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七十五章 脑补完成的萨门!

当杰森重新戴好猎鹿帽,推开车厢门走回属于自己的车厢时,塔尼尔正津津有味地捧着一本看着。

接着塔尼尔拿起的角度,杰森可以清晰的看到书名:《斯芬克斯的倔强》。

奇奇怪怪的书名。

杰森心底评价着。

而一旁的萨门则要正常多了。

看似坐在那里,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副警惕的模样。

在看到杰森走进来后,明显松了口气。

“餐车怎么样?”

萨门问道。

“很不错。”

“尤其是厨师的手艺。”

杰森这样回答着。

他是用想去看看餐车的理由,暂时离开了属于自己的车厢。

毕竟,像他这样循规蹈矩的人,在已经确认了敌人的前提下,怎么可能等待敌人袭击,自然是要主动出击的。

“额,没有其它什么吗?”

萨门愕然,下意识地问道。

这位官方对洛德‘神秘侧’的负责人实在是太好奇了。

按照他的猜测。

杰森离去必然是为了解决眼前的麻烦。

可是过去这么久了。

他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难道是我猜测错了?

萨门开始怀疑人生。

然后,开始细细思考能够安然逃脱的路线。

三个职业者,十五个超凡者。

虽然他不认识那三个职业者,但是能够坦然出现,必然是有着必胜的把握。

这对他们来说,可是糟糕头顶的消息。

但也不是没有机会。

在进入特尔特车站前,有一个废弃的车站——那里原本才是特尔特最初的车站,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特尔特的人口不断增多后,车站也不得不重新建立。

一开始那里还能够做为一个转运车站。

可是随着新车站的又一次扩建和铁轨的重新铺设,那里就完全的被废弃了。

但,铁轨还能用!

也就是说,只要让列车悄无声息的驶上旧轨道。

那么必然会造成骚乱。

到时候,就是他们逃脱的计划。

心底想着,萨门调节情绪,用手指蘸着茶水,在茶几上写道:能谈谈吗?我有个计划……

“不能。”

萨门还没有写完,杰森就直接拒绝了。

这位官方对洛德‘神秘侧’的负责人想要谈什么,杰森自然是知道的。

但是,他已经解决了一切。

根本不需要了。

他现在也不想要解释。

因为,太阳穴微微发胀的他,只想要安静的休息一下。

【尸语契约】自然是方便之极的,但是同时签订一个三阶职业,两个四阶职业和一个五阶职业,也几乎是达到了杰森能够承受的极限。

体力方面还好。

依靠着【龙.战纹.普鲁斯.狮鹫.影匿锻体术】的超速恢复,能够达到一个平衡。

可是此刻杰森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他消耗的不单单是体力。

还有精力。

现在的杰森,就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家乡’一夜未睡,躺在床上看了一宿,不仅脑袋昏沉,就连半边身子也因为长时间没有动,而变得发麻了。

所以,在拒绝后,杰森直接闭上了双眼,进入了假寐。

被打断话语的萨门愣在了那。

他看着闭上双眼的杰森,就差把茶几掀飞了。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尽心尽力的在计划着逃离,杰森却安然睡觉?

还有塔尼尔!

对!

还有塔尼尔,为什么可以坦然的看书!

对于杰森,萨门保持着‘尊敬’,哪怕是眼神的不敬,他都有些心虚,但是面对塔尼尔时,却是无所畏惧。

萨门用眼神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身为‘职业者’,塔尼尔立刻感受到了这样的不满。

“你也想看?”

“这本书很有意思的,讲得是一只猫为了成为作家,而不断努力学习、采风,却又因为贪恋食物,最终蹉跎岁月,一事无成,不仅吃成了一个大胖子,还秃了毛,只能够自称为‘斯芬克斯’,而不承认自己秃了——有没有像那些去植发的年轻人?仿佛头发成为了唯一的执着、倔强。”

“可最后呢?”

“还是会秃!”

“而且,植发看起来立竿见影,但是花费高昂不说,随着时间的流逝,你的发际线还是会升高,到了那个时候,被植发的地方有着头发,没有植发的地方日益升高后,就好似脑袋上长了两个角一般,只能是饮鸩止渴的再次移植脑后的毛囊,直到……植无可植。”

“果然,脱发一开始就是悲剧啊!”

