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四十八章 农夫与蛇

杰森一抬手,‘静音术’就悄无声息的笼罩四周。

随后,将手中的盯梢者扔在了墙上。

砰!

盯梢者的后背与坚固的墙壁来了一次毫无花哨的撞击,沉重的闷响声中,盯梢者在反作用力下,两眼翻白的趴在了杰森面前。

嘶、嘶。

这位盯梢者痛声吸气。

不过,下一刻,这样的吸气声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这位盯梢者看到了杰森的面容。

“杰、杰森?”

“这不可能!”

对方甚至惊呼出声。

杰森一挑眉,抬手再次把对方拎了起来。

他原本只是想要从对方嘴里拷问一些关于塔尼尔被绑架的事情。

但是,现在看来,无意中抓到了一条大鱼。

对方的语气显然不单单是认得他那么简单。

应该是有过接触的。

而他?

毫无印象。

这让杰森多出了一些猜测。

对方是真的见过他。

但是,却是假冒者。

很明显有人假冒他,眼前的盯梢者才会这样。

那么,假冒他的人,是哪一方的人?

又是为了什么?

杰森脑海迅速转动,但是面容却是不露声色,语气保持着淡然。

“你认得我?”

“认得。”

“之前见过。”

盯梢者这样回答着。

神情、语气都很章正常,如果没有之前突然的惊讶,也没有杰森笃定没有见过对方的话,这样的神情、语气会瞒过很多人。

杰森低下头,看着眼前的盯梢者,凝视着对方。

面对着这种充斥着压迫感的目光,这位盯梢者略显躲闪。

他自认为表现的很完美。

将一个意外见到熟悉,且是敌对阵营存在的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了。

甚至,在这位盯梢者的心底,已经编排好了说辞。

就算是杰森,也必然能够骗……

咔嚓!

“啊!”

手指被掰断的脆响中,这位盯梢者痛呼出声。

然后,没有等他回过神,第二根手指就也被掰断了。

咔嚓!

“啊啊!”

脆响后,就是越发疼痛的呼喊。

甚至,这位盯梢者特意提高了喊叫声。

他希望有人注意到这里。

毕竟,这里就是警局,附近那些他往日里极为厌恶的巡警,这个时候,他巴不得对方能够看到他。

可惜的是,就算他惨叫到足以让人从熟睡中惊醒,那些巡警也没有一个人过来查看。

声音被不知名的手法掩盖了!

这位盯梢者迅速想道。

而这个时候,杰森的手指已经落在了他的第三根手指上。

“等等!”

这位盯梢者急忙喊道。

声音中,都带着若有若无的哭腔。

是真的快哭出来了。

他出身盗匪,自认为见过不少凶残的家伙。

但是就算是那些最为凶残的家伙,也不会像杰森这般面无表情的把人的手指掰断,那些家伙至少会带着恐吓、兴奋或者是其它一些表情。

可眼前的杰森呢?

自始至终,都毫无表情。

那种看着他好似和看着路边杂草般的目光,让这位盗匪出身的盯梢者心底发寒。

然后——

咔嚓!

这位盯梢者的第三根手指被掰断了。

杰森捏住了第四根手指。

“你要问什么?”

“你倒是说啊!”

盯梢者喊道。

但依旧没有改变即将发生的事实。

咔嚓!

第四根手指被掰断了。

咔嚓!

之后,就是第五根。

而当做完这一切后,杰森停下了。

这位盯梢者捂着自己的右手,疼得全身冒汗,心底却微微松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

这位盯梢者心底想着。

然后,大脑快速的转动着。

他希望能够想到接下来应对的办法。

杰森则是再次开口了。

“这是对你说谎的惩罚。”

“你认得我?”

面对着杰森一模一样的问话,这一次盯梢者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思考着。

不过,当杰森抬起手的时候,对方的思考就结束了。

“别,我说。”

“我见过您。”

“在老大的地牢中。”

对方语速极快的说道。

“地牢?”

杰森追问着。

“是的,地牢里,就在南郊的那片农场里,我不知道您究竟是怎么被抓入地牢的,我只是听人说起过‘守夜人’杰森被老大抓了。”

盯梢者如实交代。

已经开了头,后面自然是不需要隐瞒的。

这位盯梢者趴在那,略带疑惑的看着杰森。

他确信那个看守不会骗他。

因为,那是当着老大的面说的。

同样的,眼前的杰森也是真实的。

比那个还没有看到的杰森,更加真实。

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位盯梢者满心疑惑。

“关于地牢里,你还知道什么?”

杰森继续问道。

“我知道的不多,我只是一个探子、盯梢者,地牢的看守只对老大负责,请您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坏事,我也只是迫不得已才……”

这位盯梢者哭丧着脸,祈求着杰森的同情与怜悯。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

不过,这一次的脆响要更加响亮一点。

因为,断掉的是盯梢者的脖颈。

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杰森实在是太清楚这一点了。

更何况,在他的【死亡感知】下,对方身上死气浓郁,数道身着布衣,伤痕累累的农夫打扮的亡魂正恶狠狠地盯着对方。

盗匪占据了农场。

农场的农夫呢?

不言而喻。

而对方自诉为迫不得已的话语?

也是不言而喻。

相信盗匪的话,还不如去温暖一条冻僵的蛇。

死去的盯梢者尸体跌落地面,很快的一道半透明的身影出现在了这具尸体上。

是盯梢者。

对方用怨毒之极的目光注视着杰森。

杰森笑了。

他抬手一指四周。

这时那盯梢者才发现了农夫们的亡魂,当即惊慌失措的就要逃走,但是晚了。

农夫们的亡魂一拥而上,将这个盯梢者的灵魂撕扯烂了。

亦如他们活着时,被一拥而上的盗匪们杀害一样。

几秒钟后,盯梢者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些农夫们的亡魂则是纷纷向着杰森鞠躬示意。

接着,淡淡的光辉出现在他们身上。

这些农夫们在光辉中,消散在了空气中。

至于去了哪?

杰森不知道。

不过,那还未散去的光辉却组成了一副地图。

是南郊农场的地图。

十分详细。

还有地道。

地图显现了足有十秒钟,等到杰森全部记住后,这才消散在空气中。

杰森没有在停留。

径直向着南郊农场而去。

冒牌货?

他嘴角一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