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五十八章 深夜拜访 下

雇佣协议很快就起草好了。

说是协议,其实就是契约。

总共分为5条——

第一,塔尼尔受雇于都尔杜后,必须要忠诚,不得背叛,

第二,都尔杜不得无故迫害塔尼尔,且需要保证一周不低于4金克的薪酬。

第三,随着年限的增长,塔尼尔的薪酬从第三年开始,将会按照5%的方式递增。

第四,当需要塔尼尔执行危险巨大的任务时,都尔杜将需要付出额外的等价的酬劳。

第五,当契约生效后,任意违反一方将会受到钻心噬魂之痛。

……

其中第三第四第五条都是塔尼尔主动提出的。

对此,都尔杜并没有反驳。

在这位大使看来,提出这些条件的塔尼尔才是真正意义上想要追随他。

为了活命,签订契约。

同时,保障着自己相应的利益。

这没有什么不对。

至于第一第二条?

是都尔杜提出的。

第一条是基础。

第二条是进阶。

这两条保证了双方能够愉快的合作。

而周薪不低于4金克?

或许在常人看来是高到令人咋舌的。

但对于都尔杜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不说身为‘守墓人’的三阶‘尸解者’的他想要获取金克远远比平常人容易的多,单单是瑞泰亲王付给他的薪水,抛去一切开支后,支付塔尼尔都是绰绰有余的。

甚至,再多几个类似塔尼尔的存在,也是足够的。

瑞泰亲王虽然有的时候相当的严厉,但是也足够的大方。

恩威并施,这才是瑞泰亲王势力越来越大的秘密。

契约签订。

都尔杜脸上多出了一分笑容。

他多出了一位‘药剂师’随从,真的是可喜可贺的事情。

事实上,都尔杜不止一次想要招揽一到两位位‘神秘侧’的随从,但是费尽心力后也没有成功,一来是‘守墓人’的职业决定了大部分‘神秘侧人士’对他们敬而远之的态度,二来是都尔杜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名声,两者相加之下,结果可想而知。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

有了塔尼尔这个‘药剂师’的加入,他的局面一下子就打开了。

不说其他,单单在瑞泰亲王面前就能够增加更多的分量。

这就足够了!

想到这都尔杜的笑容又多了一分。

“要喝点吗?”

都尔杜走到了小型苏打水制造瓶跟前向着塔尼尔问道。

“好的,阁下。”

塔尼尔点了点头,很自然的进入了随从的角色。

接过了递来的苏打水后,塔尼尔问道。

“阁下,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你认为我来到洛德是做什么的?”

都尔杜问道。

这是一种试探,更是一种考校。

如果塔尼尔回答的足够出色,都尔杜自然会在今后的日子中更加倚重塔尼尔。

如果只是一般?

都尔杜自然不会放弃一位‘药剂师’。

不过,大概率只会让对方待在‘工作室’内,充当制造药剂的苦力。

“表面上是因为‘洛德灾难日’,调查其中的原因。”

“暗地里则是有两个方面。”

“第一,做为可以直达首都特尔特的洛德,瑞泰亲王对于军队被拉拢肯定很不满,所以整个洛德需要被梳理,这个时候处于重建的洛德自然是最好的机会。”

“第二,是那位原市长特尔康留下的财富,对方即将成为‘尸骨亵渎者’,必然会留下遗产,这份遗产,对于阁下来说,相当重要。”

塔尼尔款款而谈,十分自信。

他当然自信了,这些事情可是他的好友杰森分析给他听的。

都尔杜诧异地看了一眼塔尼尔。

他发现塔尼尔和传闻中相比,聪明了太多。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优秀。

传闻中的塔尼尔贪生怕死不说,还爱耍小聪明,占小便宜。

可是现在看来……

传闻有误啊。

不对!

应该是掩饰!

是藏拙!

对此,都尔杜没有任何的不满。

相反的,他越发的满意了。

对于和他签订了契约的塔尼尔来说,塔尼尔越出色,他就越有利。

现在!

他不只是有了一个可靠的随从,他可以将更多的事情交给这个随从去做。

这是要比他出面更好办的事情。

例如:让塔尼尔指挥邦迪和霍尔搜索特尔康留下的遗产。

“很好。”

都尔杜夸奖般的点了点头。

然后,继续问道。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这一次不是试探和考校了。

而是单纯的询问。

既然塔尼尔一直在藏拙,都尔杜就认为自己应该多多询问一下塔尼尔的意见才行。

说不定就会有意外之喜。

事实上……也是如此。

“当然是挖掘特尔康的遗产了!”

