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八十三章 早有安排!

西沃克七世,死了。

死在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中。

而刺杀者,是……

杰森。

没错,杰森!

莫顿是第一时间从隐秘渠道接收到这个消息的。

这位老酒保眉头一皱。

一触即发!

第一时间,老酒保就想到了刚刚老友才说过的对特尔特的评价。

“比想象中的还要快!”

莫顿深吸了口气,拉响了‘守夜人之家’的警钟。

铛、铛、铛!

警钟三声长鸣。

刚刚休息的艾琳四姐妹第一时间出现。

希德、艾尔帕等则是强忍着宿醉,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莫顿,发生什么事了?”

“天才刚亮啊!”

希德、艾尔帕嘟囔着。

莫顿一脸严肃。

艾琳四姐妹也是如此。

与希德、艾尔帕等打工的‘见习生’不同,身为‘守夜人之家’的在职工作人员,艾琳四姐妹很清楚‘警钟’响了,代表的是什么。

那是‘守夜人之家’遭遇生死危机的大事。

看着严肃的莫顿、艾琳四姐妹,本来还松散模样的希德、艾尔帕等人迅速认真起来。

为了让自己更快的清醒,不少人直接冲进了盥洗室,扣嗓子眼,冷水洗脸。

“怎么了,莫顿?”

脸上水渍未干的希德、艾尔帕郑重地问道。

“西沃克七世遇刺了。”

莫顿说道。

“然后?”

对于西沃克七世,希德、艾尔帕等‘见习生’并不关心,虽然他们偶尔和官方合作,但也就仅限于合作罢了。

更深层次的接触?

那是没有的。

对于西沃克皇室、官方。

不论是那位西沃克七世,还是瑞泰亲王,对‘守夜人’来说,都不是可以称之为朋友的势力。

尤其是一些做法,更是无法获得‘守夜人’的认可。

所以,对于西沃克七世的生死,‘守夜人’们漠不关心。

不过,既然莫顿这么认真,必然是有着后续。

“刺客是杰森!”

老酒保回答道。

“什么?!”

哪怕是有了心理准备,希德、艾尔帕还是大吃一惊,周围的‘见习生’们更是不可思议地看着莫顿。

“会不会搞错了?”

“杰森可一直在‘守夜人之家’啊!”

“就算是栽赃嫁祸,也得能够自圆其说吧?”

希德强调着。

“自圆其说?”

“他们的无耻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到现在了还这么天真!”

艾尔帕冷笑了一声。

然后,这位见习生扭过头,看向了莫顿。

“消息准确吗?”

“准确!”

“这条隐秘渠道的消息,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可靠、准确。”

老酒保摇了摇头。

“那就是说,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啊!”

艾尔帕扯了扯袖口,不自觉的开始整理着腰间的长剑、靴子里的匕首和隐藏在斗篷内的弩箭。

跟在艾尔帕身后的‘守夜人’几乎是有样学样。

“开战了呐。”

希德揉了揉头发

“怕了?”

艾尔帕一挑眉。

“呵。”

希德冷笑了一声,对着身后的几个伙伴一打眼色,这几人迅速地跑回了房间,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每个人都扛着两个硕大箱子。

“骑兵连射步枪,可以做到十二连发后,再填装弹药。”

“加了弹丸的炸药,有效杀伤半径10米,在敌人中心炸开花的话,可以直接让30个人失去行动力。”

“这个是爆破筒——我自己起的名字,遇到躲在坚固防御工事内的敌人,它可以让那防御工事和敌人一起化为灰烬。”

希德打开了十余个箱子,一边向艾尔帕解释,一边将手中的武器分给了伙伴们。

包括……艾尔帕!

“‘守夜人’从不避战,但也要做好准备。”

“刀剑弓弩是我们的生存手段。”

“火药?”

“也是!”

希德看着接过了连射步枪的艾尔帕笑着说道。

艾尔帕摸了摸这柄明显不是常规流通的武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冲着希德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准备好了吗?”

