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十三章 杰森:我是循规蹈矩的人.下!

“更何况……”

“无论如何我们都胜券在握!”

“一个好运继承了贝塔爵士遗产的‘守夜人’,根本不知道真正的五阶是什么样的!”

说到一半,这位安保队长故意一顿后,这才继续说道。

话语中带着一丝丝谄媚感。

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看向了那位消瘦的队长。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五阶!

这座专列上,有着五阶‘职业’。

很自然的,五阶的‘职业’也注定了这位消瘦的队长是所有人的头。

“将杰森点的食物送过去吧。”

“既然要谈判,我们就要表现出自己的诚意才行。”

这位说着,就这么坐在那里挥了挥手。

顿时,周围的人就行动起来。

一位超凡者抬起了双手,连连舞动。

下一刻,聚拢在餐车内的厨师、侍者们就再次行动起来。

面带微笑,目光却缺少灵动,宛如是被操控的木偶。

剩余的安保人员则是各司其职,走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包括那两位队长。

一个照例巡视。

一个则是向着专列车顶走去。

专列虽然固若金汤,但是一些死角、盲区还是存在的。

尤其是车顶,很容易出现意外。

他们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保安人员,但是那位亲王可是有着明确的命令,必须要让专列安全到达特尔特。

而且,杰森必须要跟随。

如果同意,自然是皆大欢喜。

要是不同意?

那就是带着尸体而去。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那位小皇帝的表情是什么模样了。

想到开心的地方,霍尔达克这位最为壮硕的队长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做为瑞泰亲王最为忠诚的骑士之一,霍尔达克对于小皇帝和皇室没有任何的好感。

如果不是对方拖后腿的话,他们早就把东沃克打得节节败退了。

根本用不着,僵持在那。

不仅每年都要消耗大量的兵力,还无法完成开疆破土的壮举。

要是之前的战争,能够再打入10公里,他身为‘骑士’三阶的‘持剑者’早就晋升为四阶的‘持盾者’了。

都怪那个小皇帝!

还有那些皇室!

都是一群蛀虫!

霍尔达克在心底咒骂着。

越是咒骂,他就越是希望在特尔特的小皇帝难堪。

“彼得斯,你说亲王大人多会儿发动反攻?”

霍尔达克问着身边的同僚。

“反攻?”

“当然是最近!”

“麦子都熟透了,趁着这个时候发动进攻,不论是抢收,还是焚毁,都会给东沃克带来相当的压力,而对亲王大人下一步的战略部署更是有着决定性的重要,一旦没了粮食,东沃克就……”

“嘿,彼得斯,你知道的,我说的反攻不是这些。”

那位彼得斯还没有说完,就被霍尔达克打断了。

这位‘骑士’三阶的‘持剑者’略带不满的看着对方。

“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装糊涂了吧?”

霍尔达克道。

“装糊涂?”

“我没有啊。”

彼得斯这位面容消瘦的中年男子一脸诧异,耸拉下来的脸颊上都充斥着一股不明所以。

仿佛是真的不知道霍尔达克在说什么一般。

看着这副模样的彼得斯,霍尔达克一皱眉。

“我以为我们是一伙儿的。”

说着这样的话语,霍尔达克大踏步的向着专列走廊走去。

他负责的是车内巡视。

而现在?

他不想再停留在原地一秒钟。

似乎再停留一会儿,他都会忍不住对彼得斯挥拳一样。

看着霍尔达克消失在车门后的背影,彼得斯眼神中多出了一分阴沉。

这样直白的试探,换做是以前,根本不会发生。

不!

不要说发生了!

霍尔达克在之前见到自己都说毕恭毕敬的。

而现在?

却是敢直言试探了。

真是好大的胆子。

彼得斯眼眸中的阴沉越发的浓郁了,他不着痕迹的扫视了一眼身后的餐车。

毫无疑问,这是达勒暗中示意的。

做为亲王大人手下唯一的高阶‘职业者’,达勒拥有的权利几乎是一人之下。

为什么是几乎?

因为亲王大人麾下的几位四阶‘职业者’随时有可能会成为五阶。

其中,就包括……

他!

之前的他!

