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六十三章 隐秘!

职业!

每一个职业!

不论是‘守夜人’、‘驯兽师’,还是‘守墓人’等等。

数量是有限的!

从诞生之初的77个开始,到现在为止。

一直都是77个。

从没有改变过。

最初的职业是如何出现的,特尔康的笔记中没有过多的提到,只是提到了‘源点’、‘超凡之力’对‘源点’的开发和‘超凡之力自我的编绘’。

至于‘源点’是什么?

‘超凡之力的编绘’又是什么?

笔记中没有提到。

笔记中只是详细说明了,每一个职业寿终正寝后,继承者对于该职业‘证’的制作,以及意外杀死‘职业者’后,对于‘匕’的制作。

‘证’的制作,需要原本职业者的同意与配合。

‘匕’的制作,则是需要掠夺原本职业者的生命。

所以,才会有——

正常制作:是证。

杀戮制作:是匕。

“每一个职业从出现之处开始,就只有77个。”

“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吗?”

杰森眉头微微皱起。

他在看到这一条的时候,本能的感觉到不对劲。

仿佛闻到了一丝丝阴谋的味道。

很简单。

举个例子。

一个人获得了‘职业’,从最初的初心者开始,进阶、二阶、三阶、四阶,乃至是五阶。

花费了无数精力、时间最终达到了这个职业的高阶,获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但是随着死亡,一切就重新开始了。

不论是寿终正寝,还是意外、谋杀。

不论是‘证’,还是‘匕’。

都是从头开始。

那么,问题来了。

从初心者开始,到高阶,所获得的那份令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去了哪里?

凭空流失了?

还是……

被某个东西、某个存在吸收了?

杰森本能的倾向于后者。

或许是在‘不夜城’生活的时间长了,杰森看待任何事物都会从最恶劣的一面出发。

这个时候?

自然也不例外。

如果是凭空流失了,那自然是没有什么的。

可假如是后者的话,那就有意思了。

杰森玩味地笑了起来。

然后,他扫了一眼盒子中的‘守墓人之匕’们,继续开始翻阅眼前的书籍。

在这本笔记本的后面,特尔康显然也对‘力量去了哪里’做了一些调查。

而且,有了一定的结果——

一切都是阴谋?

那是常人看到的。

在我看来。

只是正常。

而且,不单单是我,很多和我一样的家伙们,也是这样想的。

所以,我们组成了联盟。

我最初很乐意待在其中,但是随着一些‘危险的家伙’加入,我开始远离这个联盟了,世人说我是危险分子是可怕的家伙,但是和那些家伙相比较?我就是个乖宝宝。

他们在追寻的是……

抱歉,我无法写出来。

一旦写出来了,那些家伙一定会得知。

该死的!

我现在也不知道我离开那个‘联盟’是否是对的。

短短二十年的时间,那些家伙就达到了我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而我呢?

还在为了谋划五阶而努力。

真的是让人气恼。

甚至,我怀疑,当时包括我在内,离开的那批人,是被算计了。

毕竟,资源有限。

但是,我得提醒现在的我一句。

你不要去追寻那个‘联盟’,至少在你完成五阶前,不要靠近它。

很抱歉,我连它的名字都无法书写。

当时离开时签订的契约,制约了我(包括复苏的我,竟然都是外人,该死的混蛋,一直在这些方面恶心着我,让我心有顾忌)。

还有,职业暗藏的猫腻?

存在的。

继承了我的聪明才智,你一定会发现其中的猫腻。

这猫腻,我告诉你,是存在的,不是你错误的判断。

不过,那是好事。

但还是需要提醒你一点,警惕同职业者。

你不会以为77个同职业可以安然无事吧?

你不会以为我收藏的那些‘守墓人之匕’是意外得来的吧?

那些都是我猎杀而来。

我在验证每个职业77个的数量是否是真的不变的,然后,我证实了,他确实是不变的,当一个初阶为了走‘捷径’吸收了一个进阶‘守墓人之匕’后,一本新的‘守墓人之证’就会出现,保持77的数量。

出现在哪里?

我不知道。

它没有什么规律。

这也是‘猫腻’的一部分。

我可以肯定的、明确的,再次强调地告诉你,这个‘猫腻’是‘机会’!

