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魔烹饪手册

猎魔烹饪手册

更新时间:2021-07-22 21:14:32

最新章节: ‘守夜人之家’中传来了齐齐地低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那颗滴血的头颅所吸引。莫顿更是冲到了杰森的面前,细细打量着这颗头颅。然后,他确认了,这就是‘牧羊人’的头颅。“杰森,你?!”即使在之前已经有了杰森是‘守夜人’五阶‘猎魔人’的心理准备了,但是看到眼前的一幕,这位老酒保还是难掩心中的震惊。毕竟,被狩猎

第八十九章 继承!

马修一如往常的上班。

身为一名秘密警探,工作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

当然了,像马修这样‘吃得开’的人,那就是简单之极了。

“嘿,马修。”

一个衣着看起来不错,但是一脸横肉,将得体西服快要撑爆了的壮汉,将一瓶包装好的酒递给了马修。

当然了,包装的牛皮纸袋要远远超过酒瓶本身的大小。

马修拿在手里一掂分量,脸上就多出了一个笑容。

“谢了,卡尔。”

马修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香烟递了过去。

看着递来的香烟,名为卡尔的壮汉,脸上也多出了一分笑容。

看起来,马修很满意。

那么,接下来的一个月,他们就不用担心了。

身为南区和码头区几伙‘金手指’的老大,卡尔微微松了口气——这个‘金手指’并不是‘职业者’金手指,而是指那些小偷小摸的。

卡尔在南区、码头区经营了快十年。

一开始举步维艰。

手下人不是被抓,就是销赃的时候,连人带货一起被抓。

直到马修出现,一切才变得好起来。

想要获得,必须要付出。

卡尔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每个月与马修的见面就成为了必然。

“马修,那个‘血腥猎人’怎么回事?”

蹲在巷子深处,卡尔抽着烟,目光扫了一下站在巷子口的手下,确认没有外人时,他这才问道。

今天所有人都在讨论‘血腥猎人’,‘神秘侧’、普通人,‘灰色地带’自然也不例外。

“很可怕的人。”

“干出了那么多事。”

“最近让你的人小心点,不要招惹独行或者两个人的组合,尤其是发现其中一个有点憨,看起来像是肥羊的那种。”

“还有……”

“别和寻找这位‘血腥猎人’的人合作。”

“不论是熟人,还是陌生人。”

马修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懂的。”

“有的事能参与,有的事不能参与。”

“再有几个月,我就准备退休了。”

卡尔笑着一点头。

“继承人找好了?”

马修并不意外。

卡尔在一年前就暗示过自己快退休了。

之所以又拖了一年,无非是为了让自己的‘退休金’更丰厚一点——据马修所知,眼前的卡尔在特尔特至少有五套房子,其中还有两间商铺。

这样的财富,放在西沃克,已经称得上中上了。

毕竟,特尔特是西沃克的首都,房价一直堪称贵。

以这样为前提,卡尔退休之后,也是可以过着富足的生活。

不过,人嘛。

总想着‘多点’。

对此,马修很理解。

所以,一年来,并没有过分催促‘佣金’。

“找好了。”

“斯芬克那小子,为人机灵,懂得规矩,身手也很好,‘超凡洗礼’上周也完成了,完全可以继承我的位子,不会出乱子的。”

卡尔回答道。

“那就好。”

马修点了点头。

谁是卡尔的继承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不会出乱子。

马修之所以和卡尔合作,除了每个月的‘佣金’外,街面的安定也是重要的目的之一。

拍了拍尘土,马修站起来,向着巷子外走去。

每个月和卡尔的见面,并不需要什么深谈。

拿了‘佣金’,告知一些消息就可以了。

有特殊的事情,自然会额外通知。

至于多谈一会?

如果真的要多谈一会,也不会选择这里了。

卡尔目送马修离去。

接着,也带人离开了小巷子。

而在卡尔一行人身后,马修站在另外一侧的阴影中,悄悄跟随。

身为一名‘大盗’,马修之所以能够逍遥自在到现在,必要的谨慎和小心外,那就是任何时候都会留一手。

尤其是这种关键时刻。

虽然和卡尔的合作有十年,但是,双方依旧是合作。

不得不提防。

事实证明,这样的提防是很必要的。

卡尔在之后的几个小时内,见了数个老大。

都是南区、码头区的老大。

每一个涉足的领域都不同。

但都有着相当数量的手下。

卡尔想要干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

“加起来20000金克,还有一支‘赫尔克白银级魔药’,外加100ml的‘龙血’,足够这些人心动了啊!”