很自然的,在之前的时候,双方有着暗中的摩擦。

而到了此刻,对方自然是开始报复了。

不会是光明正大的。

亲王大人不会允许光明正大的私斗。

但暗地里的这种羞辱,却是不会停。

亲王大人同样不会阻止。

所以,现在的他必须要谨言慎行。

就好似刚刚霍尔达克试探的话语,他当然知道对方问的是什么。

反攻?

自然不是东沃克。

而是小皇帝,是皇室!

这些彼得斯都是一清二楚的。

可他不能说。

亲王大人是一个愿意给与下属优待的人,提前是这个下属不能够犯错,一旦犯错的话,那位亲王大人依旧会爆发雷霆怒火。

而在那位亲王大人最为忌讳的事情中,反攻小皇帝、皇室绝对是名列前茅的。

一旦有下属私下议论。

那肯定会是惹来诸多惩罚。

哪怕他曾经劳苦功高,但也免不了要被责罚。

赏罚分明。

也是亲王大人让人敬佩的原因之一。

对此,彼得斯自然是不会有任何异议的。

他只是愤慨霍尔达克和达勒。

这个墙头草!

在不久前,还对他卑躬屈膝。

“你们以为我真的一蹶不振了吗?”

彼得斯在心底冷笑着。

没错,他是一个依靠‘秘宠’的驯兽师。

在‘秘宠’步入衰老期后,他的实力直线下降。

虽然名义上是四阶的‘驯兽师’,但实力逐渐变得连三阶都不如。

但是,只要他可是‘驯兽师’四阶‘放牧者’!

他的‘职业’天赋,让他可以再次选择一只‘秘宠’!

不单单是这样!

他现在手里还握着一门秘术!

一门可以让他的秘宠重返成熟期的秘术!

虽然一开始使用这门秘术催生了自己的秘宠,留下了相当多的隐患,甚至,让本该有五十年成熟期的‘秘宠’,短短五年之内就进入了衰老期。

但是,再次使用这门秘术的话,他可以让自己‘秘宠’重返成熟期五年。

有着这五年时间做为缓冲,他足以找到第二只‘秘宠’。

接着,依靠秘术,第二只秘术再次催熟。

只要把握好一个度。

‘五阶’也不是不可能!

而现在?

则是他施展秘术的时候。

哪怕是一直盯着他的达勒,也不会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施展秘术。

为了获得这次任务,他一开始故意表现出了抵触。

这让达勒越发的想要让他一起。

而达勒绝对想不到,他是故意的。

留在据店内施展秘术看似安全,实则依旧会被人盯着。

远不如在这个时候,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杰森身上的时候,施展秘术。

彼得斯走向了列车顶部。

不需要他去看门。

无形的‘秘宠’就已经打开了车门。

甚至,他也不需要去攀爬梯子,就被‘秘宠’托向了列车顶部。

彼得斯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开始施展秘术,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开始巡逻。

没有加重或者放轻脚步。

依照平时的步履,彼得斯行走在列车顶部。

他知道,达勒能够听得到。

越是接近成功的时候,就越要谨慎。

呼吸也调整到完全平缓的程度,彼得斯从末尾的餐车,向着前面的火车头走去。

他已经走了一个来回。

他计算了时间。

按照他的步履一个来回需要三分钟。

而完成秘术,三分钟是不够的。

哪怕是禁忌的秘术,省略了足够多的步骤,也需要相当多的时间。

至少需要十分钟。

那么……

必须要加点料了。

彼得斯想着,在心底下达了命令。

在物资车厢内,一只老鼠从阴影中钻了出来,抬头寻找着。

巡逻的安保人员并没有注意到这只老鼠。

事实上,当一只老鼠想要躲藏的时候,很难被人发现。

这只老鼠按照心底的命令,直奔角落内一个被布袋遮掩的瓶子。

瓶子内装着的是……磷!

极易燃烧的磷!

瓶塞迅速的被啃烂了。

空气开始进入。

夏末秋初的高温开始于瓶内的磷发生着反应,而老鼠滚动这个瓶子则是加速了这样的反应。

大约十几秒好——

砰!

瓶子口喷出了火花。

整个瓶子都被炸烂了。

火焰四处飞溅。

物资车厢内的油脂一下子就被点燃了。

这并不是彼得斯安排的。

而是物资车厢内本来就有的东西。

但彼得斯命令着老鼠,推动瓶子靠近了这些油脂,且给这些油脂打开了一个足够大的接触面。

火!