“再怎么样的执着、倔强都弥补不了脱发带来的伤害!”

“完全就是真实伤害……”

“太惨了。”

塔尼尔抬起头,就是一大堆感言。

下意识的,萨门摸了摸自己的发际线。

人到中年,身不由己。

虽然他保养得体,但是发际线,依旧开始后移了。

很不明显,但确实是存在着。

“就没有更好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询问我们现在要更加的……”

“安了、安了。”

“脱发嘛,又不是什么难言之隐。”

“就算脱到最后,也就是剃光的结果。”

“没有什么好转移话题的。”

萨门的话语再次被打断了。

塔尼尔一副理解的模样,拍了拍萨门的肩膀。

萨门感觉自己血压不住升高。

“我是说我们现在身处的环境!”

“不是脱发!”

“和头发一点关系都没有!”

萨门压低了声音,狠声强调着。

“真的?”

塔尼尔有点不相信的模样。

“真的!”

萨门用力点了点头。

看到萨门这副模样,塔尼尔一副第一次认识到萨门的模样。

“我终于知道那位陛下,为什么会被瑞泰亲王压得喘不过气了。”、

塔尼尔叹了口气。

“为什么?”

萨门皱了皱眉,总感觉塔尼尔不会说什么好话。

事实上,也是会如此。

“因为,你们这群愚蠢的手下啊!”

塔尼尔再次叹了口气。

而就在萨门愤怒到要站起来和塔尼尔争辩的时候,塔尼尔抬手一指杰森。

“你了解杰森吗?”

“至少在情报上,你应该了解过杰森。”

“那么你应该只是看了一遍,却没有深入研究。”

“所以,你根本不了解杰森。”

“你完全不了解,杰森现在的态度代表的是什么。”

塔尼尔收回了手指,将书籍合上,放在了桌上,看着有些呆愣的萨门,再次叹了口气。

萨门足足呆愣了有三秒钟。

然后,这才仿佛回过了神一般。

接着,就起身向外走去。

车厢的门,都被推得发出了哐当的响声。

这让杰森微微睁开了眼。

然后,就看到刚刚还鄙夷萨门的塔尼尔正一脸探求的看着自己。

很显然,刚刚塔尼尔也是在猜测,根本没有任何把握。

杰森对于好友这样的行为,不置可否。

不过,在好友祈求的目光下,还是点了点头。

这让塔尼尔彻底松了口气。

他端坐了身躯,气定神闲地等待着萨门回来。

十分钟!

在塔尼尔第四次调整坐姿的时候,萨门回来了。

一脸惊骇,眼中满是震惊。

哪怕是调整了许久,萨门也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

三个职业者和十五个超凡者组成的‘安保’队伍消失了。

没错!

就是消失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彻头彻尾的消失。

而列车上的其他人,则是一问三不知。

甚至,到现在,这些列车上的人员都处在一种茫然状态,只是略带机械的完成着属于自己的活计。

“您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萨门盯着杰森问道。

杰森没有开口。

等待许久的塔尼尔则是又一次的叹气。

“你真以为你看到的杰森,就是真正的杰森?”

“你真以为你了解到的杰森,就是全部的杰森?”

“五阶的‘骑士’、四阶的‘守墓人’、二阶的‘守夜人’就是杰森的全部?”

塔尼尔用一种过来人的目光看着萨门。

接着,这位鹿学院的老师,警局的第二顾问,压低了声音道——

“你以为杰森喝下的【赫尔克白银药】是假的吗?”

【赫尔克白银药】!

萨门身躯一颤,仿佛是被闪电击中一般。

他仿佛想到了什么。

而塔尼尔根本不给萨门思考的时间,就再次开口。

“还是……”

“你以为杰森只喝下了一支‘赫尔克魔药’?”

塔尼尔故意拉长了语调。

这一次,萨门则是完全呆滞了。

不单单是【赫尔克白银药】?!

还有其它‘赫尔克魔药’?!

是什么?