塔尼尔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什么?”

都尔杜一愣。

随后反应了过来,当即坐直了身躯。

“你知道特尔康的遗产在哪?”

都尔杜追问道。

等看到塔尼尔点头后,都尔杜直接站起来,走到了塔尼尔身前,焦急地问道:“在哪?”

都尔杜从来没有想到他遍寻不着的特尔康的遗产,塔尼尔竟然知道。

是之前就知道?

还是之后收集到的线索?

又或者是其它?

不重要了!

这些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特尔康的遗产在哪!

“在南郊农场!”

塔尼尔回答道。

南郊农场?

轰隆!

都尔杜的脑海中就好似响起了一道惊雷。

错了!

他一开始就错了!

特尔康这个混蛋根本就没有让实验室远离洛德,而是将实验室放在了所有人的眼皮子低下。

这样的做法会让大多数人摸不着方向。

但却真正的符合着,有着大量的尸体和出其不意前提条件。

南郊农场缺少尸体吗?

不缺少。

那些农夫的尸体至少有几百具。

如果再算上盗匪的,那就是上千具尸体。

出其不意?

更是符合了。

如果不是塔尼尔告知他的话,他到现在都想不到会在那里。

谁又能够想象得到被一群盗匪占据的地方会是特尔康的新实验室。

“走!”

“我们出发去……”

“阁下,等等。”

都尔杜迫不及待的就要出发。

但是,却被塔尼尔抬手阻止了。

都尔杜当即就要皱眉喝骂出声,但是想到了塔尼尔刚刚给出的信息和自己随从的身份,他又强行忍住了,用还算温和地声音道:“塔尼尔,还有什么事吗?”

“您和萨门的关系怎么样?”

塔尼尔这样问道。

“萨门?”

“怎么了?”

都尔杜地眉头彻底皱了起来。

“是这样的!”

“在我被盗匪绑架,意外的发现了‘特尔康的实验室’,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在那里看到了萨门,他应该也是在寻找‘特尔康的实验室’,而且……”

说到这,塔尼尔一顿,特意看向了都尔杜。

这个时候的都尔杜脸色阴沉,双目泛着寒意。

那是杀意。

这也是塔尼尔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他需要确认都尔杜和萨门真正的关系。

不能够萨门说什么就是什么。

必须要确认。

当然了,为了确认两人不是演双簧,塔尼尔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例如,此刻。

“而且什么?”

都尔杜沉声问道。

“而且,他应该是发现了端倪!”

“在我离开的时候,萨门一直围绕着‘特尔康实验室’大门绕圈子。”

“按照距离,就算有那些盗匪做为阻拦,最多一天不到,对方就会找到‘特尔康实验室’的大门。”

塔尼尔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都尔杜的神情。

如果说之前都尔杜只是目带杀意的话,现在的都尔杜已经可以是杀意毕露了。

砰!

都尔杜用力一拍桌子,怒喝出声。

“萨门!”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愤怒。

都尔杜绕着办公桌走了一圈后,站住了身形。

显然,这位大使已经下定了决心。

“塔尼尔,我需要你帮助我干掉萨门。”

都尔杜这样说道。

“当然可以。”

“只不过,阁下我并不擅长战斗,而且我的实力……”

塔尼尔先是点了点头。

接着,才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了难处。

“你不需要战斗,你只需要表明了你是要加入他的阵营,以那位年轻小皇帝‘求贤若渴’的姿态,萨门一定会召见你,而我扮成你的随从,到时候就可以发动致死一击。”

“放心!”

“这个任务超出了应有的范畴,我会额外支付你酬劳。”

看到塔尼尔的脸上还有难色后,都尔杜马上说道。

然后,就用一种凶恶的目光看着塔尼尔。

大有一种你不答应,我就杀了你的模样。

这是都尔杜学习自瑞泰亲王不怒而威的模样。

每一次他面对这样的瑞泰亲王都是心底发虚,不自觉的,他就开始了模仿学习——可惜的是,效果不是很好,总被人说成是色厉内荏,让他风评受害。

但是,今天的反应不错。

都尔杜亲眼看到塔尼尔身躯一颤。

接着,就点头的样子。

“也许是以前事不关己,所以我的眼神还不够凶狠?”