希德、艾尔帕转身看着伙伴们。

二十余个‘见习生’齐齐点头,斗志昂扬,战意沸腾。

‘守夜人’是一个很传统的组织。

传统到,每一个‘守夜人’只会招收一个学生。

完全的一脉相传。

他们对于‘家人’有着不同的理解。

学生、徒弟,那就是自己的儿子、女儿,或者干脆点就是继承人。

而同为‘守夜人’的‘职业者’,那就是……兄弟姐妹。

是值得以生命作为守护的存在。

以前是这样。

现在是这样。

未来?

也不会改变。

因为,他们继承着自己老师的技巧、能力的同时,还继承了观念与生活方式。

当有人对他们的兄弟姐妹们栽赃陷害,乃至是夺取性命的时候,他们只会选择一条解决方式:干碎那些混蛋!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守夜人’,从不背弃‘家人’。

愿为‘家人’而战!

亦如当初的誓言——

“值守夜晚,身在黑暗,心有光明!”

希德、艾尔帕一众二十余‘见习生’齐齐低吟着。

站在那的莫顿一捂脸。

艾琳四姐妹则是翻着白眼。

但是,仔细看去,他们却是嘴角微翘。

看着这些准备战斗的‘见习生’,莫顿、艾琳四姐妹心底满是欣慰的。

或许这些‘见习生’很冲动。

但,他们正直、友善。

他们继承着师长的‘信念’。

是可以被称之为‘守夜人’的年轻人了。

这,就足够了。

至于更多?

自然是交给他们这些年长者。

雏鹰还不能够真正展翅翱翔的时候,那他们这些老家伙的翅膀,自然是要为这些年轻人挡风遮雨啊!

所以——

啪、啪!

莫顿对准了希德、艾尔帕的后脑勺一人一下。

清脆的响声,让战意沸腾的‘见习生’们一愣。

希德、艾尔帕被打得踉跄,眼冒金星,缓了一两秒这才回过神,两个年轻人扭过头,哭丧着脸看着莫顿。

“看什么看?”

“我死了吗?”

“用得着你们冲锋陷阵?”

老酒保大声呵斥着,然后,抬起头指着艾尔帕,道:“冲动!就知道头脑发热!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比平时更加冷静才行!不然你还得再当一届‘见习生’!”

听到老酒保斥责艾尔帕,希德本能就想要笑。

这种好友倒霉,自己幸灾乐祸的事情,对两人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

熟悉到,成为了本能。

同时,也让希德引来了老酒保的目光。

“你很优秀?”

“在‘守夜人之家’里藏了这么多武器,很优秀?”

“哇,连射步枪啊!”

“这不是西沃克皇室秘密开放的武器吗?”

“貌似在几个月前,这批武器,莫名的失窃了!我亲爱的希德阁下,你是怎么得到这批顶尖武器?”

“需不需要我和‘老德林’打个电报,汇报一下您最近的行为?”

莫顿越说越是气愤,最后,忍不住又给希德来了一下。

之前西沃克皇室有一批尖端武器被盗,他还当做笑话来看的。

没想到的是,竟然是自己店里的‘见习生’们干的。

幸好这个时候发现了。

不然真的会惹出大乱子的。

与好友艾尔帕一样,听到自己老师的名字后,希德秒怂。

“我说这些武器是我在路边捡来的,你信不信?”

希德试探地问道。

“你猜老德林信不信?”

莫顿没好气的反问道。

希德立刻讪笑起来。

这些武器是他精心设计了大半年才偷龙转凤出来的,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突然事件的话,他也不会动用这批装备。

“好了,你们的事,完了说。”

“现在都给我回房间去——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是让你们提高警惕和明白‘家人’的重要性!”

“虽然有一些瑕疵,但你们的反应……很好。”

莫顿难得的夸奖让‘见习生’们喜笑颜开。

接着,这位老酒保开始收拾物品。

就如同他说的那样。

他还没死,怎么可能让年轻人冲锋陷阵!

杰森?

那也是年轻人!

他的老师‘丹’,和他可是朋友来着。

自然而然,杰森就是他的晚辈。

他必须要庇护。

当然,这只是莫顿自己的想法。

并不是杰森的。

所以,当莫顿即将走出‘守夜人之家’的时候——

“等等!”

