早没有了‘隐秘集市’时的热闹。

剩下的,只是两个墓碑。

很简单的墓碑上写着老爵士和那位骑士侍从埃里克的名字。

‘守护洛德的英雄和他英勇的骑士侍从。’

杰森抬手抚摸着这行文字。

原本这行文字最后是‘仆人’,但在这个时候变为骑士侍从。

很显然,这是塔尼尔的手笔。

他认为‘仆人埃里克’远远不如‘英勇的骑士侍从’。

后者,才是真正的埃里克。

名副其实。

杰森弯腰将手中的雪绒花放在了墓碑前,就这么蹲在墓碑前,双手合十,道:“老爵士、埃里克,我回来看你们了。”

寂静的大厅内回荡着这样的呢喃。

没有回答。

甚至,连风都没有。

有着的只是,雪绒花靠在白菊一侧。

两束模样不同的花儿,芳香四溢。

睁开双眼,杰森低头看去。

接着,嘴角一翘。

白菊比他离去之时又多了两束。

而且,娇嫩欲滴。

很显然,是经过了特殊处理的。

而在他认识的人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塔尼尔这位鹿学院的一年级老师了。

对方擅长药剂。

甚至,有着‘药剂师’这样的职业。

尽管大部分的时候,会被人忽视就是了。

很明显,在他离去的‘一周’后,塔尼尔还来过一次。

为老爵士和埃里克献了花。

当然了,也应该在这里待了相当长的时间。

甚至,杰森能够想象得到塔尼尔坐在老爵士、埃里克墓碑前的模样。

发呆?

自言自语?

都有可能。

而且,按照杰森对塔尼尔的了解,对方出现在这里的一部分原因,可定是为了偷懒和……

遇到了麻烦!

不然的话,塔尼尔可不会出现在这里。

塔尼尔出现在这里的主要原因就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麻烦,却又无法找人诉说,只能是告知老爵士和埃里克。

对此,杰森有所猜测。

他突然离去.

邦迪和霍尔能够依靠的人就只剩下了塔尼尔。

塔尼尔面对两人的请求,不会拒绝。

因为,他是一群人中,唯一熟悉‘神秘侧’的人。

只是塔尼尔必然有着极大的压力。

毕竟,塔尼尔不擅长战斗,也不擅长隐匿自己的情绪,能够待在这里喃喃自语,恐怕就是塔尼尔唯一的选择——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有的时候塔尼尔还算靠谱。

至少,在必要的时候,不会先倒下。

在他离开后,

塔尼尔在被动成为‘支柱’后,

很努力的扮演着这个角色。

“干得漂亮,塔尼尔。”

杰森再次自语道。

……

“干得漂亮,杰森。”

塔尼尔欣喜地说道。

虽然在这个时候他被铁质的锁链绑在一面墙上,但是这并不妨碍塔尼尔用言语来为好友助威。

当然了,是那种十分小声的。

稍大一点声音?

绝对会引来那个脾气暴躁的感受。

他可不想要再挨一鞭子。

到现在,他胸口还是火辣辣的疼。

“该死的,他们就不能够温柔一点吗?”

“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药剂师啊。”

“杰森,你是怎么被他们抓来的?”

“和我一样,被打晕?”

“还是中了陷阱?”

塔尼尔有点话痨,或者说滔滔不绝。

他最近的压力太大了。

从杰森离开后,他就成为了警局的‘神秘侧’顾问。

而且还是在‘灾难日’之后。

如果不是因为有着不错的关系,他早就跑了。

毕竟,这可是在玩命。

没错,就是玩命。

随时可能丢掉小命。

事情,并没有结束。

塔尼尔深知这一点,不论是那些对洛德虎视眈眈的盗匪,还是接替了杜克的那个秘密警探,都是不怀好意。

更不用说那位来自首都特尔特的大使了。

麻烦!

都是大麻烦!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联系自己的老师。

不过,现在没事了。

他见到了自己的好友。

虽然不知道杰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是他知道一切都会没事的。

只要有杰森在!

塔尼尔欣喜、期待的看着脱困的杰森,他在等杰森给他解开铁链的束缚,然后,两人并肩逃离这里。

可在塔尼尔期待的目光中,眼前的杰森却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满怀恶意的笑容。

“不错的开始。”

对方这样的说道。

接着,拳头在塔尼尔的视线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终——

砰!

塔尼尔又一次的晕了过去。

而眼前的‘杰森’,看着塔尼尔,恶意的笑容中多了一分满意。

“相较于他,你更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