黑铁、青铜?

或者是又一支白银?

还是……

黄金药?!

萨门大脑内急速转动。

对于杰森的评价,开始直线提升。

有关杰森的请报上,提到过【赫尔克白银药】,但是陛下身边的顾问们却一直否认这个信息。

不单单是魔药大师赫尔克早已经死了上百年,还因为这些魔药早已被服食殆尽了。

现在的所谓魔药?

只不过是,二次、三次精炼之后的仿造药剂罢了。

根本不可能和原版相提并论。

什么是精炼?

就是将服食过‘赫尔克魔药’的人重新炼制成‘魔药’。

过程残忍。

且,复杂。

成功率极低。

而且,效果也是直线下降。

但是,‘赫尔克魔药’的神奇,却注定了,会有许多人这么干。

只是到了五十年前,二次、三次精炼都没了。

那些服食了‘赫尔克魔药’都被猎杀干净了。

更何况是原版的‘赫尔克魔药’。

因此,陛下身边的顾问断定,这是杰森为了掩饰什么。

再加上对方老师‘丹’和‘牧羊人’的争斗。

更是加重了那些顾问对此的怀疑。

毕竟,后者关乎到那个组织。

再加上特尔康的‘祭祀’,一切都变得合情合理起来。

至少在萨门看来,也是这样。

最起码,之前就是这样。

但是,没想到是真的!

萨门呼吸着。

他强迫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是看向杰森的目光变得越发尊敬和复杂。

尊敬是因为实力。

复杂?

也是因为实力。

能够拥有双职业的瑞泰亲王就已经让他们疲于应对了。

而现在又出现了一个三职业的杰森。

哪怕杰森没有一头传说的巨龙。

但是,杰森却服食过‘赫尔克魔药’!

就算不是原版!

是被精炼过二次、三次的!

也足够让人震惊了!

接着,萨门又想到了一点。

塔尼尔!

塔尼尔的‘职业’是什么?

药剂师!

想要精炼‘赫尔克魔药’必然需要‘药剂师’的协助,塔尼尔这个一阶的‘药剂师’自然做不到这种程度,但是对方的老师呢?

再想想杰森那位老师‘丹’对‘牧羊人’的异常执着。

以及塔尼尔和杰森突然成为好友!

一切都变得显而易见了!

原来是这样!

传闻中‘牧羊人’就曾服食过精炼版本的‘赫尔克魔药’。

杰森的老师‘丹’为此追捕着‘牧羊人’。

那么在此期间,会不会也得到一些精炼版本的‘赫尔克魔药’。

然后,将这份‘赫尔克魔药’交给了塔尼尔的老师。

由后者完成了重新炼制。

接着,交给杰森服用。

塔尼尔则是将这份精炼版本的‘赫尔克魔药’带给了杰森,所以,双方才会在短时间内结下了如此深厚的友谊。

原来是这样!

心底长长松了口气的萨门再次站了起来、

“杰森阁下,我需要用列车上的电台告知陛下有关这里发生的一切。”

“请放心,有关您的消息,我会保密。”

“只会当面告知陛下!”

萨门说完没有马上离开。

而是直到杰森点头后,这才躬身行礼,转身离去。

塔尼尔看着离开的萨门,嘴角忍不住的翘了起来。

“杰森,你说萨门发现自己被骗了,会不会气哭?”

塔尼尔揶揄着。

欺骗萨门自然不是重点。

重点是将错误的信息传播出去。

这会对他们的特尔特一行有极大的帮助——塔尼尔已经有了一点小计划了。

至于欺骗萨门会不会有负罪感?

萨门又不是他朋友。

塔尼尔完全没有负罪感。

杰森没有回答。

塔尼尔挠了挠头,然后,又问道。

“杰森你是怎么做到的?”

萨门好奇,塔尼尔也好奇。

不过,为了保持人设,塔尼尔故作知道了一切。

现在萨门不在了,塔尼尔马上卸下了伪装。

杰森睁开眼,无奈的扫了一眼塔尼尔。

然后,抬手打了一个响指。

啪!

一声脆响后,四道身影齐齐出现,单膝跪地——

“大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