你一定要抓住!

该死的!

我想要写更多!

但是,契约限制了我更多!

我根本无法写出来!

在这里,我只能是祝福我。

还有!

西沃克太危险了。

你要远离!

尤其是西沃克的首都,特尔特!

一群家伙都盯上了那里!

我因为忙于晋升五阶,没有更多的关注那里。

但是,你一定要远离!

……

杰森看到这,眯起的双眼闪烁不已。

“特尔康也发现了这点……唔,这是必然的。”

“职业者,只要不是傻瓜,应该都能够发现。”

“只不过,一部分人视为危险。”

“另外一部分人却视为机遇?”

杰森坐在那个高背椅子中,抬手轻轻敲击着桌面。

整个人陷入了思考。

任何事物都是一体两面的。

就如同是硬币的正反面。

所以,危险与机遇并存。

但有一个关键点在其中。

那就是:利益!

这个利益是泛指,明确点说的话,就是对自己的好处。

最直接的就是,提升职业等级时的‘捷径’。

对于一个初阶‘守墓人’来说,拥有一个进阶‘守墓人之匕’必然会省下相当多的工夫,不然的话,进阶条件,必然会变得困难、苛刻。

这应该就是机遇之一。

也是被视为重要的危险之一。

警惕同职业!

可不是说说的。

而由此延伸,这个机制的存在之初……

为的就是让同职业厮杀?!

那问题又一次回到了原点:职业者死亡之后的力量,去了哪里!

“那个吸收了这些职业者死亡后力量的东西、存在……会是什么?”

“那件东西,那个存在,是否也能够被反向吸收?”

杰森大胆猜测着。

特尔康在笔记中写了,是机遇。

如果不能够反向吸收的话,那谈什么机遇?

就是危机还差不多!

当然了,眼前信息太少,杰森还无法确定。

至少,他还不知道反向吸收的办法。

笔记上也没有写。

应该是特尔康也不知道。

至于特尔康对于西沃克,首都特尔特的提醒?

杰森记下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会远离西沃克和特尔特。

之前塔尼尔就提出过东沃克也不错。

也许可以去东沃克旅游、采风。

至于和萨门的交易?

杰森思考了一下后,继续翻看着特尔康的笔记。

相较于之前的正式口吻。

之后的笔记,就变得随意了很多——

职业者,是超凡者。

但,超凡者并不全都是职业者。

每一个掌握了‘神秘侧’力量,学会‘神秘侧’知识的人,都可以称之为超凡者。

只不过,这样的超凡者,强弱简直是天壤之别。

强大的,毁城灭国。

弱小的,一个经过系统训练的普通人,就可以打倒对方。

而职业者并不同,再弱小的职业者,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

不过,职业者并不一定强于超凡者。

有些掌握了特殊‘秘术’的超凡者,不仅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也是职业者无法想象的。

所以,‘秘术’可以多收集。

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用得上。

但是,一定要符合你的职业。

‘闪光术’除外!

如果好奇的话,你可以学习一下‘闪光术’。

不过,不用太深入研究了。

就算达到了高深的程度……也不过是亮一点。

……

“掌握了‘秘术’的超凡者。”

“掌握了成体系‘秘术’的职业者。”

杰森又一次敲击了桌面。

前者就像是一个偏科的学生,将一门成绩达到了极致,其它都是拉胯的。

后者则是一个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学生,但是综合的优秀,没有了明显的弱点后,也没有较为突出的地方——当然,只是和前者相比。

本身‘职业的范畴’,就决定了它们是有所针对。

只是……

“能够压下‘职业者’,令‘职业者’避其锋芒的秘术会是什么?”

“又有多少呢?”

杰森默默思考着。

对于这方面的‘神秘知识’,他了解的还是太少了。

下一阶段的‘闪光术’会不会是?