马修叹了口气。

他很理解卡尔这些人,明明已经接触到了‘神秘侧’,但是却无法真正融入其中,那滋味绝对不是一般的难受。

所以,有可能的话,自然是要尽量获得一个‘职业’。

只是……

贪婪会伴随着死亡啊!

马修摇了摇头,没有再多想。

他已经提醒过了。

更多的?

不是他能够管得了。

也不想管。

毕竟……

那位‘血腥猎人’就在他家。

一想到这,马修就感觉自己太阳穴发胀。

麻烦!

危险!

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个时候,马修的经验告诉马修最好什么都不要做,不然的话,只会适得其反。

心底一边向着,马修一边向正梨树街112号走去。

不过,才刚走到街道口,马修就愣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利德姆尔!

一个他永远不敢忘记的名字。

因为,对方就是‘十万金克大劫案’中那位担任安保的五阶‘职业者’:‘骑士’五阶‘捍卫者’!

看着对方魁梧的身躯,哪怕是脱下了盔甲依旧显得雄壮不已,马修则是全身一颤,他强忍着转身就跑的冲动,尽量以一个平和的,与刚刚相差不多的模样,向前走去。

而利德姆尔也看到了马修。

站在那的利德姆尔径直向着马修走来。

即使,马修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但是他的心跳忍不住地加速,身躯也变得僵直起来。

“我不会被发现了吧?”

马修心底想着。

而这个时候利德姆尔已经来到了马修的面前。

“马修?”

利德姆尔低下头,根根胡茬,好似钢钉一般戳在胸口的衣服上,径直让衣襟发出了唰唰的响声,虽然有着低头的动作,但绝对没有任何居高临下的姿态,相反的,这位中年骑士露出了一个爽朗、和善的笑容。

看到这个笑容后,马修心底一定。

“您是?”

他顺着话语问道。

“利德姆尔,一个流浪骑士。”

“我有事希望见一下杰森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帮我转达。”

“感激不尽。”

中年骑士彬彬有礼地说道。

而刚刚才稳定了心神的马修,则是再次心神剧震。

对方怎么知道杰森在他这的?

哪里露了破绽?

心底想着,马修愣愣地点了点头。

“好。”

“我会在这里等你,不论杰森先生愿不愿意见我,请你告知我答案,麻烦了。”

中年骑士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

“不麻烦的!不麻烦的!”

“我一会儿就告知你答案!”

马修加快了步伐。

一边前行,一边思考着。

但是,利德姆尔的出现让他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思考根本没有任何的结果。

一直到返回自己的房间,看着客厅内的塔尼尔和罗德尼,将这样的消息告知两人后,两人也是一脸吃惊。

“什么?”

“被发现了?”

“不会是你告密的吧?”

罗德尼站起来,就开始怀疑马修。

对此,马修翻了个白眼。

他要是告密,也不会选择利德姆尔。

“我去询问一下杰森。”

塔尼尔则是直接多了,径直向着地下室走去。

刚刚进入地下室,还没有靠近那间密室,塔尼尔就听到了‘浪涛’声。

没错,就是浪涛声。

江河湖海奔流间,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

塔尼尔曾去过海边,而且不止一次。

所以,对于这样的浪涛声十分熟悉。

但马上的,这样的浪涛声就消失了,仿佛一切都是错觉。

塔尼尔眨了眨眼,看向了密室的大门——隐藏在一堆杂物和置物架后。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浪涛声和自己的好友,杰森有关。

绕过杂物堆和置物架。

塔尼尔扫了一眼杂乱摆放的物资,包括不限于风干的肉类、医疗物品、照明工具和一些小巧生活的工具,强忍着去整理的欲望,抬手轻敲了敲墙壁。

咚、咚咚!

略显沉闷的响声中,墙壁悄无声息的向一旁移动。

杰森出现在了门后。

“有人要见我?”