杰森从楼梯上走下来。

他微笑的扫过了‘见习生’和艾琳四姐妹们。

然后,目光落在了莫顿的脸上。

“你出去找他们的话,那就是他们想要的。”

杰森这样说道。

“那也比你自投罗网的好!”

莫顿很清楚,杰森想要干什么。

杰森再次笑了。

然后,摇了摇头。

“我可不算是自投罗网。”

“我只是……”

“引蛇出洞!”

杰森说道。

“你还不够资格!”

莫顿强调着,神情严肃越发严肃起来。

这是稍有不慎就是丧命的事情。

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后辈轻易冒险。

杰森没有马上开口,而是走到了那些连射步枪跟前,明明是第一次使用这种武器,但是,杰森简单的操作后,就变得熟练起来,似乎是练习了许久。

看到这一幕,莫顿瞳孔一缩。

“这、这……”

猜到了什么的莫顿,不可思议的看着杰森。

杰森笑着一点头。

“‘守夜人’五阶‘猎魔人’够吗?”

“怎么可能?!”

莫顿惊呼着。

“没什么不可能的!”

“‘赫尔克魔药’比想象中的还要神奇,而且……”

“谁说我只喝过一次‘赫尔克魔药’?”

在详细的了解过‘赫尔克魔药’的情况后,杰森对于眼前的情形就有了一个十分合理的解释。

不过,这样合理的解释,却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他们傻愣愣地看着即使。

‘赫尔克魔药’他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要说是原本的‘赫尔克魔药’了,哪怕是精炼了两次、三次的‘赫尔克魔药’,在这个时代都是极为罕见的。

而原版?

几乎是根本不可能存在。

即使是在西沃克皇室的秘库内,也没有!

这一点是被证实过的。

而杰森却可以连续喝下‘赫尔克魔药’……

“杰森你是命运的亲儿子吗?”

希德忍不住地问道。

杰森笑着一耸肩。

对于向自己确切表达了善意的人,杰森不介意同样表示善意。

“我需要帮助时,会告知大家。”

“而现在?”

“请让我自己来。”

说完,杰森就向外走去。

不过,才走出一步,杰森的脚步就是一顿。

“对了!”

“我有一些资产需要莫顿你帮我管理。”

杰森说着,无视塔尼尔肉疼到脸部抽搐的神情,抬手就把两张1000金克的支票递给了莫顿。

莫顿略带呆滞的接过了两张支票。

然后,愣愣地注视着杰森、塔尼尔的离去。

虽然是四阶‘不眠者’,也经历了足够多的事情,但是这个时候,莫顿还是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不够用了。

五阶!

竟然一夜就达到了?!

不!

是一夜之间连升三阶!

从二阶的‘值夜人’,成为了五阶的‘猎魔人’!

这……

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莫顿感叹着,希德、艾尔帕则再次惊呼起来。

“2000金克?!”

很显然,两张支票的金额让两个依靠打工维持生活,想要喝酒都得好好表现的‘见习生’感到了更大的冲击。

周围的‘见习生’们,也是一样,惊呼连连。

艾琳四姐妹也感到晕乎乎的。

不过,四人还是强忍着震惊,走到了莫顿身边。

“接下来怎么办?”

四人问道。

“维持原状。”

莫顿这样说着,然后,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准备联系格林.安了。

用非常规的手法。

这是在十分紧急的情况下,才能够使用的。

而现在?

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十分紧急的情况。

杰森、塔尼尔肩并肩走出了‘守夜人之家’的小巷子。

刚刚还一脸心疼的塔尼尔,这个时候则是夹杂着担忧。

好友成为了‘守夜人’五阶,是值得高兴的,但是一个五阶‘守夜人’可还是无法对抗一个国家的,即使这个五阶,还是‘骑士’五阶、‘守墓人’四阶也是一样。

除非……

三者都达到了六阶!

但?

怎么可能!

就算是自己的好友杰森天赋过人,也不可能做到的。

“我们去哪?”

塔尼尔低声问道。

杰森脚步不停的回答道——

“公爵街19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