“现在关系到我的未来,一切都变得顺利成章了?”

都尔杜自己就找到了答案。

想到这,都尔杜精神振奋。

他发现自己找到了能够媲美瑞泰亲王的路途。

虽然还差得很远。

但是起码有了目标。

这就足够了。

接下来,自然就是追赶了。

而现在就是他追赶的开端。

“走!”

“去干掉萨门!”

都尔杜这样说道。

接着,就想要拉开房门走出去。

但还是被塔尼尔拦住了。

都尔杜瞪视这塔尼尔。

他原本想要用的是眼神威慑塔尼尔,然后,让塔尼尔告知他阻拦的缘由。

但是,那是瑞泰亲王才能够做到的威慑。

他?

只能是变成了瞪视。

“走窗户,更隐蔽。”

“我们需要的不单单是瞒过其他人,还有自己人,只有连自己人都瞒过了,才能够万无一失,更何况,那位萨门还是洛德官方神秘侧的负责人——阁下在瑞泰亲王麾下自然是不用担心的,但是阁下的那些竞争者呢?很难保证,他们不会做出一些让人作呕的事情来。”

塔尼尔解释着。

这个时候,塔尼尔有种心累的感觉。

他总觉得都尔杜是一个虚有其表的废物。

不然的话,这个时候早就应该了解他刚刚举动的用意,而且,紧密的配合了。

根本不用他解释这么多。

那位瑞泰亲王为什么会派出都尔杜来?

这可不符合对方的作风啊!

塔尼尔心底想着。

都尔杜则是恍然的点了点头,然后,推开窗户纵身跃下。

塔尼尔却是拿起了一旁的斗篷这才跃出了窗户,同时,在半空中回身将窗户关好。

……

萨门返回了自己的住所。

不同于都尔杜的使馆区。

萨门因为夹杂‘密探’身份的缘故,住的地方是隐匿在一处民居内,且有着一个杂货铺做为掩饰——当然了,杂货铺的老板已经因为‘洛德灾难日’而死亡,萨门是老板远方的侄子,也是那位老板唯一的亲人,顺理成章的继承了这间杂货铺。

官方证明是毫无问题的。

甚至,还有几位证人。

包括周围的邻居。

这不是什么买通。

而是那位老板也是‘密探’的身份,且在每年都会有一个和萨门长相相像的男子登门,特意在几个邻居面前露面。

这自然也是‘密探’们的手笔。

不过,不是所有。

只有极为特别的十几位,才有着这样的待遇。

萨门就是其中之一。

出色的天赋,出色的能力,都是让三秒拥有这样待遇的重要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是,那位年轻皇帝陛下的赏识。

此刻,被寄予厚望的萨门则是坐在房间中静静思考着。

思考着自己的行动。

思考着自己和杰森的见面。

思考着发生在南郊农场的一切。

反思,是萨门每日必要的行为。

今天也不例外。

“冲动了!”

“应该更加稳妥一些的!”

“幸好杰森阁下答应了——没想到杰森阁下继承了贝塔爵士的一切,真的是太好了。”

萨门想着嘴角一翘。

贝塔爵士曾是他们极力拉拢的对象,但是一直都没有成功。

不知道为什么,富有骑士精神的‘老爵士’在年轻的皇帝陛下和亲王瑞泰之间选择了中立。

幸好还有杰森阁下。

一位高阶职业者加入到己方阵营,绝对是一剂强心针。

虽然和瑞泰亲王之间还有不可磨灭的差距,但是却更近了一步。

这是足够好的开始。

下一步……

就在萨门还在思考的时候,他突然看向了楼梯的方向。

下一刻——

咚、咚咚!

“我,塔尼尔。”

伴随着敲门声,塔尼尔的声音响起。

萨门走下楼,打开了房门,看着门外的塔尼尔和一个披着斗篷的陌生人——对方不是杰森,虽然看不清楚面容,但是萨门的感知这么告诉他。

“塔尼尔你有……”

话语还没有说完,披着斗篷的人就出手了。

一柄锋锐的短刀,直刺萨门。

噗!

血花飞溅。

PS 肥龙结婚回来了……结婚真的比想象中的还要累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