一开门,杰森就径直问道。

塔尼尔一愣。

“你知道?”

这位鹿学院的老师,洛德警局的第二顾问一脸惊讶。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真的能够彻底消失吧?”

“既然罗德尼被‘暴露’了,那通过他找到的安全屋,自然是无法真正意义上瞒过有心且有能力的人!”

“对于我们来说,只要将那些繁杂的、不重要的人阻拦在外就好了。”

杰森解释着。

“那我们现在?”

塔尼尔还是有些不懂。

“来的是谁?”

杰森答非所问。

“是,利德姆尔!”

“之前‘十万金克大劫案’中的那位五阶‘骑士’。”

塔尼尔回答道。

“‘骑士’?!”

杰森一皱眉。

这和他的猜测有点不符合。

他留下了些许线索,就是为了寻找一些‘有能力’合作,且‘理智’能够看清楚眼前‘局势’的人。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一批出现的人,竟然会是‘骑士’。

还不是那些效忠了‘君王’‘贵族’的骑士。

而是类似自由的‘骑士’。

有些像……

老爵士!

想到这的杰森,没有再多想什么,径直向着地面走去。

大约十分钟后,利德姆尔进入了正李树杰112号。

在利德姆尔走进会客室的时候,塔尼尔、罗德尼十分识趣的走到了另外一边的小茶室内,马修更是干脆的离开了房间,走进了庭院内——面对利德姆尔,马修一刻都不愿意待着。

“下午好,杰森先生。”

利德姆尔有礼地问候着。

“下午好。”

杰森身为‘主人’,将斟满了茶的茶杯推了过去。

“谢谢。”

利德姆尔这位流浪骑士端起茶,也没有任何的检查,就这么一饮而尽后,径直说道:“杰森先生,我代表了一些伙伴,希望和你合作。”

“合作?”

“找现在的我,合适吗?”

杰森恰到好处的表示了疑惑。

“杰森先生,我们知道你是被冤枉的,刺杀西沃克七世的人并不是你,制造了之后血案的人也不是你,我们十分确认这一点。”

利德姆尔很肯定地说道。

“这么肯定?”

“你们知道真的凶手?”

杰森试探着。

令杰森没有想到的是,面对着这样的试探,利德姆尔直言不讳。

“知道。”

“瑞泰亲王。”

利德姆尔的干脆,让杰森再次皱眉。

这样的干脆早已经超出了陌生人人的范畴。

不!

就算是熟人,也不会这样信任!

没错!

就是信任!

那种只有经历了足够多的事情后,才能够出现的信任。

似乎是看出了杰森的疑惑,利德姆尔笑了起来。

“贝塔信任你。”

“所以,我们信任你。”

贝塔?

老爵士?!

杰森皱起的眉头并没有舒展,而利德姆尔则是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本子。

“在贝塔死去时,它出现在了‘营地’中。”

“我们认为这是贝塔的‘传承’!”

“而它?”

“理应由你继承。”

说完,利德姆尔将这个小本子放到了杰森面前。

看着与‘守夜人之证’相差不大的本子,杰森已经心知肚明。

然而,这让他更加疑惑了。

要知道,他向外宣布了,他可是‘骑士’五阶。

“‘守夜人’有着自己的规则与特殊的传承,‘骑士’自然也不例外。”

“但是,我们相信继承了贝塔‘信念’的你,会成为一位好的‘骑士’。”

“所以,我们对外会承认你五阶‘骑士’的身份。”

“当然了,剩下的就要靠你自己了。”

利德姆尔微笑地说着。

“我需要付出什么?”

杰森问道。

有舍有得,杰森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交易方式。

利德姆尔看着杰森,微微摇了摇头。

“什么都不需要。”

“只因为,你是贝塔的继承人。”

“而且,你愿意见我——这就是一切的契机与结果。”

“暂时待在这里吧,一周后,一切都会结束。”

“我们会替你洗刷冤屈的!”

说完,利德姆尔站了起来,向着杰森行了一个骑士礼后,就这么转身离开了正梨树街112号。

杰森看着对方消失在门后的背影。

沉思了片刻后,抬手拿起桌子上的笔记本。

眼前的文字,开始显现——

【发现‘骑士之证’!】

(本章完)