将【闪光术】提升到超凡级别需要的1000点饱食度,100点食之兴奋、20点食之愉悦、1点食之满足,可是让杰森期待不已。

尤其是‘食之满足’,杰森期待的口水直流。

是真的流口水。

杰森想要尝尝其中的味道。

足足十几秒钟后,杰森才再次回过神,

他继续翻看着手中的笔记。

之后的记载更是随意了。

大部分都是一些杂事,例如某地曾遇到过某人杀之获得了一份不错的秘术,某地的食物‘死不瞑目’竟然传到了洛德,是不是应该派出税收管盯紧这群骗子。

而在这些杂谈中,杰森找到了一些对他来说,相当有价值的东西。

有关那位瑞泰亲王的。

记录着瑞泰亲王的笔记是这样开头的——

那是一个幸运的家伙!

竟然好运到‘捡’了一条巨龙。

还不是什么刚刚破开龙蛋的幼龙。

而是一头度过了幼生期、少年期,已经进入到了青年期的巨龙。

或许距离成熟还有一段距离。

但是,对瑞泰的帮助却是太大了。

东西沃克的平衡,也因此打破了。

这家伙本身就是野心勃勃之辈,这一次算是如愿以偿了。

不过,这样的家伙成为了‘骑士’,也真的是讽刺。

……

哈哈哈,调查清楚了。

这家伙竟然是使用‘骑士之匕’成为最初的‘骑士’。

难怪别人询问他的‘职业’时,总是忌讳莫深的模样。

如果被其余‘骑士’知道了,一定会被群起攻之的。

……

这家伙的职业提升怎么这么快?

难道找到了什么‘骑士’的秘诀吗?

怎么可能?

贝塔这种真正的‘骑士’都是提升艰难,他怎么可能?!

……

怎么可能?

他是命运之子吗?

竟然在一个破旧的图书馆里找到了‘骑士’的另外一条道路——

领主!

难怪热衷于发动战争!

东沃克丢失的土地,应该就是他的晋升之资了。

……

该死的!

我的调查太过深入了!

被这家伙盯上了!

……

这混蛋竟然知道‘守墓人’五阶‘尸骨亵渎者’的关键?

也是从那个破旧的图书馆里得到的信息吗?

这破图书馆不会和‘联盟’的那些混蛋有关系吧?

我是不是应该再次离开了?

……

那家伙提出了一个无法拒绝的筹码。

我成为了洛德的市长。

那家伙帮助我去完成我晋升‘尸骨亵渎者’的关键,而我则需要帮助这家伙完成一些他不方便出面的事情。

弑亲!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真的是肮脏。

……

和那家伙的合作还算愉快吧,但是我要提醒现在的我一句。

那家伙真的是豺狼。

不仅阴狠毒辣,而且善于伪装。

那家伙说的话,一句都不要信。

铭记。

现在的我如果你看到了,你马上离开那家伙所在的城市。

那家伙选择的‘领主’,貌似……

出现问题了。

……

哈哈哈。

我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瑞普这混蛋的事情中不仅有着‘联盟’那些混蛋们的影子,还有一些我的那些老朋友们的影子。

这些家伙究竟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

不过,瑞普要倒大霉了。

所以,马上离开西沃克,远离首都特尔特。

现在的我,你要快点行动起来。

不然就晚了。

因为,不论是‘联盟’里的那些家伙,还是我的那些老朋友,纠缠在一起的话,绝对不是为了一城之地,他们所谋划的应该是……(涂抹修改数次,最终完全涂抹)

我无法写出来了。

我感觉我写出来了,我和现在的我都活不了。

……

有关于那位让瑞普亲王的记录,类似日记,但是没有日期。

“瑞普亲王的崛起,本身也是阴谋吗?”

杰森的目光锁定在‘联盟’和我的那些老朋友的字眼上。

最后,放在了被涂抹数遍的地方。

这里应该是是什么。

杰森有所猜测了。

但是,线索、信息还太少。

杰森也不敢确定。

呼!

杰森深吸了口气。

看着仅剩余一页的笔记。

他心底略带忐忑。

按照他对特尔康的理解,这最后一页自然是极为重要的东西。

而什么对特尔康是极为重要的。

自然是晋升‘尸骨亵渎者’。

这最后一页,应该是记录着‘尸骨亵渎者’常规的晋升条件才对。

心底想着,杰森翻开了最后一页。

下一刻——

他,嘴角一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