烈焰一下子窜起!

“着火了!”

“着火了!”

物资车厢的异状一下子就吸引了巡逻的安保人员。

刚刚走到住宿车厢的霍尔达克直接返回。

达勒更是第一时间赶到。

看着呼吸间就燃烧起的小半个车厢,达勒眉头一皱。

“灭火!”

达勒下令道。

接着,转身扫视人群,在没有发现彼得斯时,这位此次行动的总负责人当即就猜到了什么。

没有再多说什么。

径直向着列车的连接处走去。

达勒没有证据确认是彼得斯搞的鬼。

但是,达勒心底却是认定了彼得斯。

毕竟,对方最近那些上蹿下跳的小动作,他都是看在眼中的。

对方想要干什么?

达勒心知肚明。

无非是依靠那不知名的秘术再次返回巅峰。

而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好不容易处理掉了一个潜藏的对手,他绝对不允许对方再次回到巅峰。

即使这个巅峰,对于他来说,也是相差不少,也是一样。

因此,达勒身形如电。

急速的跳上了车厢。

达勒已经想好了,不论彼得斯说什么,他一见面就下杀手。

杀了对方之后,然后,向亲王大人解释,对方破坏这次行动——一些必要的痕迹早已被大火燃尽了,他无法寻找,但是残余的蛛丝马迹还是能够‘找到’的!

必须要找到!

找不到,那就创造!

想到这,达勒心底杀意越盛。

但下一刻,达勒就呆愣在了原地。

他看到了彼得斯。

彼得斯就在他的面前。

但是!

彼得斯死了!

被一刀枭首!

头颅滚落在车顶一侧,依靠着通风口,才没有跌落。

无头的尸体则是瘫软在内,汩汩的淌着鲜血。

在对方尸体前残余着一些痕迹,但是却被破坏了,只能够辨认出是一些仪式痕迹,但是具体是什么,却是完全无法分辨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的‘秘宠’不见了!

虽然是一只步入了衰老期的‘赫尔肯’!

但其力量依旧不容小觑,三阶‘职业者’根本不是对手,四阶‘职业者’只要相克,也有一战之力。

随着‘驯兽师’死亡,‘秘宠’应该显现的。

哪怕是‘赫尔肯’这样的魔怪也不例外。

但是,眼前没有。

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在彼得斯被干掉的刹那,那只‘秘宠’也死了。”

“被对方瞬间杀死!”

达勒面容一冷。

彼得斯被瞬间干掉,达勒不会意外。

只要布置得当,他可以轻松的干掉对方,但是想要在这么短时间内,且悄无声息的干掉一只‘赫尔肯’,却是不现实的。

短时间内干掉,他还能够做到。

悄无声息?

他做不到。

哪怕他是‘刺客’五阶‘影舞者’也是一样。

再次检查了一遍彼得斯的尸体,确认彼得斯是被人从后面一刀砍掉了头颅,且刀锋锋锐,用刀的人势大力沉外,还极有精准度外,达勒就没有任何线索了。

既没有脚印。

也没有痕迹。

甚至,就连气味都没有。

“老手!”

“不单单是老手,还是好手!”

“而且应该也是‘刺客’职业!”

“至少是和我一样的五阶!”

“甚至,掌握了一些特殊的战斗技巧和秘术!”

达勒想着,目光变得凝重。

如果说在诸多‘职业者’中他最不想面对的是什么职业的。

‘刺客’名列前茅!

因为,他是‘刺客’!

他很清楚,‘刺客’的行为方式!

等等!

突然,达勒想到了什么,转身就跳下了车顶,向着专列车厢冲去。

但,

晚了!

包括霍尔达克在内,剩余的16名安保人员全都倒在了血泊中。

看着一众堆砌在餐车与宴会车厢之间的尸体,达勒头皮微微发麻。

因为,这些人与彼得斯的死亡方式一样。

都是被一刀枭首。

而同样的,他也没有听到一丁点儿的声音。

冷汗,开始顺着他的脖颈,向着后背流下。

下一刻——

灰色的浓雾弥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